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四、我的名字容易被叫错

  初三的月儿,轻缀于人间梦里

堆积起露珠一样的幻想,闪烁跳跃

甜蜜的爱人呀,你的誓约,从宁静的雪峰

轻轻滑来,是否像十五的月儿,丰盈而又俊秀

——仓央嘉措

到了江苏的一个多月,海峰感觉自己真的快被熬死了。本以为,前期开发好的成熟项目,他只需要过来帮助客户安装培训好了就算是收工,谁知道到了南通之后,因为客户的业务发生了变化,原先做好的整个技术构架要全部推翻重来。多年的合作,海峰沉重踏实的性格给客户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客户指名道姓地向公司提出,这个项目一定要让柳海峰盯,其他一切不是问题。

公司老板听到“一切不是问题”的话,立刻高兴得眉开眼笑。一个电话过来,嘱咐海峰千万不要着急,安心在江苏把项目做好,这个项目盯下来,空缺了大半年的技术总监位置自然就是海峰的……

若在半年前,海峰听到这样的话,一定无异于打了鸡血,可是现在他的心里却装着另外一件事——初一和初一肚子里的宝宝。

想到初一,海峰的心又忍不住疼了。

他用了近十年的时间等着初一给他一个结果,终于有一天,这个“结果”来了,可是初一压根没有想过留下他(她)。出差这么久了,海峰一直在纠结,他很想知道初一和孩子的近况,可是每天忙到半夜回到酒店时,拿着手机又开始犹豫,想来想去还是作罢。

海峰不想逼初一。一方面因为性格使然,另一方面是因为海峰一直相信,初一是爱孩子的,一个在大街上看到孩子就走不动路的女人,怎么可能舍得不要自己的孩子?初一总有想明白的一天,等那一天来了,一切都会好的。

公司从北京派过来四个人辅助海峰的工作。谁知新人一到,海峰差点儿没把鼻子气歪。四个人里两个是公司新招的毕业生,另外两个一个实习期刚转正,一个竟然是个看上去都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四个人整齐地站在海峰面前,商量好了似的齐声叫了一句“柳老师”,海峰瞬间更郁闷了……

海峰连头没抬就知道这是四个“生瓜蛋子”,“到底是做项目还是带新人啊?”海峰皱着眉头暗暗想,可是来了,海峰也不能马上就打发回去,只能硬着头皮先安顿好四个人再做打算。

这些日子,海峰天天忙得像个陀螺,有时候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将近二十个小时,加班加到半夜,从工位上起来时,海峰觉得自己的膝盖弯得几乎不会走路。再看公司里派来的几个新人,果然“不负众望”,天天没等天黑就早早地跑了。倒是那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还算不错,虽然没干什么实质性的工作,倒是知道到了饭点能帮海峰订个快餐或者去食堂带一份热的饭菜回来。

这天晚上,数据库里做好的程序出现了问题,海峰一一排查多次,却还是理不出头绪,有些心烦意乱。这时,海峰听到背后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来:“柳老师,要不您先吃点东西再工作?”扭头一看,原来是公司派来的小姑娘,海峰本来就不擅长记住别人的名字,加上事情又多,问了好几次她的名字,最后还是没能记往。

看到小姑娘一脸忐忑,手里还端着刚打回去饭菜,海峰有些自责,打这几个新人来到南通,他一直埋头工作,几乎都没和他们正经聊过。“谢谢,你叫……”

“高小筠,”小姑娘见海峰叫不出自己的名字,不急不缓地说……

“高小筠,记住了,这回我一定记住。”海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其实我的名字容易被叫错,但是准确的读音是yun而不是jun。还有,柳老师,我是1989年的,不是您认为的小丫头。北理工的计算机系的研究生,我是您的同门师妹……”

海峰发现,这个叫高小筠的女孩儿说起话来目光笔直,眼神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您的照片一直贴在我们学校优秀毕业生的榜上,我很早就见过您的名字,而且在公司实习前我就知道您在这里……”

数据库里那些搞不清楚的问题让海峰就有些迷糊,突然眼前这个小姑娘竟然又用短短的几句话传递出了这么大的信息,海峰彻底迷糊了……

初一惊讶地发现,洛桑的出现让她的心仿佛又回到了拉萨,平静、悠闲,恍惚间甚至忘记了一切烦恼。

为了方便照顾初一,洛桑在初一家小区的附近一幢公寓楼里住了下来,每天早上他会早早地叫醒初一,要么在楼下等着初一一起去吃庆丰包子,要么干脆煮好各种又营养又味道极佳的粥叫初一过来一起吃。洛桑托朋友从西藏寄来许多珍稀的药材,煲汤时按比例加入其中,煲出来的汤美味无比;洛桑几乎每天都会用听诊器给初一做一些基础的检查,确保初一和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任何问题。

初一发现自己的腰在不知不觉中变粗了不少。原来大小合适的牛仔裤现在穿上竟有些小了,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初一发现自己的胃口变得极好,上一顿饭吃完不到两个小时就会感觉又饿了,就连以前很少吃的东西,现在吃起来都津津有味。

闲下来的时候,两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溜达,常常一走走一个上午。初一发现,他和洛桑之间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他们在一起聊西藏的历史、聊仓央嘉措、聊彼此的过去,常常是聊着聊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些天,初一很少像从前一样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每一天,她都会在晚上十点多就沉沉地睡去,一觉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洛桑常常把她搂在怀里,吻她的额头、脸颊和头发,有的时候也会吻她的嘴唇。但是洛桑从来没有越过雷池半步,除了因为初一正在孕期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洛桑不想让初一受到任何伤害。

而这些天,洛桑也渐渐明白,现实远比想象得要复杂许多。

在没有来北京之前,洛桑以为他一字不落地把和初一有关的文字全部看完,他是了解初一的。可是当他真正地走进初一生活之后才慢慢发现,文字中传达出来的喜怒哀乐,再细致入微都依旧不够深入。

比如,他只知道初一有个孤单的童年,却并不知道,其实初一的家里有四个孩子;比如,他只知道初一和海峰在一起近十年,却并不知道,这十年的情感有多么复杂、多少无奈。

此时,他才明白,初一在北京见到他的第一个晚上,对他说的那句话有多深的含义。“洛桑,你对我的了解其实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我有一个长长的故事要讲给你听,听完之后你再决定要不要带走我,好吗?”

把初一带回拉萨,能不能永远留住她,洛桑心里没底,但是带她回拉萨住一段时间,参加卓玛的订婚和结婚仪式是完全可能的。

次仁阿哥走不开,在电话里委托洛桑帮忙办好卓玛和杨柳回拉萨这件事。洛桑丝毫不敢懈怠,与其说他是为了卓玛和杨柳忙活,到不如说是为了初一而忙活。

“初一的身体底子虽然不错,但是毕竟怀着宝宝,长时间的舟车劳顿怕你身体吃不消,可是让你一个人坐飞机,我们开车又太没意思了。”为了决定初一到底是坐飞机还是跟着大部队一起开车进藏,大家专门开了个小会。洛桑关心则乱,百般纠结,一向有主意的他却犹豫不绝,拿不定主意。

“我还是希望初一和我们一起开车走,大不了我们找一个大的SUV,在后面给初一做个卧铺出来,让她随时可以睡觉嘛!”杨柳向来喜欢热闹,主意也多,他首先不赞同初一坐飞机单独走。

“可是我们从北京出发,走川藏线进藏最少也得四五天,这么长时间在路上,初一会不会安全?万一有点什么事儿,柳海峰一定会把我们几个千刀万剐!”卓玛每次看到洛桑和初一一副默契十足的样子,心里都会不舒服,所以总会故意提海峰的名字。

月儿看大家意见始终不统一,心里也没底,只能转头问初一:“初一,我们的意见都不重要,你自己的感觉才是最准确的。你好好想想,在路上折腾这么长时间,你能不能吃得消?”

“你们把我想成林妹妹啦!我没有你们想得那么娇弱,我一直没有开车进过藏,期待很久了。再说了,如果路上觉得太累,随时可以找个城市坐飞机飞拉萨嘛!”大家听初一这么说,心里踏实了不少。

四十四、我的名字容易被叫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