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五、彻底成了一个闲人

  我要用手指拧碎这片醉醺醺的天空

让情敌们似长蛇一样扭动着身子逃遁

就像高居于十地的金刚护法,发誓——

用天上的神通,驱走我们佛教的敌人

——仓央嘉措

第二季的第一期节目录完之后,老胡连剪辑都等不及,催命似的直接拷走了素材。千叮咛万嘱咐让月儿她们几个赶紧把后面的九期录出来。月儿丝毫不敢怠慢,按照预先定好的时间,按步就班地把节目一步步地向前推进。

有了第一场录制的经验,录制后面几场的时候,月儿和整个团队的状态越来越好,也越来越默契,月儿的计划是三周之内把全部工作收尾。

有了“三周完成”这个明确的目标,大家瞬间觉得胜利在望,工作起来更有信心和热情。月儿和卓玛没白天没黑夜地反复对台词、推敲稿件,力争在现场一气呵成。初一除了按照大家工作量算出各自的劳务费用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和洛桑一起替杨柳和卓玛做好回拉萨的准备。

月儿拿出了自己多年的积蓄,用做节目的一切开销。从前期录影棚的租赁和装修、中期嘉宾劳务费和工作人员费用,再到后期一些收尾的结算,看似零敲碎打并不算多,但实际上数目并不小。每花出去一分钱,初一都会忍不住暗暗地替月儿心疼,月儿和初一正好相反,她对钱的态度永远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这些钱用在了正经事上,日后能赚得回来更好,赚钱不回来买经验了……再说了,这些钱本来也不是我赚的……”

月儿从来没有心疼过钱,但想到那些钱的来处时,让她不禁怅然若失起来。月儿站在阳台前,半晌没有说话。初一和卓玛都知道,此刻,让她沉默寡言的只有一个人——潘谊和。

潘谊和的近来的情况有些糟糕。

匆匆忙忙地离开香港回到北京的公司总部,他的情形和王大伟预测得丝毫不差。短短几年时间里,一大批“70后”和“80后”占据了公司里所有重要职位,而且每一个人都干得风生水起。公司里绝大多数人对这个曾为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前辈早有耳闻,潘谊和的出现让老总和几个副总们先是愕然后是警觉。

老潘认真地找总裁谈了一次,表明了自己的心迹:他回北京,纯粹是因为个人原因,不会觊觎任何一个位置,请大家完全可以放心。为了避嫌,潘谊和基本很少去公司,之前的一些业务也尽量都移交给了王大伟去处理。

就这样,潘谊和彻底成了一个“闲人”。

人到中年,潘谊和倒是不会畏俱孤单。他始终相信,若心灵孤寂,置身闹市一样会形单影只;内心有牵挂,心灵有慰籍,完全可以好好享受这份“清闲”。只是让潘谊和有些郁闷的是,伴随着这份“清闲”一起来的还有他的胃病。

其实上次胃穿孔住院之后,他就没有完全恢复,加上一个人住饮食不规律,他不太会照顾自己,身体中最先抗议的自然是他的胃。

这天,胃疼了整整一夜的潘谊和决定去趟医院。哪怕不做检查,也得再开一些药回来。早上起来之后,收拾停当,潘谊和就开始端坐在窗前的沙发上,远远地看着对面楼上月儿家的阳台。自从搬过来以后,他很少出门,偶尔出去一趟也基本会选择避开月儿出门的时间。谁知今天左等右等,就是迟迟不见月儿下楼,胃疼难忍,老潘决定冒一次险。

从八楼下来,潘谊和先确认月儿家的单元门里没有任何人出入,他才匆匆出来。谁知刚刚拐过第一幢楼时,就隐约听到了月儿的声音从后传来。潘谊和一阵紧张,找来找去实在无处躲藏,突然看到一辆白色的沃尔沃XC90停在前面,一个身材高大的小伙子悠闲地站在车边,潘谊和情急之下迅速拉开车门钻进了车里,倒是把小伙子吓了一跳。

“嗨,大哥,您怎么钻我车里了呀?”小伙子问。

“嘘!”老潘一脸慌乱地把食指竖起在嘴边,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实在是着急,在你车里躲一下,很快就下车,拜托……”

“可是……那好吧,只是我也在等人,她们可能马上过来……”小伙子虽然为难,却也没有拒绝。

这时,老潘听着两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其中一个是初一,另外一个不用问,是月儿。

“洛桑,咱们走吧。”初一坐上副座。月儿顺势拉开后车门,正要上车,却瞪大眼睛愣在了原地——初一家车的后座上,坐着一脸尴尬的潘谊和。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小。

初一悄悄地拽着洛桑离开了小区。

车上留下了月儿和潘谊和。

月儿曾经无数次地设想过无数种两个人久别重逢后的情形。比如一别数年,月儿年逾花甲,在人潮中遇到潘谊和,两个人老泪纵横;比如潘谊和含饴弄孙,在某一个熟悉的地方遇到月儿,擦肩而过竟然满脸的陌生……月儿打死都没有想过,竟然在自己家小区,竟然在初一的车里,见到了潘谊和。

“你怎么会在这儿?”月儿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月儿,你好吗?”潘谊和答非所问。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月儿发现,几个月未见,潘谊和仿佛老了许多,原来永远整齐干净的头发有些发枯,一看就没有精心打理;眼窝陷了下去,皮肤也不像从前那么细腻光滑。

“小卤蛋,你先告诉我,你好吗?”潘谊和眼睛里闪烁着月儿无比熟悉眼神,这眼神几乎在瞬间足以将月儿融化。月儿好想伏在那个熟悉无比的怀抱里,好好地闻闻他身上的味道,好想摸摸他那挺拔的后背和腰……

可是月儿隐约闻到了潘谊和身上有淡淡地药味,心里突然升上一种不祥的预感:“你的胃又难受了?你在吃药?”

这就是相濡以沫十多年的爱人。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点小小的变化都难逃彼此的眼睛。月儿一直知道潘谊和的胃不好,她心里着急,急切地需要向他求证。“我没事,吃一点药就好了。别担心我!”潘谊和保留着多年的习惯,他不会带给月儿任何一点点的不快,他只想让她快乐幸福。

“别骗我!好好告诉我,你的胃是不是疼得很厉害?要不然你的脸色为什么这么差?王大伟呢?为什么不带你去医院?”关心则乱,月儿先乱了方寸。她有些语无伦次,又有些咄咄逼人。

面对月儿的这一番逼问,潘谊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番话对于他来说比任何一种治病的良药更重要。他从她的嘴里真真切切地听出了关切,悬了几个月的心瞬间落地:自己依旧在这个女孩的心里,从来不曾离开……

“小卤蛋,让我抱抱你……”潘谊和张开双臂,伸手把月儿揽进了怀里,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吻,像雨点一样落下。月儿有些恍惚,但是在她的心里更多的是甜蜜和幸福。

月儿陪着潘谊和做了一个系统的检查,医生给出的结果是身体有炎症,再加上原本就有糜烂性胃炎,所以才导致持续的胃痛。检查结束时医生看了月儿一眼,严肃地嘱咐道:“家属要有心理准备,胃病重要的是三分治七分养,首先要在饮食上多注意。”月儿使劲地点点头。

从医院出来,月儿开始在电话里布置任务。她先打电话给卓玛,让卓玛去趟超市,需要买的东西通过微信发过去。挂了卓玛的电话,月儿又通知初一尽快赶到自己家,并且一再嘱咐要带上洛桑一起。潘谊和安静地坐在副座上,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己称作小卤蛋的女子,从一个不谙事世的小女生一路成长,现在的她说话做事胸有成竹。潘谊和的心里有些感动,许久没有被人照顾了,尤其是被心爱的女人照顾……

月儿直接带着潘谊和回了自己的家。

洛桑开玩笑地说这是他从医以来最远的一次出诊。

月儿虽然不比初一对西藏了解,但是藏医的神奇功效她却早有耳闻。很早以前就张罗着要带潘谊和去西藏看看能不能通过藏医治胃病,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这次正好洛桑在,虽然不是藏医专业,但是终究有所了解,能给出一些具体且中肯的建议。

洛桑仔细地看了老潘检查的片子,结论基本和医生一致。他告诉月儿,藏医治疗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会立竿见影,但是坚持一段时间一定有效。月儿认真地听着洛桑的话,一一记在心里。

卓玛使出浑身解数,做菜煲汤,杨柳在一边手忙脚乱地帮忙,两个人忙得不亦乐乎,嘻嘻哈哈的笑声时不时地从厨房里传出。初一忙了半天有些累,洛桑赶紧陪初一坐下休息。屋子里,只剩下了月儿和潘谊和……

四十五、彻底成了一个闲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