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七、回到拉萨

  生也无常,死也无常

爱也无常,恨也无常

落花婉转费思量

奈何?不思最触肠

——仓央嘉措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卓玛和初一一样,在北京和拉萨之间往返十多年,却从来没有机会开车进藏。月儿对这次西藏之行空前期待,失而复得让月儿和潘谊和懂得了珍惜和相守胜过一切,当然月儿最希望的还是藏医可以彻底治愈老潘的胃病。

洛桑在电话里请教了扎基寺的热扎活佛,选定好11月11日是一个起程的好日子。一早洛桑和杨柳在众人的帮助下开始做出发前的最后准备,洛桑向来细心,大到加油的油桶、被子枕头,小到暖水瓶、各种水果零食、马叮啉、创可贴一应俱全,为了两辆车联络方便,洛桑还专门买了两个对讲机。

中午十二点,午饭过后,两辆越野车载着六个人和若干行李浩浩荡荡地从北三环马甸桥上了京藏高速。

内地人进藏一般有三条线路可以选择,川藏线、青藏线和滇藏线,三条线路路程距离相差不多,但是沿途的风景却有着天壤之别。出发前,洛桑和杨柳一起做了详细的行程计划,并且行成文字打印装订。走哪条路、在哪里歇、一切严格按照计划行进。洛桑之所以选择走青藏线进藏,主要原因是青藏线路况最好,相对最为安全。

按照事先商定,出河北和内蒙之前,杨柳驾头车,洛桑随其后。一出内蒙就要由洛桑带队,走在前面控制车速度。一路上,杨柳的丰田霸道V8里应景地播放着郑钧的《回到拉萨》,卓玛坐在副驾驶负责用手持对讲机和后车联系。月儿和潘谊和坐在后面。出门前,洛桑默不作声地把初一的行李全部装上了他的车,下楼前还不忘嘱咐初一:“你坐我的车,方便我照顾你……”

两辆车沿京藏高速一路从昌平到延庆,经康庄、下花园、宣化,不到三个小时就到达张家口。北方的高速路两旁永远无法和南方相比,放眼望去一片土黄,几乎没有任何的绿色,一副了无生机的样子。初一出神地望着车外,突然说了一句:“这条路可以通向我小时候长大的地方。”洛桑伸手摸了摸初一的脸,笑着回了一句:“你的故乡在拉萨……”

杨柳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牵着卓玛不肯撒开,还时不时旁若无人地深情告白一句:“就快是我媳妇儿了,太不容易了,媳妇儿,我好爱你……”月儿坐在后面实在听不下去,嗔怪两个人太肉麻,卓玛不以为然地回敬一句:“你和潘哥不也一直搂得那么紧吗?”月儿一低头才发现,一路上老潘环在她腰间的手臂似乎从来没有松开过……

过了乌兰察布,洛桑通过对讲机通知杨柳停车休整半小时,六个人嘻嘻哈哈地从车上下来。杨柳赶紧举着相机组织大家摆造型,拍合影、拍落日、拍一路的风景,不同角度一通拍。月儿担心初一坐车太久身体会不舒服,下车后发现初一似乎比自己更有精神,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

乌兰察布在蒙古语中意为“红山口”。这里地域辽阔、四季分明,境内高山、草原、湖泊众多,最吸引人的还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十一月的乌兰察布虽然已经过了一年中最美的季节,但是微微泛黄草地,星罗棋布天然湖泊,仍有着别样的风情。杨柳是见了美景就相机快门停不下来的主儿,尤其是远远地看到夕阳下的岱海,瞬间犹如打了鸡血。

再次上路时,为了方便杨柳拍照,老潘开车,月儿坐上了副驾驶。草原上长大的卓玛第一次看见青藏高原以外的草原,兴奋得大喊大叫,干脆打开天窗把头伸到窗外看风景。初一远远地看着卓玛的长发飞在风里,也忍不住笑作一团。

晚上八点,一行人如期平安抵达包头。一顿丰盛的全羊宴、草原特有的马奶酒,六个人度过了回拉萨旅途中的第一个快乐之夜……

第二天一早六点,洛桑组织大家从包头出发,两辆车上丹拉高速经巴彦淖尔到乌海,再进入宁夏。按照洛桑和杨柳事先做好的功课,虽然赶路要紧,但同时也不能错过沿途风景,更不能错过美食。到了中午十二点半,对讲机里传来洛桑的声音:“下高速走109国道到黄渠桥镇,著名的爆炒羊羔肉等着我们呢……”洛桑话音未落,对讲机里立刻传来六个人的欢呼声。

酒足饭饱后六个人继续出发,路过银川、中宁、白银于晚上八点利到达兰州。连续两天在赶路,杨柳的车上除了卓玛平时开车少之外,月儿和老潘都可以和杨柳轮换着开车。初一几次提出替洛桑开一段都被拒绝。“初了,你到后面平躺着睡一会儿,我一点都不累。”这是洛桑一路上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事实上,初一根本没有睡意,她和洛桑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天南海北快乐的话题缩短了漫长的路程。

第三天的行程是大家最期待的。不到中午时分,六个人就抵达西宁。在西宁,有他们几个向往已久的塔尔寺,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六大寺庙中,塔尔寺是其中之一。初一虽然是汉族,但是对于寺庙却比洛桑和卓玛两个藏族人更有热情,远远地看到袅袅升起的桑烟,初一就兴奋不已。初一给大家讲解了关于塔尔寺故事:宗喀巴大师罗桑扎巴早年学经于夏琼寺,十六岁去西藏深造,改革西藏佛教,创立格鲁派,成为一代宗师。传说他诞生以后,从剪脐带滴血的地方长出一株白旃檀树,树上十万片叶子,每片上自燃显现出一尊狮子吼佛像,佛教中的“衮本”的名称即源于此。

在大经堂门前,初一提出大家一起在佛前磕头许愿。六个人整齐站在佛前,各自许下自己的心愿。塔尔寺游玩半天,算是休整。第四天从都兰继续走109国道中午赶到格尔木,洛桑担心海拔越来越高会有人适应不了,于是提出到达格尔木便不再前进。

十一月的格尔木已经早早地入了冬,一到晚上气温就会下降到零度以下。虽然天气冷,但是六个人的热情越来越高。初一、月儿和卓玛三个人想起了大一暑假第一次坐火车去拉萨时的情形,在火车上的三天三夜里,初一几乎一路都没有合眼,火车过了格尔木,开过可可西里草原时,初一突然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告诉卓玛:“这才是我的家……”

卓玛夸张地描述着初一当时的样子,大家笑作一团。洛桑默默地走到了初一身后,轻轻地握住了初一的手。

第五天,六个人经过海拔4767米的昆仑山口进入可可西里保护区到五道梁,继续向前再到沱沱河,经雁石坪到唐古拉山口,此时的海拔已经达到5231米。洛桑嘱咐杨柳把车速降下来,并随时关注所有人的身体有没有出现不适反应。初一这么多年多次往返于北京和西藏之间,早已适应高原的环境,自然没有任何反应,卓玛和洛桑从小在西藏长大,更是不会有反应,只有月儿和老潘感觉有些喘。

出发的第六天,两辆车经那根拉抵达纳木措,远远地看到纳木措时,六个人瞬间兴奋无比。初一站在五彩的经幡前双手合十,向着美丽的纳木措虔诚地磕了三个大头,感谢佛祖保佑六个人平安进藏。起身后,她转身给了洛桑一个甜甜的笑,轻轻说了一句:“我又回家了……”

月儿很早以前就听卓玛和初一说,纳木措是圣湖中最灵验的,于是拉着潘谊和站在经幡前许下心愿……月儿刚刚把双手举过头顶,耳边就传来潘谊和温柔的声音:“小卤蛋,嫁给我吧……”

满眼的经幡在风中飘荡,从世界各地而来的信徒们一遍又一遍地转着神湖,无比虔诚。杨柳在人潮中紧紧地牵着卓玛的手,一刻不肯松开,突然他挡在卓玛面前,杨柳把卓玛搂在怀里,伏在卓玛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以后每年的今天我们俩都来转纳木措,一直转到我们老得走不动了,好吗?

四十七、回到拉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