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十一、打阿嘎也是一种修行

  拉萨街头的人群中,琼结的姑娘——

是珊瑚岛上的珍珠!她的美丽,犹如

金色孔雀展翅在花瓣盛开的樱桃树下

和我相会的人儿,正是一位琼结姑娘

——仓央嘉措

按照藏族人的传统,新人结婚光热闹一天是远远不够的。国吉阿爸和阿妈丹增是典型的康巴人,热情好客的他们在待客方面绝不能失了礼数。于是,连续六天的流水席就这样拉开了帷幕。食材由自己家里准备,厨师却要一定从外面请,一是外面的厨师做得菜肴精致可口,更多的是为了减轻家里人的负担。

阿妈丹增“挥金如土”的气势着实吓坏了月儿和初一,倒是卓玛见怪不怪,卓玛告诉大家,近几年来拉萨人的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做生意的家庭,一年下来收入过百万的绝不在少数。除了拉萨,牧区的藏族人更是如此,一种叫作虫草的神奇植物在十多年前还一文不值,突然间身价翻了百倍不止,他们只需要在每年的四月辛苦劳作两个月,得到的报酬就可以让全家几年都不愁吃穿。

婚礼的六天是无比热闹的。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的客人们扎在一起,打麻将、打色子喝啤酒是最普遍的娱乐方式。从上午十点多开始,一直持续到夜里十一二点差不多才结束。新人要在家人的引导下给前来贺喜的亲朋好友们敬酒、献哈达,在众人的祝福声中,卓玛和杨柳完成婚礼。

就这样,昨天还编着满头小藏辫的女孩儿卓玛,转眼成了别人的妻子。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从懵懂到成熟,常常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情。神圣而庄严的婚礼让卓玛完成了从女孩儿到妇人的心理转变。突然间,她发现自己不再把眼前那个比自己小八岁的男孩儿当成一个不谙世事的小男生,而是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丈夫。用藏族草原的称呼来说,从此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家长。凡事要以他为重、以他为先……

初一和月儿看着卓玛和杨柳的幸福地完成婚礼,笑着笑着竟笑出了眼泪。三个人一起走过那么多日子,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半年前从西藏逃婚到北京时,执着爱情却总受打击的卓玛心灰意冷,然而谁也没想到,卓玛用了半年的时间,完成了自己的寻爱之旅,有情人终成眷属。

从大学毕业开始,三个女孩儿就无数次地讨论过谁先嫁人,这一次谜底终于揭晓。

这天下午,几个人吃完饭坐在阿妈丹增的院子里喝茶晒太阳。杨柳看着身边娇媚的新娘,突然想起第一次来拉萨的情形:他清楚地记得,上一次来拉萨找卓玛,每次想牵着卓玛的手在街上转转时,总会被卓玛果断拒绝,仿佛只要和他牵手,那必然是一件极其伤风败俗的事情。可这一次却完全不同,卓玛温柔得像是桑柱养的小羊羔,安静地坐在自己的身边,变成了一朵美丽的格桑花。

“媳妇儿,早知道结婚是这么好的一件事,上次来拉萨我们俩就应该把婚结了!”杨柳看着卓玛婚前婚后的巨大变化忍不住感慨。

“少臭美,想什么美事儿呢!”卓玛有些脸红,立马恢复了她平日里有点刁蛮的样子,白了杨柳一眼,惹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哎,刚才还低眉顺眼的,转眼就变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家长了,你这种态度可不行啊!我得找洛桑给我评评理去!”杨柳见卓玛瞪自己,赶紧坐到了洛桑旁边,故意做出一副受气的样子,众人看着他耍宝的样子又忍不住笑起来。

按照最初的计划,卓玛的婚礼完成之后,几个人分别开始忙各自的事情。月儿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陪着潘谊和去看藏医,设法彻底治好他的胃病。初一一直打算去趟阿里,转转冈仁波齐神山和玛旁雍措,但是因为肚子的孩子一天天长大,慢慢显怀,洛桑便开始犹豫,怕初一身体吃不消,所以行程迟迟定不下来;卓玛和杨柳成了最闲的人。杨柳一只手牵着卓玛,一只手拎着相机,在拉萨的每一条大街和每一条小巷里流连,不同时间、不同景点,镜头里的风景和卓玛同样美丽,同样让杨柳心醉。

洛桑托朋友联系到了拉萨最有名的藏医石达,希望通过藏医的独特治疗彻底治好老潘的胃病。藏医药是祖国医学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已有三千多年的悠久历史,为藏民族和整个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做出过巨大贡献。

藏医的治疗方式与汉族的中医有许多相同之处,但更具有自己的特色。中医的望、闻、问、切,藏医都有。而藏医在治疗中更注重尿诊,要求收集清晨起床后的第一次尿做标本,把尿放置在银碗中加以搅拌,然后观察尿液的颜色、泡沫、气味、漂浮物、沉淀物以及添加其他物质后的变化,来判断疾病。

石达医生仔细检查后,决定通过服药的方法为潘谊和进行治疗。第一次把不同的粉末状、颗粒状和胶囊状藏药一股脑地倒嘴巴里时,老潘苦得直皱眉头。月儿站在身边,一面关切拍着老潘的脸,一面温柔地哄着:“老公,咱忍一忍啊,良药苦口利于病,吃了这些药很快就好了……”几秒钟前还呲牙咧嘴的老潘被月儿哄得立马露出了笑容,其实让他笑得那么开心的,还是月儿脱口而出的那句久违了的称呼——老公。

其实初一在回到阿玛家里前,心里是存了许多顾虑的。虽然时代不同,但是一个未婚的女子挺着大肚子回娘家,终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但是当初一见到阿妈之后,这种顾虑很快就被打消了。许多时候,初一觉得阿妈就像个识得人间疾苦的菩萨,一眼就能看穿所有人的心事,阿妈轻轻地摸着初一的肚子说:“他(她)是佛祖送给我们全家的礼物,莫拉(外婆)等着他(她)……”温暖的一句话,让初一如释重负。

这一回,初一真正地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

每天早上,初一都会随着人潮去布达拉宫转佛,然后再顺着北京中路一路向东走到大昭寺。深秋后的大昭寺是一年当中最热闹的时节,白拉姆节后不久就是一年一度的燃灯节,来自牧区的藏族人们会带着一年的积蓄来到拉萨朝佛、采购,享受一年当中最悠闲的时光。白发苍苍的老人、天真可爱的孩子、打扮入时的年轻人,纷纷把大昭寺当成他们最佳的选择。一块简单的用来磕头的薄垫子,一根细细的扎裙摆的绳子,一个小计数器,十万个虔诚的等身长头……

秋风中,初一注意到,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向着佛祖的方向念念有词。在她的身边,一个不足三岁的孩子,有模有样地将小手举过头顶,再到额前、胸前,双膝落地、额头落地。站起身时,脑门上粘了厚厚的一层灰,这个看上去有些脏兮兮的孩子,却有着一眼双澈见底的眼睛,目光中充满了坚定。初一出神地看着这个孩子,突然好想上去抱抱他。孩子似乎也发现了初一,羞涩地笑了……

洛桑开始上班,但是他不再像从前一样从早到晚耗在医院里,他开始盼着早早下班,早早地见到那个让他心动的女子。好不容易捱到周末,洛桑早早地到阿妈丹增家里接上初一,出发前,洛桑卖了个关子:“初一,今天我带你去做一件极其神圣的事情。”

布达拉宫外面,洛桑从车上拿出两个白色的小桶和两把刷墙的刷子。他告诉初一,粉刷布达拉宫的外墙是西藏所有佛教徒们最向往的事情。布达拉宫的外墙用白色的牛奶和糌粑混和,再细致地刷到墙面上,胜过任何一种名牌的涂料。几千年来,无数信徒们前仆后继地用双手粉刷着布达拉宫的外墙,使得这座有1300年历史的雄伟宫殿虽然经历了沧桑但仍然得以保存,而众信徒们也把这份工作当成一生中最大的荣耀。

洛桑告诉初一,在西藏有一种修筑寺庙屋顶和地面的方法叫“打阿嘎”。其实就是利用西藏特有的被称之为“阿嘎土”的泥土和碎石,加上水混合后铺于地面或屋顶,再经过人工反复夯打使地面和屋顶变得坚实、平滑、不渗漏水。洛桑说,许多西藏的年轻人,外出打工一天可以赚到200元,但是打阿嘎一天也许只能赚50元,即使在这样悬殊对比之下,人们还是愿意选择去寺庙,他们认为打阿嘎也是一种修行。

洛桑不舍得让初一太辛苦,把中间不用伸手也不用弯腰就可以刷到的部分留给了初一,两个人一边刷一边说笑。正午时分,太阳出来了,驱散了早间的寒气,整个城市瞬间回到了春日的温暖中,洛桑轻轻地用纸巾擦去初一额头上的汗珠和鼻尖上的糌粑涂料,四目相对,俨然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从布达拉宫出来,洛桑沿着机场高速一路向西,穿过长长的噶拉山隧道,再一路向南不到200公里,就是著名的山南地区。洛桑一直梦想着能带着初一把西藏的每一个地方都走遍,但是考虑到初一身体不方便,只能选择距离拉萨最近的山南地区。

“来吧,先给我讲讲你所知道的山南?”洛桑知道初一是个西藏通,一上车先笑着问一句。

洛桑这么一问,初一反而有些不太好意思:“你一个藏族人向我了解西藏?”初一歪着头看了洛桑一眼,竟迎到了洛桑明亮的满含着爱意的眼神,瞬间初一的脸更红了。

“初一,你比西藏所有的美景都要美不知道多少倍……”

“少来啦,我们聊山南呢,怎么又聊到我美不美了呢?”初一避开洛桑热辣的眼神,赶紧转移话题。“我所了解的山南,除了因为藏王庙、雍布拉康和桑耶寺闻名遐迩之外,其实更重要的是因为山南是西藏文化的发源地。雅砻文化在西藏历史上举足轻重,想要了解西藏要从了解山南开始。”

初一对西藏历史和文化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一聊到这些更是打开了话匣子。“藏族人中,我最喜欢的除了仓央嘉措就是松赞干布,一个来自山南的部落首领,竟然可以带领一个民族走向鼎盛,更牛的是他能娶到大唐的公主,用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使得西藏人民安居乐业、经济繁荣发展……”

洛桑听得津津有味,初一说得滔滔不绝。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判断男女是否般配的标准中,“谈得来”优于一切。年轻时身边人人三朋五伴,日子五彩纷呈,自然不识孤单;到了老年,朋友远去、生活开始单一的时候,才是真正检验执手一生的那个人是不是“谈得来”。

洛桑迷恋极了这种感觉。和初一在一起,永远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天。任何一个话题,初一都有独特的看法和观点,用她最独有的表达方式娓娓道来。洛桑想起了一本关于林徽因的书,里有这样的句子:世界的女子万千,红颜易逝,才智长存。貌美女子可以动人一时,才情女子才能动人一世。

而在洛桑心里,初一恰好就是这样的女子。

山南地区往西不到20公里,就是当年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的夏宫雍布拉康。作为西藏历史上的第一座宫殿,它承载着西藏无比厚重历史。站在它的脚下,初一有些激动:“雍布拉康被译为母鹿身体上的宫殿,看上去真的好像一只母鹿啊!”初一感慨道,“洛桑,你知道吗?当年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在这个宫殿里度过了许多个夏天。其实,人的一生当中,有那样美好的爱情其实也值得了!”

“初一,如果可能,我想和你拥有那样的爱情……“洛桑突然说了一句。

“洛桑……我……”从五月初次相识至今,初一何尝不知道洛桑的良苦用心,但是对于这份情感,初一却始终不敢勇敢地去面对。

“初一,我想做你的丈夫,我想给你肚子里的小宝宝做阿爸,我会用我的一生去爱你们,好吗?”洛桑动情地看着初一,眼睛里竟然噙着泪,“我知道了你的故事,我也愿意和你一起去面对一切,好吗?”

五十一、打阿嘎也是一种修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