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十三、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淘气的雪花儿,追逐着我的踪迹,

把我的故事喧闹得满天都是:夜晚,

他去会情人,破晓才归来,装作老实人。哈哈

我在雪地上,留下了他的足迹……

——仓央嘉措

初一的身体开始笨重,腰身比从前粗了许多,体重也从原来的105斤一路上涨到了120斤,就连走路的姿势都变了样儿。阿妈丹增悉心地照顾着初一的饮食起居,一天三顿饭变着花样做,生怕她哪顿饭吃不好亏了肚子里宝宝。而洛桑更是一天恨不得跑八趟,拉萨中午午休的时间比较长,如果没有手术,洛桑连中午的时间都不会放过,抽空跑到阿妈丹增的家里看初一。

为了省去初一总是跑医院检查的麻烦,一些不必到医院的检查项目就由他全部代劳。听诊器、血压仪、量腰围的软尺,数胎心的计数器一应俱全,每次看着洛桑把这些“家伙什儿”摆上桌子时,卓玛他们几个都会站在一边嗤嗤地笑个没完:“洛桑大夫,您是不是该从内科转妇产科了呀?”

阿妈丹增耳聪目明,洛桑对初一的这份心思早就看在了眼里。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也会念叨几句:“嫁给洛桑好得很,他是个好孩子!”每每在这个时候,初一总是笑而不答,她喜欢听阿妈丹增在她耳边的絮叨,对于她而言,这样的絮叨才是妈妈特有的。

这样安静闲适的日子让初一过得有些恍惚。初一甚至觉得,那个在晋北黄土高原孤单长大、在北京街头日日忙碌的王初一已经往生,如今这个躯体下生活的灵魂,是前世的自己。前世的自己在青藏高原的蓝天白云下,织氆氇、挼糌粑、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从懵懂到耄耋……于是,初一下意识地忘记了童年的伤痛,忘记了北京的忙碌,甚至忘记了十多年相濡以沫的海峰。

不知不觉,初一他们几个从北京来到拉萨已经快一个月了。刚到拉萨时还是初秋,一个月后,拉萨的街头竟然有了冬天的味道。金珠西路两边的梧桐树似乎在几日前还枝繁叶茂,转眼就光秃秃地只剩下了枝丫。

藏历十月二十五,西藏一年一度的燃灯节。

在西藏众多的节日中,燃灯节是最为隆重的一个。这一天家家户户都会点起酥油灯,彻夜不灭,纪念藏传佛教的鼻祖宗喀巴大师所做出的杰出贡献。当年,宗喀巴性命垂危之际,佛教徒们希望留住大师的脚步彻夜燃灯,大师看到整个城市里的灯为他而亮,很是欣慰,笑着告诉弟子,前方的路一片光明,可以放心离去了。宗喀巴大师走了,但是燃灯的习俗一直保留至今。

洛桑提前几天就和同事换了班,就是为了在这一天可以陪初一过节。恰好老潘的治疗告一段落,月儿、卓玛和杨柳也都没事,洛桑提议六个人一起去趟羊卓雍措。在西藏,马年转山,羊年转湖,而羊卓雍措无论什么时候去转都功德无限。初一之前念叨过一次,想去羊湖边挂个经幡祈福,洛桑一直记在心里。月儿和老潘没去过羊湖,兴趣也比较大。于是,几个人一拍即合,两辆车沿着北京中路一路往西穿过拉萨市区直接上了机场高速。按照洛桑的安排,白天去转湖,赶在晚上天黑燃灯之前回来。

洛桑和杨柳的两辆车一前一后从拉萨出发,经过曲水的雅鲁藏布江大桥,沿拉亚公路一种往南,沿途再路过羊湖电站,随后翻过海拔4990米的岗巴拉山口,羊卓雍错便尽在眼底了。作为西藏著名的三大神湖之一,羊卓雍错是藏传佛教寻找转世灵童的圣湖,佛法高深的大活佛可以从湖中看出显影,指示转世灵童所在的大体方位。

远远地看到羊湖时,初一又禁不住感慨,她给大家讲了关于六世达lai喇嘛仓央嘉措和羊湖的故事:当年,仓央加措在布达拉宫坐床之后,始终被当作一枚棋子,甚至没有左右自己自由的权利,内心郁闷痛苦的仓央嘉措结识了八廓街外美丽善良的卖酒的女子仁增旺姆,旺姆看到这个俊朗的少年脸上总有淡淡有忧愁,于是在一个满山开遍桃花的三月偷偷带着仓央嘉措去了羊湖,看着碧蓝的湖水,仓央嘉措的心结渐渐打开,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意。从此之后,每每心情不好的时候,仓央嘉措都会来到羊湖,时间久了,羊湖疏解了尊者的心结,而尊者也赋予了羊湖更多的灵性……

初一告诉大家,根据书上的记载,羊湖最大的神奇之处在于在不同时刻阳光的照射,羊湖会显现出不同层次、成千变万化的蓝,如梦似幻。月儿和老潘第一次初见羊湖,瞬间就为羊湖的艳丽所惊呆。羊卓雍错的水源自四周念青唐古拉山脉的雪水,没有出水口,雪水的流入与自然的蒸发达到一种奇特的动态平衡,湖水随着光线变幻,正因此她有如此多的神奇之处,才能够成为所有人心中不折不扣的神湖。

洛桑将提前准备好的五彩经幡递拿出来,众人在离湖最近的一个山口下车。在藏族人的心里,山神无处不在,任何一个小山丘都住着一位山神。山神尽职尽责地守着山下的人们,默默地庇护他们多年。初一端正地站立在山口,默默地祈福,诵读着六字真言。洛桑把长长的经幡展开,一头递给初一,另一头拿在自己的手中,身手敏捷地爬上了山丘。一串长长的经幡被挂上山口,迎着风飞舞,经幡动,而人心却静下了来。

经幡的颜色和排列顺序都是固定的,不能随意更改。最顶端为蓝色,象征博大厚德的蓝天;下面一层是白色,象征绵软吉祥的白云;白色下面是红色,象征生命的火焰;红色下面是绿色,象征神圣洁净的水;最下面是黄色,象征养育万事万物的大地。五彩经幡体现人们对大自然五种物质的敬畏。只有大自然风调雨顺,世间众生才会平安。藏族人挂经幡只是为了祈福,而不是为了装饰山川。他们认为,山川本就绚烂,一切人为的装饰都是徒然。

初一仰头看着自己挂起的经幡,又把一把风马纸撒向天空,口中吟诵着最虔诚的经文:唯愿世间万物众生平安……

拉萨就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所有到了这个城市人会不由自主地放下浮躁、放下匆忙,甚至放下内心深处的忧伤,这也正是初一痴迷西藏的原因。对于自己的未来和肚子里日渐长大的孩子,初一不是没有打算。

多少年来,初一想苦苦寻找一个能让自己的心静下来的地方,百转千回寻到拉萨。此前的十多年,初一一直把回到拉萨的梦想寄托到了来世,谁知上苍在冥冥之中指引着她一路向西,一点点地靠近这个她无比向往的地方。这一次回到拉萨,初一突然发现,许多事情只要肯,这辈子就可以实现,不必期待来世。

“我手上还有一些积蓄,足够撑到我把孩子生下来并把孩子养到稍大一些。至于下一步,我不去强求,一切听从佛祖的安排。”卓玛和月儿不止一次地问初一未来打算,其实两个人都知道,初一不是一个没有计划的人,她不会任性到不管不顾,当然她也不敢。

洛桑不止一次地提出想要永远地照顾初一和她的宝宝。对于洛桑的这份心思,初一自然心知肚明。但是初一的心里一直都知道,无论自己和孩子的未来如何,都一定要得到海峰祝福。有始且有终,这是初一一惯的处事风格,更是对海峰的一个交代。

从羊湖返回拉萨之后,几个人一起回了阿妈丹增的家。

央宗嫂子早早地准备好了上百盏酥油灯,就等着他们几个回来一起点燃。夜幕很快降临,繁星下的拉萨被家家户户点燃的酥油灯妆点出了不一样的景致。阿妈家的院子里,为了卓玛出嫁新修葺的花坛、雕花的窗台以及夏天用来摆放花盆的长条桌全部被酥油灯摆满,火苗星星点点,映照着每个人的脸。

“点酥油灯的时候,心里想着自己的愿望,愿望很快会就实现。”贤惠的央宗嫂子用带着拉萨口音的普通话提醒着每一个人。

初一看了洛桑一眼,眼里流出盈盈的笑,心里默默地许下心愿:“愿世间众生平安,愿所爱之人平安,愿肚子里的宝宝平安……”

潘谊和轻轻地吻了月儿的额头,伏在月儿耳边说了一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卓玛和杨柳手牵手将最后一盏没有亮的灯点燃,杨柳大声地许愿:“我希望卓玛这辈子和下辈子以及下下辈子都是我的媳妇儿……”他的一句话惹得全院子的人笑出了眼泪。

五十三、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