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十六、两个剑拔弩张的男人

  若有人知鹤去处,唤取归来同飞

鹤无踪迹难寻,仅求借取双翼

因风飞过理塘,百鸣无云应和

天空银白灿烂,芳草斜阳巷陌

——仓央嘉措

娘热路的军区总医院产科门诊里,柳海峰从一楼转到二楼,又从二楼转到一楼,严重的高原反应让他每上一个台阶都气喘吁吁,身上背包里不过几件换洗的衣服而已,可此刻对于海峰来说,却因为高海拔其分量加重了至少两倍。尽管整个人早已经感觉头重脚轻,但是海峰的心里异常兴奋。

因为卓玛在电话里说初一去产检了。

“产检”。

这两个字像一大阵风瞬间吹散了海峰心里聚集已久的雾霾。加上高原反应,海峰的心突突地跳得更厉害了。初一去产检了,那就说明孩子还在。从八月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个月,五个月,恐怕初一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吧?那初一现在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听说女人怀孕后都会长胖不少,初一胖了吗?还有就是初一肚子里的孩子……

想到孩子,海峰的心在瞬间化成了一汪清水。五个月,是不是连小手和小脚都发育完整了?那会是个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孩子发育得好不好?各项指标是不是正常?想着想着,海峰又忍不住开始自责,五个多月了,自己几乎没有照顾过初一,任凭她一个人怀着孩子从北京到拉萨……

“卓玛在电话里明确地说初一就在这家医院,那么自己一定能在这儿找到她。”海峰心想。在产科的候诊室外面长长的走廊里,坐着许许多多肚子高高隆起的准妈妈,她们的素面朝天,不施粉黛,但是在海峰看来,每一个人的样子却并不比那些打扮入时的年轻姑娘们逊色。海峰笃定地认为,初一一定就坐在她们中间,用细长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海峰在人群中认真地寻找着,生怕错过了初一。但是找了一圈儿之后,依旧一无所获。穿过楼道是门诊的中央大厅,分诊台恰好在那里,海峰本想不求助任何人,靠自己找到初一,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但是找了半天无果还是决定去分诊台问问情况。

“护士小姐,我想找一个叫王初一的孕妇,她今天应该是在你们这儿来产检。”海峰生怕自己表述得不够清楚,一字一顿地询问着。

“王初一?汉族?”可爱的红脸蛋儿藏族小护士一边把病例本翻得哗哗作响,一边抬头问。

“对,汉族,她应该是怀孕差不多五个月。”海峰尽可能多地提供一些信息,方便护士查找。

“王初一,汉族……”小护士嘴里念叨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眼前一亮。“王初一,我想起来了,她是我们洛桑主任的太太!”军区总医院里虽然是拉萨比较大的医院,但是来就诊的还是藏族人偏多,初一一张白白净净的汉族脸庞,加上洛桑鞍前马后的照顾,自然让小护士们印象深刻。

“你说王初一是谁?”海峰怕自己理解错藏族小护士的意思,赶紧追问一句。

“王初一,她是我们洛桑主任的太太,今天上午刚刚做完了彩超排畸,我记得很清楚,她的名字就是王初一!”小姑娘忽闪着两个大眼睛,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很确定地又给海峰解释了一遍。“检查完了,洛桑主任带她去吃饭了,下午再回来接着检查,下午的检查项目应该是唐氏筛查和胎心监护……”

“洛桑的太太?”海峰的高原反应似乎更严重了,嘴里机械地重复了一句护士的话,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什么时候,初一成了洛桑的太太?洛桑又是谁?海峰努力地在脑子里搜索着这个名字,他突然想起,当初卓玛逃婚北京后,这个名字曾经频繁地出现在初一她们几个口中。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海峰的心里升起,海峰有些坐不住了,但是他还是在心里默默地告诫自己:“无论如何,得先见到初一……”

初一喜欢吃鱼。

洛桑老早就考察好了江苏路上的一家川菜馆,清蒸鱼在大众点评的评价是最高的。上午的空腹检查结束之后,初一饿得前心贴了后背,中午可算是放开肚皮大吃了一顿。回来路上初一忍不住又纠结:“一条鱼全被我吃了,我肚子撑死了!估计这一条鱼得让我的体重涨两斤!洛桑,都怪你,使劲儿给我夹菜,生怕我少吃了一口!”回到医院,洛桑和初一一前一后下车,两个人边走边聊着,看初一嗔怪着自己,洛桑却咧着嘴笑成了一朵花。

“我上午问多吉主任了,你的体重完全在正常的范围,根本不用担心!多吉主任还让你多补充营养呢,所以你再吃一条鱼都没事!”洛桑笑着打趣。

“少来啦,下次不跟你一起出去吃饭了,在你看来,我一顿吃八条鱼都不多……”初一笑着白了洛桑一眼,洛桑知道初一佯装生气,嘿嘿地憨笑着……

海峰远远地看着一对小夫妻模样的人从楼梯口走来,两个人一边走一边不停地说笑着,上台阶时男人的一只手环住了女子的腰,另外一只手则轻轻地捧着女人的手臂,嘴里不停地提醒着女人要小心,而眼睛里却全部是关切和甜蜜……走进了一些,那女子的小腹微微隆起,脸上荡漾着所有准妈妈共同的幸福,男人高大健壮,女人高挑美丽。若是在大街上,这样般配的一对爱人无论是谁都一定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可是这一刻,海峰却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全部集中到了胸膛,一股无名的热量直冲头顶。

“初一。”海峰声音不大,但是很有力。

初一分明看到眼前这个胡子拉碴、风尘仆仆的人是柳海峰。可是她无论如何却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两个人的目光相遇许久,初一才渐渐回过神来。“海峰,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什么时候到的拉萨?为什么不打电话?你的嘴唇怎么这么紫啊,你又高原反应了……”

这就是十年相濡以沫的养成的习惯。

初一和海峰说话时,语速永远快于其他人,在海峰的面前,初一立刻恢复了到那个心急火燎、心直口快的自己。尤其是看到海峰一脸狼狈的样子,又是生气又是心疼。“谁让你跑来拉萨的?来了也不打个电话?是不是特别难受?吸氧了吗?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吗?你不适合来拉萨,干吗跑来?”

从前,海峰就怕初一唠叨,每次初一连珠炮似的唠叨自己熬夜看球、不洗澡睡觉、袜子内裤连穿两天时,海峰就恨不得找个耳塞子把耳朵堵上。许多次,海峰开玩笑地说初一是他去世的奶奶投胎转世,唠叨他的架势比起去世的奶奶有过之而无不及,每每这时初一都会狠狠地白上海峰一眼,咬牙切齿地回一句:“以后你别叫我王初一,叫我奶奶……”

可是今天,听着初一的唠叨,海峰竟觉得是那么地亲切和幸福,他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初一,看着看着,再也忍不住一把把初一搂进了怀里。

“初一,我想你了……”

“初一,你好吗?”

“初一,对不起……”

在初一的心里,柳海峰一直都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情感的人。可是在他巨大有力的怀抱里,初一却分明从他的每一句话里感受到了情真意切。“海峰,你先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到的拉萨?怎么会突然想起来到拉萨的?”

初一努力地从海峰的怀里挣脱出来,无论如何她都得先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上午还在偷偷羡慕洛桑主任和“太太”举案齐眉的小护士们,几个小时之后又突然看到洛桑主任的太太被另外一个男人拥在了怀里,脸上的表情除了用“瞠目结舌”形容之外,怕是找不到更合适的词语了……

“没什么,我回家看到你留下的字条,知道你来了拉萨,想你了就跑过来看看你。”海峰努力地让自己表现得从容淡定,但是事实上他一点都不安,除了因为拉萨冬天原本就稀薄的氧气之外,更多是还是站在初一身后那个表情复杂的藏族人。

初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扭头一把拉过洛桑给海峰介绍:“他是洛桑,我之前和你提过他的。我来拉萨之后,他帮我了很多忙……”

“洛桑啊,我想起来了,你是卓玛的未婚夫,你好你好!”海峰一边说一边把细长的手臂伸向洛桑,傻子都能听出来海峰的这句话里暗藏着多少含义。

“海峰,别胡扯,卓玛前几天结婚了,人家老公是杨柳!”初一想打个圆场,可是发现柳海峰似乎并不买账:“哦,卓玛没嫁给你呀?是有点可惜……”初一听出了海峰心里的不痛快,但是又实在不好说什么,回头看看了洛桑一眼,洛桑脸上挂着一脸的不自在,正无奈地看着自己……

初一看着眼前两个剑拔弩张的男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其中的缘由。两个人已然面对面了,总不能看着两个人动手打起来吧?初一正琢磨着怎么把两个人分开,谢天谢地,就在这时候,护士站的呼叫器传来了通知检查的声音,初一赶紧答应了一声,扭头嘱咐洛桑说:“你先回办公室给月儿和卓玛打电话,就说海峰来了,晚上一起聚聚。”说完,又转头看着海峰说:“我还有两项检查没做,你就在这儿等我出来,我怕你有高原反应,不要四处溜达,好吗?”

五十六、两个剑拔弩张的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