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十八、血,满床全是血

  我知道如何把幸福时光追随

就像箭头射中鹄的,再飞回大地

遇到了你,我便沐浴在火热的光芒里

心灵随你飞翔,热血也冉冉升腾

——仓央嘉措

初一万万没有想到,她和海峰之间的缠绵还没结束,肚子竟突然隐隐地疼起来。

初一不是没有常识的人,而且每次产检时医生都会有例行公事地嘱咐各种注意事项,其中孕期尽量避免同房就是重要的一条。想到这儿,初一有些紧张:“海峰,轻点儿,你弄疼我了……”初一试图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海峰,可是一米八五的海峰怎么是她能轻易推开的。酒精的作用加上整个人又处在兴奋的状态下,海峰早已大汗淋漓,此刻的他只一心酝酿着最后疯狂冲刺,全然没有听到初一的话。

许久之后,终于等到海峰的身体慢慢地沉下来,重重地压在初一身上。初一本能地想保护着自己的肚子,可是海峰实在是太沉了……“海峰,我觉得肚子有些疼,你快起来……”此时的初一全身的感觉似乎全部集中到了肚子上,一阵阵幽幽地痛感反复袭来,刚才还能忍受,而此时却有些加剧了。

“怎么会肚子疼?”海峰一边说一边赶迅速地从初一身上下来,就在他侧身的刹那无意中看到雪白的床单上有一些星星点点的血迹,那些腥红的血迹在雪白的床单上格外刺眼,海峰顿时觉得自己头皮有些发麻,身上的汗毛似乎全部竖了起来。

“初一,你好像在流血……”房间昏暗的灯光下,海峰掀开被子终于看清楚,除了床单上的血迹之外,初一的两腿之间也粘满了血,再低头看自己的身体,也全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

“初一,好多血……”海峰的声音开始发抖,脑中一片空白,整个人陷入无尽的恐惧和绝望之中,“初一,初一,怎么办?你身体里流出好多血……”

此时的初一早已被来自小腹的一阵阵剧痛吞没,整个人蜷缩在床上,额头的汗珠密密麻麻地渗出,脸色从苍白一点点地变成灰白。

“海峰,对不起。原谅我的任性和不负责任,我知道我们在一起的这些年,你付出了那么多,可是最后我还是负了你……”初一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想要摸摸海峰的脸,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力气把手抬起来。“在我的心里,你是我最亲的亲人,以后你要好好儿的……”

眼看着初一的呼吸越来急促,脸色越来越差,慌乱中海峰回过神来。“初一,你别睡,我送你去医院……”海峰一边手忙脚乱地想帮初一把衣服穿上,可是他发现初一身体下面的血越来越多,哆嗦着从衣服口袋里摸出手机想打电话求助,慌乱间竟发现手机早早就没电关了机……

怎么办?怎么办?想来想去,没有电话,他找不到一个可以求助的人。海峰冲出房间,来到酒店的大堂寻求帮助:“我女朋友出事了,请你们帮我叫一辆出租车,再查一下月月住在哪个房间?”

眼看着初一钻进了柳海峰坐着的出租车,洛桑的心仿佛被狠狠地挖出一个洞,深不见底。整个晚上初一几乎没怎么吃东西,每天晚上睡觉前,初一都会喝一杯热牛奶,每天晚上睡觉前,初一都会告诉自己她的血压和胎心,每天晚上睡觉前,初一都会道一声晚安……可是今天,初一却跟着海峰回了酒店……

洛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沮丧。

初一没有给自己任何的承诺,甚至没有把自己放进她未来的生活计划里,那么自己有什么资格过问初一的去向?柳海峰本来就是初一的男朋友,初一肚子里孩子的爸爸,自己有什么资格生气?洛桑越想心里越难受,突然好想找个人打一架,或者干脆把自己灌个烂醉,兴许只有这样,他的心才会稍微地舒服一些……

可是洛桑没有那么做。送走了卓玛和杨柳,他总是放心不下初一,打车到了家门口,最终还是没有下车,直接让出租车开车调头到了金珠西路海峰住的酒店门口。冬日的夜里两点,拉萨气温跌至零下,洛桑站在酒店外的马路上,抬头看着酒店里或明或暗的每一间房子,突然涌上一种冲动——去找柳海峰谈谈,去把初一接回家,娶了初一,天亮了就娶!

可是天亮了初一能嫁给自己吗?洛桑苦笑着摇摇头。

洛桑漫无目的地在酒店大堂外走来走去,尽管他知道初一今晚不会回家,可是他仍旧害怕初一突然改变了主意,错过了初一。

就在洛桑一个人在寒风中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无意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电梯里跑出来,又快速地冲到了前台,那人分明就是柳海峰。

“初一怎么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洛桑的心里升起。他用最快的速度跑进酒店大堂,并真切地听到了海峰向前台的服务员求助。

洛桑和海峰一前一后走进房间,洛桑一眼就看到了初一面如土色地躺在床上。凭借着医生的直觉,洛桑下意识地掀开初一的初子,却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初一的身体下面已经全部是血,洛桑迅速地翻开初一的眼睛、摸了脉搏,心一点点地沉到了谷底……

“她怎么会失血这么多?你做了什么?”洛桑突然扭头看着海峰,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柳海峰早已被他生吞活剥。“你不知道她怀孕吗?你来拉萨就是来要她的命的吗?”洛桑彻底震怒。就在今天上午,初一还跟着自己去做产检,中午她还快乐得像个孩子,可是现在初一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想到这一切,看着初一的样子,康巴男人的血性从他的心头漫天席卷而来,洛桑再也顾不得其他,一个拳头挥了过来,海峰眼前一黑,顷刻间鼻子里的血流如注。一拳挥过去,洛桑并不解气,扬手拳头正要继续打的时候,被闻讯赶来的月儿和潘谊和拦下。

“初一都快死了,你们俩还有心思打架?”月儿看着躺在床上的初一“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冬日的拉萨,太阳久久不肯露头。寒风卷去了树枝上留下的最后几片叶子,老树的筋骨裸露在外,像个迟暮老人,没有了一丝的生气。帕崩岗上,一大群秃鹫低低地盘旋着,张开巨大的翅膀在天空中划出一条条悠长的弧线。

山脚下,军区总医院的手术室外。红色的“手术中”三个大字亮起,在狭长的楼道里显得格外刺眼。

看着面无血色的初一被推进手术室,卓玛伏在杨柳的怀里哇哇大哭;月儿拉着洛桑反复地问:“你是医生,你觉得初一的情况怎么样?”不过一个晚上而已,柳海峰头发蓬乱,眼窝深陷,一下子仿佛老了许多……

洛桑换上了医院的手术服,手术前求了主刀的多吉医生多次,却还是没有被允许进去,急成了一只热锅上的蚂蚁,站在手术室的门口恨不得破门而入……

检查的结果不容乐观,医院连夜叫来了最有经验的产科专家会诊,用最快的速度手术,希望把伤害减到最轻,可是多吉主任却依旧眉头紧琐,在没有手术之前还不知道判断情况会是什么样,但情形肯定不容乐观。

按照洛桑的判断,手术最长不会超过两个小时,可是漫长的两个小时过去之了,门口“手术中”三个大字依旧闪着刺眼的光。透过手术室的第一道门,大家看着忙碌的小护士们神色慌乱地进进出出,每个人的心里感觉越来越不好。

月儿心里一阵比一阵发慌,可是实在又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干脆和卓玛商量着要不要先回家给初一熬个小米粥:“卓玛,要不你先回家,万一一会儿手术完了之后初一饿了想喝粥呢?”卓玛一听月儿这么说,连连点头称是,可是一说要离开医院回家,却又迈不开步子了:“月儿,要不让杨柳去吧,我怕初一手术完了想我……”

两个小姐妹,眼看着几个小时前活蹦乱跳初一突然生死垂危,怎么能够让她们安静地等待着手术结束?“没事没事,初一的身体向来都好,我们先别慌,医生会有办法的……”月儿安慰着卓玛,伸手擦去挂在卓玛脸上的泪,可是自己的眼泪却在不知不觉中汇成了一条小河……

海峰从来没有这么懊恼过。他隐约觉得,今天自己闯下的大祸或许用一生都难以弥补。悔恨和懊丧充满了海峰的胸膛,为什么会情不自禁,为什么要喝酒,为什么要来拉萨……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手术室外的每一个人都有些沉不住气了。

终于,手术室的门被推开,“手术中”字样的灯箱熄灭。

众人一起冲到了手术室门口,此时,多吉医生嘴里吐出的任何一个字对于他们而言,都重于一切。

“初一怎么样?孩子怎么样?”

“病人软产道裂伤,波及宫颈血管,加上病人本身就的羊水栓塞,造成大量出血,加上出血时间较长,失血量大,导致终止妊娠。刚才给病人做了引产手术,但是因为失血过多,现在建议转入重症监护室观察……”

多吉医生的汉语并不算太标准,但是每个字却依旧像一把重锤真真切切地敲在每个人的心里。“医生,您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卓玛顾不得太多,挤到医生面前,她需要一个她能听得懂的说法。“病人肚子里的孩子流产了,病人失血太多,现在还在昏迷。”

五十八、血,满床全是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