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筝的少年们

吾月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拼进理科实验班

   暑假最后一天的傍晚,夕阳熏红,六个女孩从奶茶店走出来,胖胖的楚楚说:“老板估计要被我们气死咯,我们从三点赖到五点半,只喝了六杯奶茶,却吹了一个下午的空调,啧啧啧。”瘦瘦的于莉大笑:“你还敢说啊,别装出一副我很对不起你的模样,明明心里乐开了花!”说完几个都笑了,沿路回家。

  六个女孩活力四射,一路欢声笑语,在等红灯时穿着人字拖的林筱欣问:“诶,你们俩读文科了哦?”楚楚和于莉点头,楚楚看着说话轻声细语的顾梦,说:“我们梦梦不也选了文科嘛。”

  又是梦梦。顾梦心里流的汗水比花园里的水池里的水还要多。

  “楚楚,我叫顾梦。”顾梦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这样提醒她了,只能一脸无奈。

  “有什么关系,梦梦很好听啊。”楚楚笑起来,两个小酒窝的酒便斟满了。

  是这样的,楚楚是姓楚的,家里人一看是女生,便取了个可爱又顺口的名字——楚楚。楚楚对自己的名字是那个满意啊,一遇到感觉上是生命中重要的人,便会给他们取上和自己差不多的名字,并且解释道:“朕这是福泽四方!”

  “是啊,没关系的,顾梦,楚楚一片心意。”身边挽着她的手的赵玥拍着她的手背说。

  好吧,我接受了。

  绿灯亮了起来,六个人便一起过了斑马线,一旁死脑筋的马雯丹又把话题扯了回来,问顾梦:“顾梦,你是选文科还是理科啊?”顾梦眨眨眼回答:“理科呀。”林筱欣大呼:“理科,顾小梦!你不是选了文科吗?”顾梦一脸抱歉,回答:“又改了。”赵玥不淡定了,放开顾梦的手问:“你又改呀,你改了四次啦!陈班长没把你给分尸啊?”顾梦道:“本来还想改的,但是陈班长求我别改,我就没改了。”其余五个人的脸都黑了。过了绿灯,林筱欣到家了,对五个各自来个飞吻后便高高兴兴地进入小区了。几个人又继续走。

  “刚刚看分班名单时怎么没看到你的名字啊?”马雯丹问。

  “有啊,我有看到我的名字,和你们同班啊。”顾梦回答。

  赵玥转转眼珠子,刚刚好像是由看到顾梦的名字,但是以为那是重名……

  “废话,你不和她们同班就说明她们都到平行班去了。”于莉跑过来拍顾梦的头。

  额……

  在分班中,六个人除了楚楚和于莉选了文科去了文科火箭班,剩下的四个人都去了理科火箭班。

  快到家时胖胖的楚楚故作一脸羞涩对四个理科尖子生说:“记得替我向宋仁晰问好啊,听说他喜欢体型偏胖的女生耶。”刚说完就到家门口了,楚楚在挨打前顺利躲进了楼道。

  “这个死胖子!”赵玥握着拳头说。

  其实这六个人都不花痴,而楚楚也并不喜欢宋仁晰,只是看见帅哥都会有点生理反应而已。六个人一心经营学业,偶尔在讨论学习的间隙谈谈娱乐八卦也很正常,比如现在——

  “宋仁晰好像真的很喜欢胖子耶,听他们班的人说上学期他们班主任说要换位,眼看就要把宋仁晰和他的胖同桌分开了,结果宋仁晰死活不肯搬,啧啧。”于莉鬼鬼祟祟地说。

  马雯丹突然活跃起来,说:“是啊是啊,搞得我们年级里的好多女生都开始增肥了!”赵玥手掌一拍,凑近去道:“是啊,诶,我们班花啊,暗恋宋仁晰暗恋得那个苦啊,死活不相信宋仁晰喜欢胖子,天天节食减肥,结果呢,气得她一个早上吃了八个大橘子!”顾梦吓到了,为了那样一个人,这么残害自己值得吗?

  马雯丹一脸坏坏地说:“以前听说他喜欢胖子还以为是那种胖子呢,原来,是真的喜欢胖子啊。”于莉激动的点头,说:“我以为他是品味特殊好久啦,没想到,啧,这世道啊。”赵玥也说:“这人要互补的嘛,你看宋仁晰,那身材,黄金比例啊,那面貌,超凡脱俗,所以他就喜欢矮肥圆的啦。”最后三个一起得出结论,她们没被看上说明她们还没差到要和宋仁晰互补的地步!

  这结论下得……

  赵玥发现一旁的顾梦始终不说话,便问:“顾梦,你对宋仁晰不感冒到这种地步啊?”顾梦点头,不感冒,十分不感冒。

  这时,马雯丹也到家了。

  于莉的话却没有停,向疑惑的赵玥解释:“上次啊,筱欣不是身体不舒服没法参加学生会的临时会议嘛,就拜托顾梦和我一起去啦,结果啊,就和宋仁晰结了仇啦。”赵玥更加疑惑了,结仇?俺家乖乖的顾梦会和别人结仇?!难不成是宋仁晰见顾梦好欺负跑去欺负她吧?!想到这里赵玥气愤地喊道:“宋仁晰真是太过份了!他怎么能骚扰我们顾梦!我们顾梦那么乖!气死我了,明天开学我就去找他算账!”越想越生气,赵玥甚至要把鞋脱下来跑去砸人了。

  顾梦慌了,便说:“不是不是,只是一点小事啦,本来就对他没意思。”

  想起学生会的临时会议,唉……

  由于是临时会议,所以主席先生就直接把地点安排在了高一的火箭班,也就是宋仁晰的“母班”,而不是行政楼的会议室。那天顾梦和于莉两个人手牵着手走进那个班,两个人说说笑笑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前后左右坐着什么人,会议开到一半,于莉觉得小腿非常不舒服,好像被人从后面顶着没法屈起来,便回过头想找那个人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说服那个人把腿放开,结果一回头,宋仁晰那张俊颜,闪闪发光,把她吓得连忙回过头去,偷偷看看顾梦,她正专心地听着高三的主席先生说话。

  “那个,顾梦啊,我们换个位吧,我后面那个人踢我腿。”于莉不好意思偷偷地问。

  “哦。”顾梦没细想也没回头,便和于莉换了位。

  这情形换到顾梦就不一样了,顾梦一坐下去便觉得小腿不舒服,一觉得小腿不舒服便回过头,一回头便开始和那人商量:“同学,能把腿放开吗?屈起来更好。”于莉偷偷地瞄过去,看见宋仁晰漂亮的眸子盯着顾梦,修长的手指敲敲桌子,回答:“不行,我腿长,桌子太矮。”顾梦还不死心,问:“让一让呢?别踢我的腿,裤子会弄脏的。”宋仁晰稍稍抬起脸,于莉心里默念啊,我靠你这宋仁晰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你就是剃了光头也是最耀眼的一个啊,不是因为你的头皮有油光。

  “我不介意帮你洗。”宋仁晰面无表情地说。

  什么?!

  于莉的脑子一片空白了,想象着宋仁晰帮顾梦洗裤子,脸一下子就红了。不过也没什么不对啊,把人家衣服弄脏了然后帮人家洗,很正常啊。

  顾梦瞪了宋仁晰一眼,回过头说:“我的裤子你洗得起吗?”这时候会议结束了,顾梦又站起来生气的说:“腿长了不起啊!腿长能长寿啊!哼!”这时候的顾梦想着,我还手长呢,手长?不行不行,那不是大猩猩了吗?我还脖子长呢!我去,那不是长颈鹿了吗?我五五分还不行啊!最后顾梦生气地跳起来快速的走了出去,于莉在后面追着喊:“诶,顾梦,你等等!”

  于莉想起那天的事,觉得挺对不起顾梦的,而且那个宋仁晰真的很过分,其实在顾梦默念着宋仁晰“腿长了不起”的时候宋仁晰身边的几个男生便劝他道歉的,于莉也在想要是你道歉顾梦就不会那么生气了,结果,宋仁晰扔下一句话:“我又不能控制我的腿的长度,道什么歉。”于莉对宋仁晰彻底失望了。

  最后,于莉和顾梦都叹了一口气,而一路的赵玥早已到家。

  “对不起啊,顾梦。”于莉也到家了,拉起顾梦的手,道歉。

  “没事啦。你都道歉了十一次了。”顾梦反握住她的手说。

  “唉,都是我,害你被那个人渣骚扰了。”

  额,什么骚扰?!

  “真的没事啦!回去吃饭吧你。”顾梦强行扳过她的肩膀,把她推了上去。

  两人挥别后,顾梦一个人走在夕阳中,其实她的家是很远的,但为了能和这几个好友在一起,她没有坐公交车和出租车,平时上学……唉,挤公交车挤到怕,出租车也很少经过那一片高档住宅区,唉……明天又是一个挤公交的日子,顾梦心里颤抖着,真是可怕!

  慢慢地走在路上,其实她也不是很想回家,推开门,看见有人在自家院子里站着,顾梦突然觉得一片眩晕,余岸,余岸。

  昨天还是她的师兄,今天变成了她的哥哥,从此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但是,那天,他一改往常的冷静温和,对她说:“顾梦,你最好不要再叫我哥哥。”

  余岸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背包背在背后,他俊美的侧颜在夕阳的红光下感觉愈发不真实,黑色的发端闪耀着点点微光,感觉,感觉就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他是那么高大修长,似乎一伸手就能碰到天,他,之前,也是很温柔,笑起来,让人心神荡漾。

  但是——

  一切都已经结束。

  余岸转过头,看见呆愣着的顾梦,冷淡地说:“我忘带钥匙了。”顾梦马上回过神,余岸已经不再是过去的余岸,现在的余岸,看见她总是带着距离。

  “嗯,你等等。”顾梦从挎包里掏出钥匙,上前去开门,身后的铁门重重地关上。

  打开门后便看见楼梯上的吴姨,顾梦叹口气,余岸在外面是站了多久,干嘛不叫门。

  吴姨一看见他们就乐呵了,说:“还在想着你们怎么都还没回来呢,没想到一起回来了!”这时听到声响的余妈妈也走了过来,看见余岸,便笑着说:“余岸,快去洗澡吧,饭菜都做好了。”顾梦自顾自地脱鞋子,吴姨特地跑过来热情地帮她把鞋子放好,等余岸走开,悄悄地对顾梦说:“别想太多,你也去洗洗吧,等你一起吃饭。”顾梦点点头,懂事地笑了。

  晚饭的时候,顾爸爸和余妈妈坐在余岸和顾梦的对面,吴姨坐在顾梦旁边,五个人在一场诡异的气氛中用餐,最后,顾爸爸发话了。

  “余岸,这学期是高三了吧?”顾爸爸抬起眼问余岸。

  余岸点头,并没有发声。余妈妈说话了:“别太紧张,慢慢来,高三嘛。”顾爸爸也点头,说:“余岸,好好考,我看好你,到时你考到哪,我就到哪给你买套房子。”余岸这才抬起头看眼前的男人,坐在自己母亲旁边的继父,然后婉拒:“嗯,太早了,不用太快买。”顾爸爸说:“不早了,读大学就该谈恋爱了。”说着眼里带着笑意。余岸垂下眼眸继续吃饭。

  余妈妈虽然一脸平静,但心里却十分高兴,想想这十几年来她一个人含辛茹苦把余岸拉扯大,天天为他操心以后该怎么办,他们母子俩没背景没后台,余岸只能从零开始,一不小心可能连零都碰不到。这个社会终究是太残酷,这十几年来,她算是看得清清楚楚。不过还好,她遇到了顾梦的爸爸,内敛但温柔的人,大学时曾追求过她,本以为随着时间流逝一切将变成笑话,没想到他心里还牵挂着她。

  一旁的顾梦没哼声,余岸会考到哪里去呢,他那么优秀,考到的地方房价肯定不会低。爸爸还是喜欢优秀的孩子呢,特别像余岸这样的,各方面都是优的孩子。

  “顾梦。”一个低沉的男声把她从沉思中拽回来。

  “嗯?”顾梦抬起头看爸爸。

  爸爸已从一脸笑意变成一脸严肃。

  “上哪个班?”

  “A班。理科。”顾梦特地加上了后面两个字。

  爸爸不再说话,但难掩不悦。

  顾梦知道爸爸想让她报文科,一开始她也是顺着他的意思填了文科,但是又心有不甘,跑去改成了理科,很快又后悔了,默默地改成文科……最后在陈班长的哀求下,顾梦“坚定”地选了理科。

  后来那天晚上,她心跳不稳地站在爸爸的书房里,等着他发话。

  “为什么选了理科?”爸爸果然不高兴,把文件随手一放,抬起眼严肃地问。

  “我……”本想说的话最终被压了下去,“我比较擅长。”

  “你知道我想要你考的专业的。”

  “理科也可以选律师的。”顾梦回答。

  最后爸爸瞟她一眼,不悦地说:“回去学习吧。”顾梦记得,那天她握着书房的门柄的手是颤抖着的,走回房间才发现自己的睡衣后背湿了一大块。

  这个情形,在初一时她战战兢兢地提出要留长发时一样,但那是母亲还在,虽然她一直冷眼待她,但如果她发话,父亲还愿意给她留条路。于是,她的头发慢慢留长了,却找不到那种喜悦,那样的坚持,让她很难过,以至于坚持下来后该有的欢乐被搁浅了。

  一切又是一个轮回,顾梦趴在阳台的栏杆上,看远处黑暗的山,一点都不快乐,她找不到坚持的勇气了。是不是应该听爸爸的话选文科?虽然爸爸不是律师是商人,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爸爸要她读律师,虽然她已经拼尽全力并顺利考进A班,但是,不快乐啊。

拼进理科实验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