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要不,我追你

  顾梦略带疲倦地走下楼,因为心里有些难受,于是一整晚都没睡好。

  在混沌的状态中吃完早餐,而余岸早已出门,通常情况下他都不会与她一起吃早餐。

  顾梦低着头走进自己的新班,都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到班里了,站在门口处慌乱的找位置找熟人,天,一眼望去怎么都不认识的感觉,赵玥她们呢?又再找了一圈,终于看到一直在朝她挥手的赵玥了。

  “顾梦,你怎么啦?叫你都没听见,站在门边跟傻瓜一样。”坐在后面的筱欣问她。

  “没什么,昨晚没睡好。”顾梦笑笑回答。

  “紧张了吧?”同桌赵玥问她,说,“你看,我们班就我们四个进来了,我刚刚调查了一番,这个班啊稳定四十人,现在差不多十五个是原班的,其他都跟我们一样,新来的。”

  顾梦环顾四周,桌子是两张并排成一组的,这些新同学大都找认识的人同坐。顾梦回过头,叹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班就是没有先前所认为的高兴。

  “顾梦,给你讲个笑话呗。”马雯丹拍她的肩膀,身子微微前倾,笑着跟她说。

  顾梦回过头,牵出一抹笑,说:“谢谢,不用。”赵玥皱眉,说:“顾梦,我们都看得出来,你心情不好,不想说没关系,来来来,趴桌子上睡睡。”说着拍拍她的桌子。

  “不用,真没事。”顾梦竭尽全力笑开,心里想着能认识她们真好。

  这时候,一声略带沙哑的男声响起:“丫的,宋仁晰,我今年不坐你后面了!”顾梦等人抬起头朝门边看去,因为她们四个人坐在第三组第二、三张,所以看得很清楚,听得更清楚。

  两个穿着白色制服的男生在门边分开,一个走到第一组倒数第二张,坐到一个略胖的女生身边,另一个扯下书包朝她们走来,拉开椅子,坐在了她们的前面。

  坐在她们前面的男生她们都听说过,是宋仁晰的死党,叫赵纯天,人长得跟正太一样,文质彬彬,面目和善,一双桃花眼里尽显柔情,但一说话,呵,神马都是浮云。

  A班的班主任是高一A班升上来的,高一两个A班的数学老师一个来了理科A班,一个去了文科A班,两个大男人终于不再明争暗斗了,当然也就原谅了某个粗枝大叶的人。

  “赵纯天,”班主任一进来就问候他,“你干嘛又跟着我?像你这种小数点乱点的男人。”

  “啧,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我也不知道我会这么倒霉遇到你啊。”赵纯天一个人坐在前头不服地说。

  班里哄堂大笑,班主任陈老头也笑了。笑了一会儿后,陈老头拿起一张名单说:“我已经帮你们按排名排好了座位,你们明天记得按这个座位坐,仁晰,天涯何处无芳草啊。”班里又笑又哭,干嘛又要排座位?陈老头我谢你祖宗十八代了。

  下课后马雯丹立刻冲到前头去看座位表,看完后从人群中挤出来,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笑的是她依旧和筱欣一块,哭的是……

  “顾梦,”马雯丹拍拍她的肩,说,“有什么想不开的不要哭,一个人也挺好的。”

  顾梦揉着眼从桌上起来,问:“怎么啦?”马雯丹叹了一口气,说:“宋仁晰的现同桌,一个人坐在前排,而你,和宋仁晰同桌。”赵玥立马急了:“啊咧个去,你说什么啊?!”马雯丹鸡同鸭讲,道:“对啊,到时候宋仁晰非得单恋一枝花,你就要一个人去前排了!以后活在老师的强辐射范围内,唉,不要哭!要坚强!”顾梦想了想,那没什么的,和谁同桌不一样,她握住马雯丹的手,看了看她们几个,说:“不要这样,再远,我也会去找你们的。”筱欣也叹了口气,问:“那赵玥呢?”马雯丹还是哭丧着脸,说:“在顾梦后面。”赵玥开心道:“那挺好的呀。”马雯丹又说:“问题是,你的同桌是赵纯天。”

  晴天霹雳。

  赵纯天抓着头发在前面,哭着说:“为什么,为什么我还在宋仁晰后面!丢!”

  “其实我们几个离得挺近的啊,宋仁晰要单恋一枝花就叫他去前排啊,为什么我们顾梦去啊?对吧?”筱欣开心的说。

  顾梦也点头,说:“就是啊,叫他过去呗!”赵玥想想,其实赵纯天也没什么啊,长得妖孽,成绩还很好,顾梦她们又在,那没什么了,便双手抬起高兴地欢庆:“万岁!”

  下午物理实验课,在最后几分钟里,老师叫人演示,没人去,好,物理大大便随机抽号,不小心,顾梦和赵玥被请上去了。

  实验室里赵玥捏了一把汗,顾梦说有新的连接方式,在台下试了三次才亮了一次,赵玥看着顾梦非得按她的创新方法,想着物理大大说失败的要写十张卷子,闭上双眼。顾梦轻声道:“赵玥,开关。”赵玥坚定地睁开眼,顾梦,我信你!

  台下的同学们都不看好,毕竟这都没见过,不怕短路吗?

  赵玥打开开关,灯泡亮了!

  没有短路!

  赵玥都快哭了!

  物理大大拍拍手,笑着说:“这对女同学很好!这可是我们下学期的内容!”赵玥松口气,她之前在辅导书里看过,不过记不太清,终于把步骤还原了。

  全班也一起拍手。宋仁晰靠过去对赵纯天说:“纯天啊,我明天可能要去你前头了。”赵纯天僵硬地拍手说:“基友,我知道,我们都前后桌四年了,我认命了,好歹上学期期末考试你在我后头,我知足了。”

  “你也是,如愿以偿,不要怂。”宋仁晰邪笑。

  赵佑天看了赵玥一眼,脸立马就红了。

  平时看赵纯天比较奔放,宋仁晰比较内敛,事实上,宋仁晰才是那个风风火火的。

  第二天,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宋仁晰笑听老人言,不再单恋一枝花,挪位到别处去了。顾梦等公交挤地铁来得比较晚,冲进课室后便放下书包拿出书,刚好铃就响了,早读了。

  “呼!”顾梦松口气翻开书,眼眸看见隔壁桌的柠檬水,心想赵玥真有时间,这太空瓶不错,柠檬切得挺好看的,不错。

  想着就拿起来笑着说:“这个不错。”宋仁晰说:“是啊。”顾梦没反应过来,兀自打开瓶子嗅了嗅,“改天你也帮我弄一个吧。”宋仁晰:“……”

  “那是我姐弄的。”宋仁晰说。顾梦这才抬起头问:“没听说你有姐姐啊。”

  “哎哟,吓死宝宝了!”顾梦拍拍心口,怎么忘了她的同桌不是赵玥了?

  后面两个捂着嘴憋笑,宋仁晰扬起嘴角拿过瓶子合好,说:“好的,我跟我姐说一声。”顾梦斜过眼看了赵玥一眼,赵玥立马不敢笑了。

  顾梦红着脸转过身,没事,反正下课宋仁晰可能就要走了,这没什么的,没什么的。

  一天过去了,宋仁晰并没有走,并没有走,并没有走!

  傍晚回家,宋仁晰问在厨房忙碌的母亲:“我姐呢?”母亲从池里捞起一条已被开膛的鱼,说:“她高三,哪有那么快。”宋仁晰转过身回房间,母亲这才抬起头,不对啊,他怎么会提他姐了?

  想想早上,宋仁晰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宋仁馨。

  宋仁馨拿着他的瓶子说:“仁晰,你听我说,这柠檬啊,可是大有好处,不仅可以美容美白,还有利于子宫收缩……”宋仁晰夺过瓶子打断道:“我不需要美白,而且,我没有子宫!”宋仁馨愣了愣,漂亮的脸一下子眉开眼笑说:“对哦,你没有子宫。可是你还是需要美白的,虽然你已经很白了,亲爱的弟弟,你听姐一句劝,多喝点我自制的柠檬水,保准你天天有好变化。”

  “够了,你好好学习,好好高考,美白和子宫,你自己钻研去,还有,以后别碰我瓶子!”宋仁晰背起书包走掉。

  晚饭时,宋仁晰和姐姐在饭厅分碗筷,他说:“你的柠檬水不错。”宋仁馨想都没想,哈哈大笑,和她典雅的外表完全没关系,说:“不错是吧,我还有好多呢!你多喝点!”

  顾梦躺在床上,总结一天的收获,这个老师讲了什么,那个老师讲了什么,嗯嗯,好像都懂了。再想想今天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嗯嗯,赵玥和赵纯天两个人挺有趣的,两个人的对话就是笑话,筱欣上厕所又忘记带纸巾了,楚楚去文科班瞧见了好多美女,心花怒放,嗯嗯,挺有趣的。额,今天好像和宋仁晰说了什么,哦,什么都没说,这是一场误会,对,误会,好,睡觉。

  一个星期后,顾梦习惯了身边的新同桌,说实话,新同桌确实是个可怕的人物,一道题他可以拿出五种解题思路,记住一个单词就可以联系出其他是个有关系的单词,除了这一点顾梦还需要时间去不再妒忌以外,其他都可以接受。

  今天出门,顾梦本来想带伞的,但是碰巧和余岸一起出门,余岸的眼睛一瞥,她就忘了要干嘛了,立马穿鞋快快走人。

  交物理作业的时候,宋仁晰大长腿抱着一沓试卷走得飞快,顾梦纠结良久才把昨晚算出来的答案写上去,抬起头人就不见了,从座位上起来就去追他,还好走廊人不多,顾梦喘着气把宋仁晰拉住,然后把卷子扔给他,说:“你走太快了,差点追不上。”追不上她就要被物理大大分尸了。

  宋仁晰垂眸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顾梦,顾梦犹豫了一会儿后不爽地说:“行了,你腿长了不起!”宋仁晰一听居然开怀大笑,朝她点点头然后又以刚才的速度下楼交卷子。

  什么人啊,唉。

  赵纯天在厕所问宋仁晰:“什么时候你这么开朗了?”宋仁晰冷着脸说:“我一直都很活泼开朗。”

  “妈蛋,我就没见你笑过,四年!”

  “因为你没get到我的笑点。行了,我走了。”说完拍拍赵纯天的肩膀。

  “丢!你能洗个手再来摸我吗?”

  顾梦家比较远,中午没回家吃饭在食堂解决,结果下午最后一节课雨就下了起来,一直到下课雨都没停,其余几个有伞,但都不顺路,顾梦就让她们先走了。本来于莉也没带伞,凑巧她遇到一个认识的人有带伞,还顺路,顾梦就把她推走了。

  她在楼下看着人越来越少,手里握着手机亮了屏又暗了下来,她想起很久之前也是这样下雨,她拨了个号码让父亲的司机过来接她回家,回到家就看到父亲不悦的脸,他说:“下雨而已,不要这么娇气。”从那以后她就习惯了随身带伞,可惜今天被余岸打乱了,没有带伞的她也试过淋雨回家,但那时候还小,校服也不是白色的,这会儿她已经高中了,白色校服一淋湿自然什么都被看见了,纵使再惧怕父亲,她也不想这样。

  “没带伞?”

  不知什么时候身后冷不丁地站着一个人,此人不是谁,就是活泼开朗的宋仁晰。

  顾梦没有说话,就当是默认吧。

  “你家在哪?”宋仁晰撑起湛青的伞问。

  “很远。”顾梦回答。

  “我送你回去吧。”宋仁晰看着顾梦说。

  顾梦抬起头,怀疑自己听错了。

  宋仁晰面无表情,抬起眼看天空,说:“这雨没那么快停,如果我们有幸一直跟着陈老头,估计这两年我们都得是同桌。”上学期突然换座位是因为赵纯天以变化一下学习环境为由鼓动的,目的就是调到宋仁晰前面,不要问他为什么,他也不知道赵纯天在固执什么。

  “所以,好好相处吧。”宋仁晰回过头看她,一下子就变了脸,笑眯眯的说。

  顾梦犹豫着,但是除此之外,好像真没别的办法了,于是她说:“那好吧,谢谢你,你送我到校门口让我打辆出租车就好。”学校在市区内,打辆车很容易的。

  宋仁晰点头,于是两个人就撑着一把伞走到了校门口,然而顾梦万万没想到,下雨天出租车都载满了人,天啊!

  “我还是送你吧。”宋仁晰撑着伞说。

  也只能这样啊。

  两个人走到马路对面等公交,好不容易等到了又在公交里挤成一团,换乘了两趟终于来到地铁口,本想让宋仁晰送到这里就好了,想想出了地铁口还得找公交,找到公交还要步行十分钟进小区,她还是把宋仁晰留着吧。

  经过半个钟头多的颠簸,他们终于走出地铁,夏末天色暗得比之前快,但雨却没停,宋仁晰撑着伞跟着顾梦走,顾梦问他:“你记得怎么回吗?”宋仁晰点头,知道怎么去地铁口就好了。

  走在那段十分钟的路上,宋仁晰突然问:“你早上说你追不上我?”顾梦笑着说:“是啊,本来腿长还走那么快。”宋仁晰嗤笑,低头说:“要不,我追你?”顾梦没反应过来,回答:“你需要追吗?三两步就走到我身边了。”宋仁晰挑眉道:“你确定?”

  “干嘛不确定。”

  说完这句话刚好走到家门口,宋仁晰看了一眼门牌:顾宅,271号。

  “好,我追你。”宋仁晰坚定地说。

  顾梦点头,把钥匙一顶,门就开了,回头问:“要不要进去坐坐?”宋仁晰摇头:“晚了,我要回家了。”也对。

  顾梦朝他挥挥手,用手遮着头往里头跑去。

要不,我追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