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就差摔成残废了

  让顾梦万万没想到的是,不负责任的官员为了自己的兄弟,真的就不负责任的把宋仁晰的参赛项目减了三个!他现在只剩下三个项目了!

“你这样会有损我们班的名誉!”顾梦趁着宋仁晰不在愤愤的说。

“让他一个参加六个才有损我们班的名誉!搞得我们班没人了似的,你瞧瞧,把他弄走我们班多少人又有了机会!”赵纯天捏着名单让她看。

确实是这样的,把他弄走就多了三个名额,有了三个机会,他们这个班是学习最好的,同时也是最活跃的,一有什么节目就算没赢头他们也会往里头栽。

“他是不是跟你讲了?”顾梦踢着脚边的杂草问。

“这有什么不可以讲的,”赵纯天回答,“别看那小子平时爱理不理的,他很高调的。”

我已经知道他很高调了,真的。

赵纯天走在前面又回过头来说:“顾梦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我没觉得仁晰哪里不好啊,他参加那么多个,怎么可能都拿第一?而且还有体育生知道吗?”顾梦抬起头回答:“我没觉得他哪里不好,是我不想!我和他个性百分百不一样!”赵纯天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校运会半个月后举行,顾梦好不容易安抚完几个小伙伴,自己和宋某人什么关系都没有,是他开玩笑!她想事情应该就这么过去了,参赛的人放学后都会去集体训练,所以就没有去看过一次,毕竟校运会后就要举行月考,哪有时间管那个。

校运会举行前天是校庆庆典,所有的学生都去礼堂看节目,在食堂自己带东西聚餐,在操场玩游戏,一天过得不亦乐乎。张瑞斯来找顾梦时她正在和于莉比赛踢毽子,输的人要替对方写完由于校庆而产生的所有数学卷子。最后是顾梦赢了,但是她怎么可能叫于莉写呢?

张瑞斯倚在铁网边抱手微笑,他还是喜欢看顾梦笑的样子,她笑的时候眼尾仿佛镶了钻般闪亮,风从平底吹来,把她脸边的长发吹开,露出线条优美的侧脸和光洁修长的脖子。第一眼看见顾梦他就被她这样的美所吸引,她美得低调却足以吸引人,张瑞斯摸摸自己光滑的脸庞,微笑的向她走去。

“今天好像很开心?”张瑞斯走过来摸顾梦的头。

顾梦笑着抬起头,她习惯和张瑞斯这样的相处,完全没注意到于莉等人八卦的眼神,说:“是啊,难得一个星期不用上课,先玩了再说!”张瑞斯斜过头说:“明天我网球比赛,你还记得吧?”顾梦点头道:“放心,我保证去丢你的脸,哈哈哈!”

“欢迎欢迎!”

这时候张瑞斯的朋友们过来找他,眼里不明笑意看了一眼顾梦然后把张瑞斯给扯走了。

马雯丹跑来拉着顾梦的手问:“你这样仁晰呢?”其他几个也把她围起来问。顾梦一想起某个约定,一下子没了兴致,说:“我和他只是普通同学,他上次闹着玩的你们也信,我和张瑞斯……”她正要说就看见一颗羽毛球飞了过来,好巧不巧正中砸到了顾梦的头,羽毛球轻,也没感觉有什么。赵玥气愤的回过头正要破口大骂,这到关键时候这特么哪来的球!一看到来的人就噤了声。

宋仁晰的羽毛球拍朝地面一扫把羽毛球扫起来,看也不看她们一眼,就走了回去,他的搭档倒是看着她们,看宋仁晰走回来后,就和他继续玩了下去。

“我和他没关系。”顾梦强行压抑自己的紧张,冷静的接下去说。

但是她们已经没了下去的想法了,很明显宋仁晰就一直在旁边冷眼观看,这要再讨论下去,谁敢保证飞过来的不是羽毛球拍?不过几个人做了个约定,无论怎样,她们都只相信顾梦,她愿意跟谁交往,或者不跟谁交往她们都毫无条件支持。

晚上顾梦心烦意燥,坐在书桌前怎么也看不进去,觉得这些字都会飞!满世界乱飞就是不肯飞进她的眼里,于是想出去透透气,走到露台支着栏杆看风景,低头看见余岸的妈妈和自己的父亲开车从车库出去,她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生母,虽然母女二人感情不深,但顾梦仍旧会思念她,而母亲一走就断了联络,唯一能知道的只有新闻上她的新品发布会。

想着这些就更烦了!

她干脆去洗簌然后一点作业都不碰就去睡了。

虽然校庆不上课,但还是规定要按平时时间上学,顾梦把自己的练习拿出桌面,打听好网球赛的时间,然后低头一边听歌一边写练习。赵玥有短跑比赛,她看顾梦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就让她滚回来休息了。所以顾梦也就剩下张瑞斯的网球赛和篮球赛要去光顾了。

十点她把门锁上出去看网球赛,走出教学楼就听来往的一对女生兴奋的说:“你听说了吗?宋仁晰有游泳比赛!”“听说了啊,不都结束了吗?他好像是什么项目来着的,反正第一名就是了。”

顾梦叹口气,才三个项目,赵纯天,你真的够哥们儿的!

赵纯天和宋仁晰在更衣室洗澡,隔着一张板,赵纯天幸灾乐祸的说:“我已经能知道结果了,仁晰,你就是全赢了也没希望。”另一边的宋仁晰不说话,赵纯天继续说:“你看看,连你比赛都没来看。”

“她知道结果就行。”冷冰冰的声音从隔壁回应过来。

“好吧,你喜欢就好。”

十点顾梦准时去看球赛,在观众席上看到楚楚和筱欣,两个人一手一把爆米花,真把这里当影院了。

“嘿!”顾梦两只手往她俩头上一拍。

两个人捂着头转过身看她,筱欣隔着楚楚伸手去拍她。

“张瑞斯的你倒是来了啊!”筱欣抓一把爆米花往嘴里塞。

“那还用说,都答应了。”顾梦手伸进楚楚的爆米花袋里抓爆米花。

楚楚捂着自己的爆米花,一副你要抢我儿子吗的表情。

比赛开始的时候顾梦目不转睛的看着张瑞斯,楚楚试探地说:“我虽然不在理科班,但是我也是有听说的,昨天……”顾梦知道她要说什么,立刻打断她,说:“认真看比赛!”筱欣拍拍楚楚的手背,两个人接连叹气,顾梦够仗义,人品够好,但是就是不爱把自己的事说出来,宁愿自己被闷死也不说。

网球比赛的结果是张瑞斯单打冠军,顾梦开心的走下台去祝贺他,张瑞斯拿出手机叫朋友帮他们拍照,两个人一起拿着奖杯的照片立刻就传上了网。

“三天后,篮球比赛,记得哦!”张瑞斯提醒顾梦。

顾梦背着书包去食堂,点点头,吃完饭回班里昏昏沉沉就睡了一下午。

回到家里又是烦到死,她看看日历,估计是好朋友要到了,每当好朋友要来时她就会特别任性,不看书,不写练习,不玩手机,吃完饭洗完澡就躺倒床上,心里默念,要怎样就怎样吧,任何一个科目的老师来都不管,反正我就是不写,我要睡了。

宋仁晰如往常般看看电脑,一刷,这是什么照片?MR_Z?什么破网名?黑了!

然后张瑞斯奇怪的发现自己的私人空间里的东西全没了!网名还被改成了“土鳖”,什么鬼!

也多亏了赵纯天帮他删了项目,不然这个预赛那个复赛在那个决赛的,他估计死掉了,本来报着就是想上体育课的,没想到来了那么一出。宋仁晰搭着赵纯天的肩,穿着白色校服说:“祝贺你足球比赛胜利!赵某好像对你有点刮目相看了。”穿着球服的赵纯天反搭回去,说:“那还用说!我可是每场比赛她都有来的,我比你有希望!”

三天后的篮球比赛如约而至,阳光浓烈的午后,赵玥把顾梦拉出来,顾梦捂着微酸的小腹,果然吧,好朋友到了。

“篮球决赛,群英汇聚,顾梦啊别憋在教室里了,快来看!”赵玥兴奋的说。

于莉也开心的说:“我们班的男生真是帅惨了,早上你在西操场看张瑞斯的,我们在东操场看我们班的,真的好精彩!”顾梦“呵呵”的笑,你们不扯我也会来,张瑞斯他们班也进决赛了。

三点后是决赛,A班对27班了,没想到他们最后会和同年级的班比赛,就把这当班赛吧!赵纯天朝观众席一望,他倒是没去看顾梦,只看到了赵玥被晒得微红的脸,两个人同桌到现在,没少拌嘴,但是很明显赵玥已经不排斥把他当好同桌了。

他可是整个班的希望!

两个班开始了比赛,无论是后辈还是前辈,都十分期待,高三是因为能参赛的项目不多,毕竟要学习,最后这几天已经开始上课了,能来的都是上体育课偷溜出来的。

男生们赌谁瘾,女生们则在场上连连尖叫,全校里能像高二理科A班这般屌炸天的班不多,很多人都想来看看这个真正德智体美劳完美的班级。

陈老头在赛场上流着汗鼓掌,场上的学生就是他的孩子,他肯定希望孩子能赢,不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后又捶胸顿足。

顾梦在周围人中的尖叫声中沉默,她看着阳光洒满的篮球场,她不知道究竟希不希望宋仁晰赢了,他们在场上胶着,不分上下,宋仁晰没怎么出头,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整个队都在他的带领下打球,比分一会儿明朗一会儿黯淡,真的是不到最后一刻不会知道结果。

最后一刻,比分是持平的,两个班都开始发狠了,27班有个打球特别灵活的,他从A班的一个人手里夺了球,开始往篮筐奔去,怎么拦都拦不住,看着情形A班是没希望了。顾梦突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她不应该开心吗?

然而在最末的宋仁晰跑了出来,赵纯天看到想拦住,宋仁晰这么跑出去,27班人都在那,很难说不会发生碰撞,但是他根本拦不住,看样子他是下了决心一定要抢到球了。

“子航!”赵纯天叫了一个队员的名字,子航立马跑去宋仁晰身边,其他几个也各自分工一些跟着子航和纯天去护宋仁晰,一些站到该站的位置,老大要出马了,他们一定要等着宋仁晰把球抢回来。

果然,在抢球时宋仁晰被撞到了手,赵纯天骂了一句“丢!”撞到他的人一脸错愕,显然不是故意的,这不是NBA,裁判没看出来,宋仁晰在那人的错愕中抢过球,一瞬间好像忘了手痛,运球走掉,被拦的时候他把球扔给别人,然后自己突出重围,他长得高跑起来也是奇快,走到篮筐下,抬起手接住球,站着的人立刻跑来护他。赵纯天知道拦不住他了,也只好帮他,反正废的不是他的手。

最后宋仁晰用力一跃,在篮筐上吊了两秒,然后整个人重重摔了下去。

观众席的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只听哨声一响,比赛结束。

陈老头焦急地挤进人群,看见宋仁晰大汗淋漓抱着手卧在地上,赵纯天过来扶他,慌张的责备:“妈蛋,你赢了!”

“仁晰,你没事儿吧?”陈老头说话声音都在抖了。

裁判过来,宣布结果,其他人都留下来,医护人员扶着宋仁晰去医护室,陈老头肯定是跟着了,他心里疼得啊,他教了宋仁晰一年,就没见过他疼得那样,整张脸都白了,眉毛也皱到了一起,咬着嘴唇不说话。如果说那个人那一撞让他疼,那那么由于被撞的摔就是要让他残了。

比赛结果出来了,顾梦来不及安慰张瑞斯,撇下小伙伴自己匆匆跑去医护室了。

赵纯天刚好从里面出来,顾梦喘着气问:“他没事吧?”赵纯天没好气的说:“能没事吗?现在是简单包扎,等一下要去医院!”看见顾梦的脸色一下子不好他讲得更带劲了,路过的人都停了下来,他说:“顾梦,我和仁晰是从身高还只有一米五的时候就开始一起打球的,我从来没见过他打球打得这样,这倒是第一次,你知道吗,他差点就摔残废了,你还让他参加六个!你有没有人性啊?啊?”顾梦被责备心里也不好受,但她没想解释,只是小声的说:“对不起。”赵纯天看她低着的头,发现自己好像讲得有点过分了,便说:“他自己也是神经,你进去吧。”

就差摔成残废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