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带你去做蛋糕

  顾梦站在门外,赵纯天推她一把:“还有没有同学情了,他的比赛你就这次去看了,现在摔伤了看一下怎么了?”顾梦想想,好吧,于是推开那扇门。

  只见宋仁晰坐在椅子上闭目休息,手用绷带绑着,他面色苍白,估计刚才那么一摔真的让他尝到十几年来最大的痛。

  赵纯天把门关上,顾梦回过头见赵纯天已经不在了,整个医护室就剩下他俩。她有些心虚的站在原地看宋仁晰,他睡觉的样子倒是很纯良。

  他是真的没那么摔过,在那最后一刻他来不及多想,来不及计算成功的概率,这次比赛能赢也许是幸运的。

  正当顾梦在一遍又一遍打腹稿时,门被打开了,是陈老头,宋仁晰听见动静睁开眼。微风穿过纯白的窗帘,地上橘黄色的阳光在黑影中闪烁,他看到顾梦穿着短袖校服摸耳边的头发,有些尴尬的向陈老头打招呼。

  “嗨啊!”顾梦说。

  “哦,”陈老头有点没反应过来,随即说,“顾梦啊,中国好同桌!”

  她干笑,听见椅子移动的声音,回过头看原来是宋仁晰站了起来,对他们微笑。陈老头立马说:“仁晰,你说的那家医院我们联系好了,你家长有点忙,我开车送你去吧!”宋仁晰点点头,然后看了一眼顾梦,顾梦说:“那个,我,一起去看一下吧!”宋仁晰倒是拒绝了,抬起没受伤的手拍她的肩说:“不用了,太晚了你先回家吧。”顾梦愣了愣,然后点头:“哦。”

  “走吧走吧,”陈老头对宋仁晰挥手,然后对顾梦说,“回家小心点啊。”

  顾梦恍恍惚惚地回到家,晚饭时也是心不在焉,父亲问了她几次话她都是后知后觉,回答得断断续续,这一下子就更加让他不满了,但是他不会问她原因,她也习惯了不阐述。

  她坐在书桌前不知道该先做什么,她已经将那些卷子赶完了,好朋友也如期而至,现在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宋仁晰,她又在想,她现在是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吗?她还要建设社会,报答人民的!但是她不应该想吗?如果她真的不管不顾是不是太没心没肺了?可是她要是走出这一步了,又好像是她等不住了,尽管她是单纯的同学情,那她要怎么办?

  “怎么办嘛!”顾梦额头砸到桌面,这样的状态学习什么呢?她这次考试肯定完了。

  这时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不耐烦地拿起来看,陌生号码,肯定又是骚扰的了,买你个狗屁保险!先拿你开刀!

  “喂?”顾梦没好气的拿起手机。

  “顾梦吗?”宋仁晰坐在客厅和父亲看新闻,嘴边荡起迷人的笑容。

  “啊?哦,是我,那个,你是……”顾梦惊呆了,这声音,不会是宋某晰吧?

  “嗯?”

  “仁晰吗?”

  “是我。”

  顾梦差点把手机扔了。她干笑两声,问:“你怎么有我的号码啊?”宋仁晰轻松的回答:“通讯录。”顾梦真的要去撞豆腐死掉了,居然忘了一开学就做好的通讯录。

  “手还好吗?”顾梦觉得气温骤然上升,即刻把空调下调。

  “没事,弄好了,摔在左手,影响不大。”

  沉默。

  宋仁晰也有点紧张,看了一眼客厅的人,起身走进房间,这种奇怪的感觉他真没体验过,好像遇上顾梦后他遇到了最痛的摔跤,最奇怪的心跳。顾梦手支在额头挠头发,这下好了,尴尬了吧?还说不会影响社会建设与发展。明明就严重影响了好吗?!

  “你肯答应我了吧?”宋仁晰背靠在门后,思忖了良久,觉得这句表达比较好。

  顾梦做不到装傻了,人活着就要一言九鼎,浩然正气!她对着窗户笑了笑,回答:“当然,说话算数。”宋仁晰松口气,她要是不答应,他也不知道他会怎样。

  两个人东拉西扯几句,顾梦觉得好朋友来得有点多,可能是情绪问题,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把手机挂了。出去房门喝口水,这南方,明明就10月份了,这怎么还这么热!

  手里握着一杯水上楼,经过余岸的房门时听到里面有摔东西的声音,不由得停下脚步,只听见余岸生气的说:“你够了,我不想再听下去,你如果要继续讲,那我就走!我走还不行吗?”说完没来得及让顾梦反应,门就开了。

  余岸看见顾梦,先是惊讶,然后不明情绪的把门重重的关上,顾梦不知道里面是谁。

  他背对她站着,手还停在门把上,顾梦吞吞口水,握着水准备回房间,在抬腿之际,听见他低沉的声音响起:“你听到什么了?”顾梦僵硬着身子,握杯的手紧了紧,回答:“你好像很生气,不要太生气,我刚经过,没想过要干嘛。”余岸转过身,手依旧紧握门把,英俊的脸写满不悦,顾梦抬头看了看他,低下头眨眨眼,咬唇走开。

  “你等等,”余岸叫住她,“以后不要和我妈说太多话。”

  顾梦没有回头,只是点头轻声应了声,然后继续往前走。

  顾梦走后,余岸整个人就像被抽了魂似的软了下去,蹲在门前把脸埋进膝盖,他不知道要怎么走下去,这接下来的路,他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没有退路。

  第二天是周六,顾梦下楼吃早餐,餐桌上余岸的母亲试图给余岸夹点东西,但是余岸立马把碗拿开,顾梦的父亲疑惑的问:“余岸,你挑食?”余岸点头,不说话,不去看任何人,顾自吃完早餐就上楼了。顾梦不由得看了他的母亲一眼,刚好对上,余岸的母亲瞥了她一眼,好像是她做错了那样,气氛立马尴尬了下来。

  难道昨晚的争吵与她有关?但是她没想明白自己做了什么。

  她看着桌子上的钟一分一秒的走,悄悄来到了九点,叹口气,手机响了,宋仁晰问她要不要出去。

  “出去吗?”顾梦问。

  “对,你想去哪?”宋仁晰刚换完药,懒洋洋地待在房间看太阳。

  今早的事让顾梦不想待在家里,也许是她太敏感了吧,但是不想。

  “去图书馆吧,下周四要月考了,我想去复习。”

  “好。”

  顾梦到的时候看见他穿着一件白色T恤和浅色牛仔裤,手被包扎挂在胸前,但还是掩盖不了他非凡的气质,惹得众人纷纷侧目。恰巧顾梦穿着一件黑色T恤和深色牛仔裤,头发高高束起在脑后,整张脸都在阳光下,好肌肤在阳光下闪着点光。

  “里面有位吧?”顾梦走在宋仁晰身侧问。

  “应该有。”

  二楼的位置还是挺多的,他们挨着坐了下去,话说这应该算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吧?请原谅他们是要建设社会的人。

  看书到一点多,顾梦自己感觉饿了,悄悄发短信给宋仁晰,问:“你想吃什么?”宋仁晰在桌上敲屏幕回道:“都行,你有好推荐的吗?”顾梦看向天花板,突然想到一个好地方,便敲回去:“我带你去做蛋糕!”宋仁晰挑眉,两个人对视一眼,开始收东西。

  站在蛋糕店前,顾梦笑着说:“这是我表姐开的,我让她给我们打免费。”两个人推开玻璃门,不凑巧顾梦的表姐在本店,不在分店。

  “没事,不用免费也行。”宋仁晰在店员满眼闪亮中说。

  “那好吧,我们进去吧。”顾梦背着包和店员走进制作房。

  玻璃外人来人往,这家店在市中心,名气挺大的,来订蛋糕和做蛋糕的人很多,走过的人看见橱窗内的宋仁晰都在 偷,拍 ,蛋糕店进驻了一个全身发光的面包师!

  顾梦的表姐看手机,不得不承认网络好神奇,这一下子就进到顾梦表姐的票圈里了。

  “哟,林楠,你们的面包师不错啊。”一个好朋友拍照给她。

  林楠不断放大,哇,好帅!但这不是面包师啊,手包着绷带呢,她是那种见色负义的人吗?这要是面包师,她的店不垮了她都要去烧只乳猪答谢众神了。旁边这个做蛋糕的还有点像面包师。

  “啊!”林楠从椅子上跳起来。

  丈夫站起来问她:“怎么了?一惊一乍的。”林楠一看,这不是顾梦吗?

  “顾梦上头条了。”林楠笑着说。

  宋仁晰站在一旁帮忙,问:“你会做蛋糕啊?”顾梦自信满满道:“当然!我可是厨房小王子!”宋仁晰笑了笑,看她熟练的手势,看来是真的。

  “诶,”顾梦用手肘戳戳宋仁晰,问,“我那道圆锥曲线没求错吧?”宋仁晰点头,说:“没错。”

  “我猜这次月考会考到。”

  “那我祝你心想事成。”

  “我猜题很准的!”

  两个人坐在一旁等微波炉完工,顾梦喜欢在蛋糕里加水果,除了榴莲,宋仁晰倒没什么要求。从微波炉把蛋糕拿出来后,顾梦准备涂奶油,问:“你喜欢巧克力的吗?”宋仁晰点头:“巧克力比较好。”

  “来,你来试一下涂图案。”顾梦把东西给他。

  结果宋仁晰指着一团麻线状的东西跟顾梦说:“这个叫彼岸花。”顾梦手在围裙上不断擦拭,彼岸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仁晰啊,你这是在一本正经的跟我胡说八道吗?”宋仁晰转转眼珠,好吧,确实不像。

  “你画吧,我真不会。”宋仁晰脸有点红,把东西还给她。

  顾梦认真的涂花边,把那团麻线认真改造后宣布完工。店员都在旁边称赞道:“这个真好看啊。来,拍张照片给我们当宣传吧!”两个人纷纷让开,店员又把他们叫回来说要求真实性,必须得制作者一起拍下来。

  “她就可以了吧,我只是在旁边看的。”宋仁晰说。

  “哎呀,害羞什么,郎才女貌,金童玉女,拍个照怎么啦?”店员坏坏的说。

  两个少年均觉得脸红,宋仁晰伸手把顾梦拉过来说:“他说拍我们就拍吧!”顾梦坏笑:“给我们免费!”店员哭笑不得,正好看到两个人正在对视而笑,好事的店员觉得这一幕好,立刻抓拍。

  “我看你也不缺钱吧,你干嘛老想免费,算了,送你们两杯奶茶得了吧?”店员拿下相机说。

  “可以啊!”顾梦乐了,她表姐开的蛋糕店有茶饮点心,为的就是让客人能留下吃蛋糕,不仅客人觉得有情调,店里也能有额外收入。

  两个人喜滋滋的坐在玻璃边吃东西,三四点的阳光铺在蛋糕上,顾梦切蛋糕,他们做的这个蛋糕不大不小,刚好遇到顾梦肚子饿,应该吃得完。

  宋仁晰拿叉子吃蛋糕,点头说:“不错。”顾梦得意道:“那是!”

  果然心情不好吃点甜食就是好。心情一好,她看宋仁晰也就觉得十分顺眼,一顺眼就想使坏,手指粘了点奶油趁他不注意,立刻往他脸上抹去。

  宋仁晰感觉脸边凉凉的,手一抹,居然是黑黑的奶油,他看顾梦抱着肚子笑,眼睛微眯,弯起嘴角往顾梦的脸上把奶油抹回去,顾梦躲闪不及白皙的脸庞多了一抹黑色。

  “嘿!不要浪费!”顾梦笑着说,拿纸巾擦掉脸边的奶油。

  “是谁先浪费的啊?”宋仁晰吃了一口蛋糕,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说,“帮我擦掉吧。”

  顾梦看他的手,好吧,帮你咯。

  抹着抹着掐他一把。

  “哈哈哈哈!”

  “啧!”

  宋仁晰捂着脸说:“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话虽这么说,但是他没生气,心里反而有种奇怪的感觉。顾梦嘴里含着叉子,其实她也不知道原来她是这么无理取闹的人,然后她斜过眼看他,反正她就觉得跟眼前这个人可以无理取闹。也许从第一眼讲腿长的事情的时候就这样了吧!

我带你去做蛋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