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可能要走了

  赵玥很快就被送进手术室,顾梦半夜咳嗽咳到背疼,躺在床上难以入眠,吃了很多药物都治不好。 “顾梦,我们会替你去的,你不要勉强了。”在班门口楚楚安慰顾梦。

“我已经吃了很多药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好不了。这么一咳都咳了两个星期了。”顾梦沙哑着声音说。

“都叫你请假休息了,不差那一两天的课。”筱欣说。

“唉,可是我还是很担心赵玥。”顾梦又开始咳,咳了好久才缓了下来。

在好友们的劝说下,顾梦只好答应放学回家休息,如果实在好不了就去小题大做挂个教授级的号去看一下。

下课后顾梦趴在桌子上,咳得喘不了气,宋仁晰皱起眉拍她的后背,叫她喝水。

“你怎么咳这么久?”宋仁晰问。

“不,咳……知道啊。”顾梦赶紧喝口水缓缓。

“有痰吗?”

“有点。”

“颜色呢?”

“白色的吧,很难咳出来的。”

“会流鼻涕吗?”

“不会啊,就咳嗽,咳到头疼。”

顾梦斜过眼看宋仁晰,这位同学这样子,有点像老中医啊。她这么一想就笑了,刚好遇到咳嗽的劲儿,不凑巧就被口水噎着了,咳得更厉害了。

赵玥去养病期间赵纯天整天魂不守舍,放学回家宋仁晰想想还是陪他走走吧。

赵纯天叹口气,说:“她病得好严重啊,我昨天去看她脸色还是跟僵尸一样。”宋仁晰手搭在他的肩上安慰他:“阑尾炎而已,割掉就没事了,保证长命百岁。”赵纯天还是一脸悲伤,宋仁晰觉得不对劲,便问:“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有什么事吧?”赵纯天和宋仁晰平时看起来互损互相挖墙脚,但两个人究竟有没当对方是兄弟,都是心知肚明的。

毕竟是好基友。

“没事啦,我就是,瞎操心。”赵纯天耸耸肩。

宋仁晰见他不肯说,也就没再过问。

晚上顾梦吃饭一直咳,父亲皱着眉头看她但是不说话,余岸终究做不到冷眼相看,叫阿姨盛碗汤过来给她送饭。这时余岸的母亲脸又黑了。顾梦本想不喝的,但是不喝又吃不了饭。

从小一生病父母就是皱眉头,顾梦后来就特别不喜欢生病,在身体痛上几分好过心累几天。

第二天顾梦去到学校,看见赵纯天趴在桌子上转笔,眼睛痴痴的看向窗外,不知道是看漂浮的云,还是无形的风。

“纯天,你没事吧?”顾梦放下书包后问他。

赵纯天摆摆手说:“没事,哪能有什么事。”她回过头正打算把书包塞进桌肚里,却怎么也塞不进去,低下头一看,这是什么?她拿出来定睛看,这不是药吗?她打开白色的塑料袋,里面有三包分好的中药,每一种中药都包装得很好,看起来十分干净,不像外面诊所那样混在一起而且全是土的感觉。

“中药副作用小一些,你带回家煮了吧。”宋仁晰放下手中要记的单词说。

顾梦想起昨天宋仁晰老中医的模样,一脸疑惑。宋仁晰像个读心者那样说:“我爸是医生,你吃西药吃不好,试一下中西合璧。”顾梦觉得全身都暖暖的,勾起嘴角说:“好,我带回去试一下,谢谢。”宋仁晰觉得不自在,侧过头不让她看他微红的脸。

赵玥躺在病床上看窗外的江河,江上船只悠闲的行走着,在拐弯处平静的江面被高楼阻断,船只仿佛是被高楼的窗子吃了那般消失,又被吐出来。她的伤口恢复得不错,医生查房时也没说什么,筱欣她们也会把笔记拿过来给她看,但是她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

楚楚和于莉还没住宿,放学后时间还比较充裕,就经常来看她。

病房里还有其他病人,她们说话也尽量轻声细语。说着说着,楚楚突然问:“赵玥,你和纯天好像特别好呀,你不知道,我们班乃至整个级,甚至是小师妹们,心都碎了。”于莉也笑着打趣:“不会顾梦和宋仁晰是假,你们俩是真的吧?够低调啊!”赵玥不自在地说:“哪有!”

“那天他真的好紧张你啊,相信我们,旁观者清,真的!”于莉瞪着眼睛说。

“你们不要动不动就脑补出一部韩剧来好不好?我俩是同学情!”赵玥有些激动,但又不得不压低声音说。

“哦。”楚楚低下眼睛摆个鬼脸应她。

话是这么说,她虽然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是心终究是比顾梦细。虽然比不上一些敏感的女孩,但有时候的感觉还是挺灵敏的。她能感觉到赵纯天不太一样,每每想到这里,她又不肯承认他不一样,她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赵纯天对谁都一样。可是每次马雯丹把赵纯天的笔记给她时她又把论点小心翼翼的驳倒。

记得第一次坐在一起上课,赵玥惊讶地问他:“你不做笔记的?”赵纯天盯着黑板说:“不做,除了英语,有些笔记最好课堂记到脑子里,回家自己整理更好。”赵玥心里说好像很屌的样子。她也试了一下,结果根本做不到像他那么神奇。有一次班里有个长相甜美的女孩过来,对赵纯天甜美的笑说:“纯天,我可能要请假几天,你能帮我做下笔记吗?”说完笔记本也放了下来。赵纯天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女孩是他的前同桌,肯定知道他这小癖好,便说:“你上课又不做,你帮我做了回家就不用做了嘛!”

“做笔记我就听不了课了,我真帮不了,你找别人吧。”赵纯天拿起笔记本要还给她。

赵玥觉得女孩都要哭了,好像是表白被拒一样,拿过笔记本委屈地走了。

她那时候在校医室也没想起来他不做笔记,来到医院细想才想起,于是她也就不指望他了,麻醉醒来后就让家人打电话给筱欣她们过来时把笔记也借给她。只是她没想到,赵纯天做了笔记,但是形式和筱欣她们的不一样,马雯丹说:“你的同桌一下课就整理笔记了,中午都没回家,饭都是顾梦打给他的。”筱欣点头说:“够哥们儿。”她也就笑笑。

她现在看着赵纯天做笔记的A4纸,有时候筱欣她们住宿忙,没过来,赵纯天就会亲自过来把誊抄好的笔记给她,还抱怨道:“抄双份笔记手都要酸死了。”

她叹口气,是她想多了?青春期,豆蔻年华,少女思C?她想下去脸都红了,不对不对,赵纯天是个热血好青年,作为一位热情,乐于助人的好青年,赵纯天是在做着他的份内的事,对对对!

顾梦看着阿姨将每一种中药拆开,倒进电子中药壶里,阿姨感叹道:“这药可真干净,包装得真好!”顾梦甜甜的点头,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一脸甜蜜,说:“是啊,吃完应该就能好了。”阿姨回过头问她:“你这药在哪抓的啊?”顾梦眨眨眼回答:“我一个同学的父亲是医生,跟他拿的,我也不知道在哪抓的。”阿姨贼笑问:“哎哟,同学啊,那么好,男的女的?”顾梦红着脸急忙回答:“女的,肯定是女的啊!”阿姨有意捉弄她,说:“看你这副模样啊,就知道是男同学了。”顾梦直起腰有些心虚的否认:“哪有!”

药在煮着,余岸的妈妈从二楼下来厨房喝水,闻到药味后不满的说:“这药味儿,够冲!”阿姨想还好顾梦不在,不然又是一场死局。

赵玥住了几天院就出来了,但她还是坚持要住宿,学校考虑赵玥的身体素质,就让她不用勉强一定要跑步,时间充裕可以跟着跑,实在紧张就算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这种生活方式,千万别把身体弄垮了就好。

经过再一次月考后就开始准备期末考了,赵玥咬着豆浆的吸管想着,这是要喝呢,还是不喝呢?自从她出院到现在,赵纯天就会每天给她带点东西吃,今天则是热乎乎的豆浆,而且他就那样盯着赵玥素净的侧脸,不喝完不离开。

顾梦回过头叫他们把作业传上来收上去,看到这幅奇怪的场景,只好回过身手捏着试卷悄悄问身边的人:“这个,纯天会不会夸张了点。”宋仁晰点头说:“是夸张,都没说清楚就这么强迫人家。”顾梦把试卷扔给他,说:“你去收!”宋仁晰把试卷递给第一张的女生说:“你去收。”那个女生推推眼镜,没弄明白就被推出去了。

一直到期末考的前一天,赵纯天跟宋仁晰说:“我可能要走了,可能是下学期,可能是高三,但我应该会高三走。”

我可能要走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