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年岁不变

  第二天,顾梦穿着军绿色的短款毛呢外套,黑色紧身裤下楼,余岸坐在饭厅看书,父亲从客厅走出来看见女儿,不由得有些恍惚,她已经长成这样了。

长发高高束起的顾梦看起来十分清爽,一身贴身的搭配给人一种英气利落的感觉。她向父亲和余岸问好,然后低下头掩着情绪走去穿短靴。

“早点回来。”父亲站在后面,语气貌似有点柔软。

但是顾梦没有察觉到,她在他们面前总是特别紧张,自然是能多快闪走就多快。

门关上后顾父的眼睛依旧没有离开那扇门,站了良久才转身走开。

她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了自己交际圈,他才发现,他一点都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她的眉眼有着他年轻时的痕迹,但是又有着她母亲的神情,还有她自己独有的温和内敛。

余岸的眼睛从习题中稍稍移开,看窗外顾梦推开铁门离开,他感觉她最近心情都不错,而且比之前爱外出,以前是没有的。他虽然搬进来不久,但是他没有一天不在注视她。

顾梦和宋仁晰约好要去逛花市,一大早就兴冲冲地醒来,刷牙的时候想想昨晚好像有人打电话给她,感觉是赵玥。她看着镜子,甩甩头,对不起,朋友,我还是比较爱看花。

花市人山人海,花车穿城而过,为这座由于外乡人离开后冷静寂寥的城市增添许多年味。由于很多人都涌来这一处,免不了推搡,宋仁晰担心顾梦会被人群冲散,一直牵着她。其实人少他也牵。

他们在一起一个学期了,宋仁晰只牵过她的手,而且是在不久前爬山才牵的。平时在学校两个人为了不让老师同学注意到经常不说话,更多就是寥寥几句话后相视一笑后就默契地聊学习。走在路上遇到了也是点点头就擦肩而过,看起来和普通同学没什么区别。所以在没有人能注意到他们的时候宋仁晰就会牵她,弥补在学校时的失落。

顾梦走在宋仁晰的身侧,感受他的手的温度,暖暖的,他长得高手也比较大比较厚,牵她的手时能把她整个手包住,让人感觉很安心。

她很怕人多的地方,一看到一大波人在面前她就会恐惧紧张,但是走在他的旁边她就不会,她知道他会带着她穿越这茫茫人海。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微笑。

两个人走到一株君子兰前停下,顾梦盯着它出神,宋仁晰问:“怎么了?”顾梦瑶摇头回答:“没事。我想起我妈很喜欢这种花,她说长得像蝴蝶。”

“要买一盆回去送她吗?”宋仁晰的手指点了点花盆上的纸花。

“不用了,那么重。”其实是买回家也没用,她又不在。

两个人又缓缓地走,路过步步高,金钱树,迎春花,桃花,银柳等植物,宋仁晰突然问:“你喜欢什么花?”

“啊?”顾梦回过神道,“都挺喜欢的,夹竹桃不错,但是它有毒耶。”

宋仁晰浅笑,握住她的手说:“如果不是今晚要去见姑姑那里就可以今晚来了。”

顾梦抬头看他柔和的脸,心想这人怎么能这么好看,人比花儿美。

不过确实是这样的,晚上的花市会有五颜六色的光,花车的形势也会更多,在色彩斑斓的灯光装饰下更加漂亮,是不可多得的人造美景。

“没事啦,明年嘛!”顾梦另一只手放在他牵住她的手的手上,笑呵呵地说。

明年?

宋仁晰笑着点头。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这句话比永远还美。

年岁不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