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关于不介意的事

  早上出去看完花儿,顾梦中午就对着赵玥犹如枯叶的脸……这落差……

“怎么啦?”顾梦拿起筷子准备吃饭,但又放下,餐厅人不多,老板坐在吧台后面玩手机。

赵玥摇摇头,想要说话,但又怕忍不住哭出来。

顾梦看着自己那盘咖喱饭,渐渐在寒春中冷掉,心在流血。

良久赵玥才说:“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答应他,一起,他居然拒绝我了!”说着又开始掉眼泪,眼睛肿得像核桃,估计哭了好久。

这确实该死……

顾梦急忙抽出纸巾给她檫眼泪,心疼地问:“这是为什么呀?”赵玥抽着肩膀说:“他说他要走了,要回F省高考,怕考不回来。”

真没想到,平时大咧咧的乐天派赵纯天居然也会有不自信的时候,不过这可不可以说明他真的很在意自己的好友呢?

“那你呢,如果他真的考不回来,甚至考不好,或者连考试资格都没有了,你会怎样?”顾梦忧愁地问,如果赵纯天担心这些,那赵玥只要不在意不就好了?

赵玥果然停了下来,她只顾着自己尊严与心意被拒绝的问题,却从未想过这些。

是的,如果赵纯天回不来呢?如果他不能参加高考呢?她甚至不知道赵纯天家里的情况,就这么盲目的顾自悲伤。

顾梦看赵玥忽闪的眼神,看来自己是戳中重点了,便继续说:“赵玥,我和仁晰做得不对,我来道歉,其实你自己对赵纯天是很有好感的吧?不要说是青春期朦胧的感情,有时候这种朦胧的感情有可能成为一生的幸运或者遗憾。”

她对于爱情虽然有点粗线条,但是还是有自己的一点见解的。

“纯天的情况没那么简单,他……没有双亲的。”顾梦遮遮掩掩地说。

赵玥这才抬起头看顾梦,顾梦有些难过地看着窗外,现在讲明也好,少点误会。

“他难产出来的,没两天母亲就过世了,后来父亲又出了车祸,那时候他还不会说话,宗亲们觉得很不吉利,也没人愿意收养他,好在离得远的在G省的远亲不介意,收养他一直当亲生儿子养,也没再生下自己的一儿半女……”顾梦拿起汤勺将咖喱汁与饭搅匀,想起那天爬山时宋仁晰向来冷漠,只有在无人注意时和她相处时才会露出淡淡笑容和讲出欠抽的话语的他,在提到赵纯天时也表露出了难言的不舍和悲伤。

“要在F省搞到学位要找很多关系,花费很多,可是纯天家境一般,之前是很不好的,但应该是因为确实重视纯天,收养他的夫妇俩很勤劳,这才有了点积蓄,但要做到万无一失是很难的。”顾梦看着赵玥,继续问,“所以赵玥,你会在意这些吗?”

沉默像一块巨大的冰块堵在两人之间,发出寒烟,顾梦却不肯放弃,一直看着赵玥茫然的侧脸。

突然,赵玥拿起汤勺喝将近冷掉的鸡汤,坚定地眼神放出光亮,看着顾梦,说:“这有什么,又不是只有高考能解决这些,而且他不是特别能玩电脑吗?不行就往这方面走,他考不回来那我就过去!以后再一起回来。”

赵玥在十分钟之内想明白,这些问题只是一个信念的问题。

她是一个理智的人,不会因为赵纯天长相或者成绩好,又喜欢自己,她就会动摇,对于物质她向来认为这种东西失去了终有一天还会再有,所以更不会在意。重要的是,在一段时间的相处后,她相信赵纯天可以信赖。

在这个还带着莽撞的年纪里,他默默地关注了她接近一年,知道她身体不好会唠叨她,会因为她的一句嘱托改变自己的习惯,会每天给她带早餐,明明机会就在眼前,他却硬生生放弃。

所以她要去敲醒他,别这么小心翼翼,她没那么脆弱那么不可靠,她愿意这样和他一起渡过这些劫。

“你说真的?”顾梦不敢相信,她以为赵玥对赵纯天只是一种好感。

“你说呢?”赵玥弯起嘴角,“我这人说一不二,你见我没经过大脑就胡乱说话过吗?”

赵玥开始吃饭,关于这些不介意的事,没什么好难过的。

————————————————————

偷得浮生半日闲。午安。

希望这篇停更了两个月的文再次续更给愿意读此文的朋友快乐和温馨。

关于不介意的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