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宋仁晰(番外)

  宋家每一代只有一个女孩出生,唯一一次好运一点的,便是宋仁晰的爷爷娶了个一族都生双胞胎的宋奶奶,然后生下宋仁晰的双胞胎大姑姑和小姑姑,于是家族普天同庆,终于生了两个女孩!所以宋仁晰的两个姑姑从小就是被宋二爷宋三爷宋幺爷还有很多堂哥堂弟护在手心里的宝。

到了宋仁晰这一代,就只有他的姐姐宋仁馨这一个女娃。说起来,宋仁晰本是带着全家族的期望出生的,即使是在医药世家,知道决定生男生女的决定权是在男方的宋家,依旧对一族全是女孩的宋妈妈给予厚望。在生下宋姐姐后,宋爸爸特别高兴,天天抱着护着,直到宋妈妈又怀上一胎。

大家都在想,这么安静的胎儿,连害喜都不让人烦的胎儿,是个女孩。于是五位爷爷齐聚一堂,还有五位叔伯各自翻阅字典,想着给这个孩子取什么名字好……经过三个白昼后,宋爷爷说,我这个孙女,就叫宋仁茜吧!

大家点头。

十月深秋,安静的宋宝宝安静的出生,哭一会儿就睡了,接产的护士喜庆的走出来对排满整条走廊的男人们说:“恭喜你们啊,是个男孩!很漂亮!”

……

宋爷爷看着睡得深沉的男宝宝,把后面一个字一改,改成宋仁晰,提醒众人,要清晰做事,特别是拿着手术刀的宋家人。

宋仁晰的脾性比较随内敛的父亲,很少哭闹,基本是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吃,所以宋仁馨觉得很无趣,一个很无趣的弟弟。

宋爸爸希望宋仁馨和宋仁晰以后能从医,继承他的毕生医术,但是,宋姐姐不爱医术,她想要从事航空行业,于是宋爸爸看看宋仁晰,他想要从事计算机行业……

宋家每一代都是从医的,无一例外,宋爸爸从小就疼姐姐,那就让她自己去选择吧,但是宋仁晰不行。所以宋仁晰从小就没被溺爱过,哥哥给他灌输的思想是要勇敢,弟弟给他的想法是要有责任感,爸爸给他的想法是,千万不要触碰医学,这个老男人,很烦。

又由于是生长于男性成员很多,不,应该是只有男性成员的家族里,所以宋家一直对女性特别有风度,自然他们认为女性还是比较稀缺的,所以遇到了就不要错过,当然宋仁晰也是这么想的。

高一的时候,宋仁晰由于数学成绩优异,被选拔进竞赛培训,和他一起的还有他的几个不错的朋友,这其中就包括粗心大意的赵纯天。

第一次培训安排在下午三节课后的第四节课,这意味着这群高一生从刚进学就要像高三学子一般上课到六点半才能回家。

这是宋仁晰第二次看到顾梦,第一次是在新生领奖台上,顾梦的物理成绩全市第一进入高中,理应获得一份奖励,他在她旁边,看见她打开证书,又合上,然后又打开,重复几次,终于合上。

第二次见到顾梦,是她一个人来培训,坐在后排,还是在他的旁边,不过隔了一条过道。

他偶尔看她一眼,她侧着脸,他只能看到她的鼻尖和睫毛,光滑的皮肤可以反射斜印的夕阳,那时候她的头发在肩上,顺着阳光生长。

上课的时候她不怎么做笔记,眼睛清明,确定她确实听得懂,这和他认识的一些女生不同,很多女孩子从初中开始就对数学产生厌恶,还有物理,她们无法理解一条公式究竟是怎么推算出来的,然而她的物理成绩全市第一。

就带着这些好奇,宋仁晰寡淡着脸继续听课。

当然到了第二次,是陈老头来培训,他估计知道顾梦以后会成为他的得意门生,第一次喊人起来回答问题就点到了顾梦。

顾梦显然是一个遇到突发状态会少根筋的人,她起身,对着陈老头拿出的粉笔说:“根号三。”陈老头有点懵。

“不是,是你叫你上来写一下解题步骤。”陈老头笑呵呵地说。

顾梦“哦”了一声就走上去,挠挠头,松散的头发轻轻晃动,她对于解题步骤这种东西向来不熟悉,不是少一步就是多一步,多一步还好,可是她经常少一步,要不然她数学成绩怎么可能是全市第三。

她硬着头皮写下去,从她落笔的时候,宋仁晰就隐约猜到顾梦应该有书法功底,字迹虽然清秀,但有着一股硬气,估计是个外柔内刚的人。

这道题不容易,是陈老头的下马威,他想看看不是他教出来的学生能不能解出来,毕竟顾梦那时不是实验班的学生,她的月考成绩却在实验班排名之内,他向来看不起重点班的老师教出来的学生,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但顾梦让他刮目相看,她的解题步骤虽然冗长,刻意加了很多不必要的步骤,但却是全新的思维,根据他的经验,能用这种思维解出这道题的,他教过的众多理科天才里,不超过五个,顾梦是第六个,他暗喜,一定要让她进自己的班级。

陈老头从来不会夸赞人,他能一边点头一边讲解就是最大的肯定,很显然这个恬静纤瘦的女生很受肯定。

她倒是有点懵,歪着头,美好的下巴就朝着宋仁晰这个方向,眼睛写着“不清楚这个老师在讲什么”。

也许她认为自己写的题有更好的讲解方法,但她没有讲。

从此宋仁晰就记住了顾梦,但很明显,顾梦连陈老头都记不得。因为她只去了两次培训班,第三次她就没去了,因为顾梦觉得培训班确实让她收获很多,但是也耽误了她学习历史政治的时间,这两科是她的弱点,她没想得什么奖,她只想进实验班,没了。

高中的数化生一步一步加大难度,单科排名里女生越来越少,但是顾梦一直在里面,宋仁晰去看排名榜,都不是看自己的,而是看她的,每次看见她的成绩不是在自己前面就是在自己后面,他就冒出一个想法,要不去认识她?

他也不爱麻烦,心里老想着另一个女孩,对其他女学生或明或暗的提醒他只会觉得又多了一件麻烦事,所以他不想换同桌,沉默的胖女生很适合那时的他,他受不了她们的聒噪,问他很多问题,明明就懂的题目还来找他,真的很烦。

渐渐地,顾梦的综合成绩也能排在他的后面很近的地方了,他路过操场,看见几个女生围着一个圈在踢毽子,那个头发已经快到腰部的女生迎着从茂盛的树叶筛络的阳光笑着,黑色的眼眸泛着光芒,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六月份的温度让运动中的她出了点汗,碎发有些粘在她的脸边脖子上。

他走开,决定一定要认识她。于是在开会时他没有好好讲话,就像一个小学生捉弄自己前桌那样有点无赖,很明显顾梦的生气让他觉得很有意思。

宋仁晰的家族里从来没有禁止早恋这一说法,反正男孩这么多,早一点娶个女孩进来是件好事,所以宋仁晰也没觉得早恋多罪恶,他觉得自己想认识她,想接近她,那有什么好犹豫的。

所以他很直接了当的就提出要不要和我谈个恋爱,当时顾梦给他的反应就是,果然家族里全是男的不好,他确实不太了解一个女孩如何才会接受另一个人。

那天陈老头找他聊天,说着说着,他面带难色,说:“仁晰,顾梦是个好苗子,高考她有很大的期望,你们……你知道我说什么的。”果然是带过他一年的老师,还是很了解他这个面上什么都不管其实行动上雷厉风行的个性。

但是他没有告诉顾梦,这没必要,他会让顾梦前进的,虽然两个人都是全能型的学生,但宋仁晰很明显基础比顾梦好,又因为接触各式竞赛了解很多题型,顾梦和他同桌后成绩一直稳步上升,综合科进步很明显。所以这没必要操心。

可是这个对什么都记不太清只记得知识的女孩,突然问他,你喜欢我什么,这个问题了,是不是说明他还是引起她的注意了?

他也不知道喜欢她什么,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他只记得第一次站在她的旁边,她的手反复打开又合上证书,第二次看见她安静的坐在旁边,睫毛扑簌,第三次他看到她清明又傻傻的眼睛……还有不知道是第几次,看见她笑得那么开心,几乎是每一次,他都深深的记在脑海里,尽管她根本就记不住他。

他回过头看她低着头抱着书,伞撑得很低,故意不让他看到她的脸,只觉得很想笑,他也不去拆穿她故意掩藏自己的羞涩,这份甜蜜还是自己享受好了。

不过这个回南天真的很难受啊。

宋仁晰(番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