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所以益母草是啥

  赵玥在火车站逗留了许久再走,因为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她站在门口擦眼泪,人家以为她是被拐来的,她只好不停吸气吐气,想着反正他是会回来的,没什么,回学校上课去。

顾梦一直心神不宁,直到赵玥拎着一大袋胃药回来她才放下心来,可算是回来了,她忙上前去问她:“医生怎么说?”赵玥哭过的嗓子有些沙哑,听起来就像是大病一场,她坐回座位后回答:“没事,按时吃饭就好。”

马雯丹和筱欣互相看了一眼,继续写午练,这事她们担心自己装逼不成反被戳穿,那就不好了。

现在对于他们来说,要先迎面斩掉期末考。虽然很残忍,但是在这个优胜劣汰的社会里,高中生们也在缓慢适应,对于一些在前几次月考失利的同学来说,如果这次期末考再失利,那就意味着他们将离开这个班级,离开一些资源。

回到学校赵玥清楚自己来不及伤心了,她可不想上演高考失利狗血剧。

赵纯天到达F省是已经是傍晚,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实在不敢想象他本该在这里生活,而且也不敢想象这里会有他的亲人,他们也许就藏匿在这些人群中,但是他怎么可能知道他们是谁,也是一位与他血缘最近的老人家,他爷爷,就已经在刚才和他擦肩而过了。

他走上前拦了一辆出租车,留意了一下这俩出租有没计时器,能不能用,才告诉地址然后坐上后车座。

他手机里有他未来的班主任的手机号码,他盯了良久,果然不是梦,陈老头已经不在身边了,再也不用听他损他了。

“到了。”司机停下车,冷着脸用方言说道。

赵纯天怎么可能听得懂,他跟着的是远房的亲戚,从小学的是G省的语言,只见他停下来,应该是到了,再次用普通话问他价钱。

“你是北方来的吧?”司机收了钱后帮他拿行李,问。

“不是啊,我刚从G省回来。”赵纯天从后备箱拿出行李箱回答,想想不对,又解释,“Z市比不上自己家乡好啊。”

司机没有说什么,只是顾自嘀咕道:“你小子普通话怎么讲得那么标准,还有股东北味。”赵纯天嘴角抽搐,就是为了这个?

确实,司机的普通话太普通了。

他尝试拨通他未来班主任的号码,班主任是个女人,她听说新来的同学到了,放下碗筷从办公室走出来,反正她当老师那么久了,班里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影响不大,何况是她现在带的那个班。

当她见到赵纯天一个人拖着箱子站在她面前时,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年走进班里还是会有风波的。

“老师您好。”赵纯天对于初次见面的人一向拘谨。

班主任烫着一头短泡面发,脸也扑了不少粉,穿着豹纹上衣,吓到了赵纯天,他内心打冷战,这还不如陈老头呢。

班主任点点头,领着他到宿管处登记,然后就走了,也没嘱咐什么,连课程表都是他自己向她要的。

他走进自己的宿舍,宿舍里的三个人正在打牌,瞧见新宿友来了,也没表示什么,只是沉默着把自己的东西从空床上拿走,然后继续打牌。

叹口气,好吧,能弄到学位就好,虽说是名校,但哪个学校里没几个混混,不惹事就好。

宿舍环境倒是比原来的好,快十点时他才把东西收拾好,然后宋仁晰的电话就来了,他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报平安。

“你活着?”宋仁晰走到客厅喝水,打开杯盖,好样的宋仁馨,又往他杯里放奇怪的冲剂,这回是什么,他皱眉轻嗅。

“废话!上完晚自习了?”赵纯天坐在床沿问。

“上完了。”他轻啜一口回答。

正好宋仁馨从房里出来,看见他在喝水,便大声惊呼,“你喝啦?!那是益母草!”宋仁晰一口喷出来!

“为什么你要往我杯里放益母草!”宋仁晰生气地问。

“我,我看错啦,我以为那是我的杯,我出来打算喝的。”宋仁馨走过去看,都快没了。

宋仁晰放下杯子大步走回房间,只听见赵纯天在手机里不断问:“益母草是啥啊?!”

还能是啥!他想着反正他好端端活着,那就没事了,直接就把手机挂了。

所以益母草是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