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多似梦

岁依然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重逢

  迎接妧嫤歌的是上海的第一缕阳光以及拥挤的塞不下半只蚂蚁的交通。

计程车的师傅说着一口标准流利的上海话“小姑娘是外地人吧。”

“不。”她只是笑笑,同样回以正宗的上海话。那一刻,她竟然有些想哭,顿了顿她说“我是上海人。”

车子以龟速行进着,直走过两个红绿灯便是柒月星光了,妧嫤歌坐在后座不停的摆弄着手表。

计程车师傅见状赶紧安抚着她:“赶上过春节,上海的交通本来就不太乐观,今天这样算好的了。”

这次换她窘迫,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又傻傻的摇头。

有些地方,明明近在眼前,却依然遥远的像是隔了好几百公里。不是她急,她只是觉得越走,距离越远而已。回来,是对还是错?

她不知道。

妧嫤歌做梦也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再次与孙艺儒碰面。如果不是看见他怀中咿呀学语的小姑娘,她不会发现他们已经两年没见面了。

  ”艺儒,你看这顶帽子给宝宝戴好看吗?”说话的正是她的情敌,孟熙瑶。

这个女人还是一点都没变,一头长发直直的垂在腰间,楚楚可怜的眼睛灵光闪闪。妧嫤歌一直都在想,输给她的究竟是她怀中的那个孩子还是一张楚楚可怜的皮囊?

大概都不是吧,她只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倾其所有的爱到最后竟然是镜花水月都是假的,可悲吧?他们应该是相爱的吧。

  最终,打破僵局的是孙艺儒。

  “嫤歌”。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那一刻,妧嫤歌所有的怨恨悲愤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孙艺儒,我承认我还是忘不了你,我听见你的声音便想要抛弃所有的自尊,我想冲上去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告诉你:艺儒,我还爱着你,你回来好不好?可是,现实却给了她一个狠狠的巴掌。经过两年的沉淀,她已经不再是两年前那个任由他人摆布的小女孩了。

  ”出来选年货吗?好巧,我也是。”她说的云淡风轻。天知道多少泪花在心里波涛汹涌,汇成一股悲流流进那个名叫未来的地方。

她知道,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和孙艺儒认识的地方并不是上海,而是圣地西藏。

见到他那天,她和金柠檬正在前往然乌湖的路上。

“柠檬,你等等我啊。”毕业旅行,嫤歌本不想来西藏的,比如苏杭一带就很符合她的口味,可金柠檬却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要去西藏,说什么,不去西藏她这辈子就当没活过。

走在前面的柠檬闻声,赶紧掉头,一脸无奈的摇摇头“嫤歌,你若是这次从了我,随时随地都紧跟我的步伐,回去,你半个月的伙食我全包了。”

“半个月……”嫤歌挠着下巴,假装考虑,顿了顿她喃喃说“我还是,休息会儿吧,柠檬啊,你知道我是一个很有原……”

那个则字还有说出来,便被金柠檬豪爽的话语打断“一个月成了吧。”

“好嘞。”嫤歌立刻一副狗腿的样子扶着金柠檬,“姑奶奶您慢些走。”

“嫤歌,你看那边。”金柠檬指着远处的格桑花,一大片的粉色,远远望去,像是置身童话故事一般。“好漂亮啊,我们过去拍照吧。”

顺着金柠檬的手指向的位置,嫤歌的视线却落在了,拿着单反拍摄的孙艺儒,脚步不自觉的便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金柠檬倒也没觉得异常,只是笑着也跟了过去,走到孙艺儒的身边的时候,嫤歌下意识的偏了偏头,这才看清他真实的模样,他肤色白皙,深邃的眸子目光清澈,长长的睫毛顺着阳光好似发着光一般,立体的五官像是电视剧里走出来的男主角。

“果然是帅哥,真好看。”嫤歌低声说着。

似是感觉有人在旁边,孙艺儒转身也看着她“有事吗?”

“没事。”嫤歌笑着摇头。

“没事麻烦让一下,有人在,会影响我的摄影作品。”他如是说。

嫤歌一听,这可急了“刚刚是没事,可是我现在有事啊。”她眼睛左右观看,要编个什么慌呢?

“你可不可以帮我拍张照片啊,我也觉得这花好看。”说着便朝早已走在前面的柠檬摇手“柠檬,柠檬,你快过来啊,这位帅哥说要帮我们拍照。”

“好啊,你等等我。”金柠檬也不客气。

一旁的孙艺儒一脸茫然,他好像什么都没答应吧。算了,他也不想多费口舌,拍照而已,举手之劳。

他拿起相机就看见已经摆好pose的两人了,他无奈摇头,三两下便拍好了,转身预离开的时候,身后响起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哎,帅哥你别走啊。相片,相片你怎么给我?”嫤歌踹着粗气,早知道不站那么远拍照了。

“你留一个地址吧,到时候洗出来,我寄给你。”他摆弄着手里的相机,淡淡的说。

嫤歌却“噗”的笑出声来。

她说“我是女孩子哎,就这样给你地址不好吧,这样吧,你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到时候我联系你?”

他扬嘴一笑许是看出她的别有用意,倒也不恼,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便转身走了。

  她沉浸在那笑容中,久久回不过神来。她忘记了,如今的孙艺儒,只为他人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尴尬的转移了话题。看着孙艺儒手中的孩子,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一双标准的丹凤眼,果然和孟熙瑶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你女儿很漂亮,和她妈妈一样。”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孙艺儒却把她的话当成空气一般,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换做以前,妧嫤歌一定窘迫的低下头不去迎接他的审视,因为很久以前他对她说过这样一句话:“嫤歌,你知道吗?就算你不告诉我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也能从你的眼睛看出来。”

所以呢?现在能看出我的卑微吗?孙艺儒。你能看出从此无依无靠,漂泊伶仃的我有多无助吗?她也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深邃空洞,好像还有一丝悲伤或者是惊喜?

大概是同情吧,同情她年岁悠长,依然孑然一身。余生也许就这样度过了,她在s城的时候,看过一本书,书里有句话是这样写的: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个刺青爱人,大火不能熄灭,众水不能淹没。

那个时候,她正在一家茶餐厅喝下午茶,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眼泪像是断了匝的水龙头一般,从呜咽到最后的放声大哭,她才终于明白,这辈子,她可能真的再也没有爱情了。最爱的人,已经刺在心尖上,碰不到,却永永远远的忘不掉了。

孙艺儒突然将眼睛撇向远处,似是怕被嫤歌看出什么似的。

良久,他才缓缓开口:“你……过的好吗?”

不好。她在心里回答。

可是话到嘴边她还是说:“嗯,好。”

  孟熙瑶还是一如当初的小心翼翼,生怕孙艺儒与嫤歌太多的接触,一不小心擦出点火花。其实,她在怕什么呢?就凭孙艺儒怀中那个孩子还不够吗。

她的眼神明显透着防备“什么时候回来的呀,嫤歌,真没想到还能在上海见到你。”

“嗯。”对方都坦诚相待,她没必要矫情。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是挺巧的。”

孟熙瑶许是没想到她会如此回答,换做是两年前的她一定不会如此风轻云淡,任何情绪都不露声色。

孟熙瑶有些看不穿她了,斜睨了一眼身旁的男人,他抱着孩子,看不清眼里的情绪。他对那个女人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吧,毕竟这几年,他虽然不碰她,倒也是相敬如宾的。

勾了勾嘴角,一双丹凤眼满是胜利者的姿态“嫤歌啊,我和艺儒得先回家了,要不去家里坐坐?”

嫤歌摇摇头,她的心思她又如何不知道呢?

“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你们回去吧,改天见。”最好不要再见。

故人相见竟没有分外眼红,一切都好像还是两年前的模样,她有些恍惚,只是身份位置换了而已,如今,她再也没有站在他身边的理由。毕竟,他现在是一个父亲,一个丈夫。

而她……大龄未婚女青年。随便用什么样的身份出现都会被理解为动机不纯吧……也难怪孟熙瑶拿她当瘟神一样。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嫤歌站在这座曾经无比熟悉的城市,如今竟如此无所适从。原来,只要他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底,那日累月积的坚强都会毫无保留的瓦解。在这场爱情战役里,她伤的体无完肤。

  三年,足够让一个时空物是人非。比如前些年古色古香的老房子如今高楼林立,比如陈旧破烂的公交巴士满是新色,比如……孙艺儒。

  她不知道是什么牵引着她回来的,只是冥冥之中有股力量指引着她回来,然后她来了。翻着手机里的电话簿,竟找不到任何一个能够依靠的人。人到流离,才懂得冷暖自知的真正含义。

第一章 重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