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樊烁,你这是谋杀

   再次想起这件事情,已经是傍晚了。

  嫤歌坐在酒店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车如流水。一颗心始终平静不下来。她想过会再次和他遇见,可是她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该如何面对他?带着笑或是很沉默?她曾经无数次预想过,和他重逢时的情景。她以为她可以轻松的对他说:嘿,孙艺儒,好久不见。或者,她也可以潇洒的当做从来不曾认识他。

  可是当看到他脸上的疲惫,以及眼神的空洞的时候。那一刻,她知道,所有的风轻云淡、所有的故作坚强尽数瓦解,一败涂地。

  记忆中的孙艺儒从来不是这个样子,阳光、自信、永远都是精神抖擞的样子。他何时变成这般了?

  难道在我躲在被窝里失声落泪的日子里,你也过的不好吗?嫤歌脑海里突然划过这个念头,可是下一瞬,她立刻清醒过来,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怪就怪在风中聚散从不由她。

  包里的电话已经炸开了锅,嫤歌这才意识到自己竟这般入神。拿出手机,是樊烁。

  “喂,樊烁。”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樊烁的语气中满是笑意“我快要冻死啦,妧大美女都不打算来接一下我吗?”

  “接你?”嫤歌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得差点丢掉电话,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你……现在在哪儿?”

  “你看楼下。”

  话语刚落,嫤歌便拉开了窗帘。一张熟悉的面容映入她的眼前。该怎么形容樊烁呢?桀骜不驯的小媳妇。

  这是金柠檬对他最恰当的描述,对待任何人他都是不三不四,吊儿郎当的样子,唯独对嫤歌,温柔的像一只被驯服的小狼。

  嫤歌看着他左手右手全是袋子,好半天才想起应该下去接他的。也忘记穿外套便匆匆跑了下去。

  樊烁看着她踹着粗气的朝这边走来,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起来。看来是跑下来的。

  他也大步朝她走过去,碰面时,他拍拍她的肩膀,说“我们家嫤歌今天表现不错啊,知道心疼哥哥了。”

  嫤歌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秘密。”他神秘兮兮的看着远处,也不对视她的眼睛。

  “什么秘密?”嫤歌得理也不饶人“肯定是柠檬那丫头出卖我,说吧,找我干嘛?”

  “你不陪我过年,我只有过来找你啊。”他说的理直气壮“明天就是除夕了,你别说要在酒店过除夕啊。”

  嫤歌无奈,只好苦口婆心的劝他离开“樊烁,你都这么大人了,别任性了好吗?叔叔阿姨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走了,他们多孤单啊,现在还有时间,赶紧回去。”

  樊烁也不恼,脱掉自己身上的外套裹在嫤歌的身上“你也这么大人了,天气这么冷,外套都忘记穿了吗?还是……”

  他笑的尽是算计“还是……就这么想见我,一分一秒都忍不了了。”

  “樊烁。”嫤歌大呼着他的名字,转身,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她说“你别这样,回去吧。”

  樊烁看着她气呼呼的背影,下一秒便尽数投降,他也没有走过去,只是在她身后缓缓的说“我们家搬到上海来了,你知道的,公司迁移至上海,你都提前到上海来了,我们肯定也要来的。”

  樊烁没有告诉她,其实他只是不想让她一个人而已,来上海,是他的安排。

  他走上前,想要从她身后拥住她。手举在空中,最后还是放弃了。他手一勾,便把嫤歌的脖子卡在胳膊上了。

  嫤歌被他弄的气也出不了,使劲扯着他的胳膊,边打边骂“樊烁,你这是谋杀。”

  “嗯。是谋杀。”他也顺着她的话回答,说着又把手放下来,反抓着嫤歌的手腕便向反方向走。

  这次换嫤歌气结,无奈力气又比不过他,只能被他拖着走,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他丢进了车子。

  “你要带我去哪儿?”她终于想起正事,赶紧问了出来。

  他却一口回答道“回家。”

  理所当然,毋庸置疑。这是嫤歌从樊烁这两个字里听到的语气。

  天知道她有多崩溃,她在c城两年,虽说樊家夫妇待他不错,可毕竟也是她的顶头上司,她去他们家的次数两年加起来不超过三次,不,确切的说是只去过一次,而且那次是樊烁的生日,重要的是柠檬也跟着一起去的。

  这个认知让嫤歌浑身清醒,立即果断的要求停车“停车,樊烁,我不去。”

  樊烁也不看他,手握着方向盘,眼睛直视前方,不慌不急的说“为什么不去?”

  为什么?这个也要问?你难道不知道女孩子随随便便跟别人回家影响有多不好吗?然而,她并不会这样回答,毕竟太过矫情。

  想了想,她说“我不太舒服,想先回去休息。”

  “嗯,好。”樊烁点点头,嫤歌原以为樊烁真的答应她了,可下一秒,她彻底泪奔,只听见他说“先吃饭,饭吃了我带你去药店买点药,然后再送你回去。”

  “可是我什么东西都没买。就这样空手去不好吧?”嫤歌想这个理由总算是天衣无缝了吧。

  “别推辞了。”樊烁一脸的坏笑“又不是让你去见公婆,吃个饭而已,别说你没当我是朋友。东西都买好了,后备箱放着。”

  既然对方都这样说了,嫤歌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看着他的侧脸,一时间她竟有些恍惚,好半天她才说“好。”

  车内的温度慢慢变暖,一股困意袭来,嫤歌缓缓的闭上眼睛,车内响起舒适的轻音乐。嫤歌记得,孙艺儒也很喜欢轻音乐,那个时候的她第一次坐他的车,车上响起了一首曲子,她觉得太过温柔,便想要换一首,可是换来换去,始终也只有一种曲风。

  她问他“艺儒,你为什么喜欢轻音乐啊。”

  而他的回答,却让她久久失神,他说“我们活在这个浮躁的世界,耳朵太吵了,心里也平静不下来,轻音乐,净化心灵,洗涤耳朵。”

  原来,听歌也有这么大的学问。

  她半眯着眸子,看着专心致志的樊烁,情不自禁的问道“樊烁,你为什么喜欢轻音乐呢?”

  他似不廖料嫤歌会如此问他,愣了好半天才回答“因为觉得好听,怎么了?”

  嫤歌摇头,顿了顿说“没事,只是我以前认识一个人,他也很喜欢轻音乐,他告诉我轻音乐,净化心灵,洗涤耳朵。”

  “倒很像我一个朋友。”樊烁低声说道。

  嫤歌却不以为然,笑笑,然后眯着眸子,继续听着音乐。

  意识到车子停下来了,嫤歌才睁开眼睛。缓缓抬头,看着正在解安全带的樊烁。

  “到了吗?”

  “嗯,到了。下车吧。”

  嫤歌点点头,也解掉了安全带,低头,才发现身上还穿着樊烁的外套。

第2章 樊烁,你这是谋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