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苏清宁感觉自己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浓重的黑暗快要将她淹没。苏清宁努力地睁开眼睛,隐约中仿佛看到一丝光亮,那光越来越亮,亮的刺眼,苏清宁闭上眼睛昏睡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有人在说话,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重的紧。头也疼的厉害,她感受到阳光照到她身上,这温暖的感觉久违了。她是到了天堂了么。苏清宁缓缓睁开眼睛,“小姐,你醒了?”说话人一身丫鬟打扮,十来岁的模样,梳着丫髻,身穿桃粉色襦裙。正是生前一直陪在她身边的玉笙。一时间她有些不知所措,眼眶也微微发热。玉笙看她愣住,以为她梦魇了。“小姐……”苏清宁抱住玉笙半响没有说话。“小姐,你怎么了?”“玉笙,我是在做梦吗?我不是饮了毒酒怎么会……”玉笙抬手摸摸她的额头疑惑道:“小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什么饮了毒酒?你才十三岁哪里能饮酒?”十三岁?!怎么可能?!她嫁给南宫烈时已有十四岁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抓住玉笙的手问道:“玉笙,今年是什么年”“元德八年啊”元德八年?!“玉笙,我为什么会躺在这?我怎么了?”“小姐你都不记得了嘛?前几日二小姐邀您一起去湖边赏鱼,奴婢们就离开片刻回来时就看到二小姐和您都掉进湖里了。”苏清宁努力地回想着,十三岁那年她的确和苏清丽一起掉进湖里过紧接着她就染上了疹子,因此落下个体弱多病的名声。如今想来这一系列的巧合不过她们母女俩的阴谋,为的就是坏她名声。呵,怎么前世她就没有怀疑过是苏清丽把她推下去的呢?苏府的人都知道苏清丽水性好而她却是最怕水的。上天保佑她不仅没有死还让她重生,想到这苏清宁忍不住红了眼眶“小姐,你怎么了?”苏清宁放开她说:“玉笙,我的好玉笙。再看到你,真好。”“小姐,你说什么呢,奴婢怎么都听不懂啊?是不是烧还没退、奴婢去请大夫来”苏清宁拉住她说:“不用了,其他人呢?”“玉瑾、玉竹去取药了,王嬷嬷和玉鸢在煎药呢、”“嗯”苏清宁环视四周,正是她在苏府时的闺房一点都没有变,她正看的出神,“嫣儿”伴随着急切的声音,一个宝蓝色的身影大步走进来,少年生的玉面红唇,看起来有十五六的模样,棱角分明的轮廓,黑亮垂直的头发,斜飞英挺的剑眉,墨色的眼眸透露着焦急和担忧,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此人正是她的哥哥苏靖宇。前世她嫁给南宫烈之后,哥哥因抗敌有功被此封为忠武将军。南宫烈初登大宝之时,四境之内皆不太平,多亏了哥哥奋勇杀敌大殷才得享太平。后来她被打入冷宫之后,哥哥在朝廷中也受到了排挤。西戎进犯南宫烈派哥哥前去抗敌,结果哥哥战死沙场。现在想来既是去抗击西戎,穆大哥又是西戎的大将军,哥哥怎么会战死沙场呢?一定是苏清丽担心哥哥成为自己的靠山才设计害死哥哥的。想到这苏清宁暗暗咬了咬牙,心中的恨意又多了几分。苏靖宇见苏清宁表情凝重轻声唤她:“嫣儿,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看到哥哥焦急的面容,她心中涌动着一股热流摇摇头轻声道“哥哥,嫣儿已经没事了。只是太想念哥哥了。”见她虽面色苍白但精神极好,苏靖宇脸上愁云稍散笑着说道:“小丫头,惯会哄哥哥开心”这时门外传来说话声,她一听便知是谁。马上装出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宁儿醒过来了?”说话人一身暗红色襦裙外穿同色系深衣,头梳坠马髻,插着一套金色珠钗。柳眉细眼,妩媚中带着些刁钻,身旁的女孩一身淡蓝的衣裙,梳着双螺髻,头戴同色珠花,眉眼与其母如出一辙。这二人正是苏府的姨娘孙氏和她的女儿前世害她家破人亡的苏清丽。孙氏曾是赵府老太君的大丫鬟,极得老太君喜爱。后来父亲及冠之后老太君便将她安排给父亲做了通房丫鬟,她母亲姚氏出自书香门第,而苏氏一族是有名的武将世家,苏清宁的高祖父苏敬尧庆元十二年高中武状元,苏清宁的祖父苏铭博致仕前曾任九门提督,掌管禁卫军。而她的父亲苏建成生前是正二品雁州总兵,保卫着大殷的西境。因此出自书香门第的母亲并不被老太君所喜,父亲娶了母亲之后,冯氏因有了身孕便抬了姨娘。苏清宁的母亲姚氏因难产血崩在苏清宁一出世就去世了,父亲因战时留下的伤病太多没几年也撒手人寰了。孙氏育有一子一女,小儿子苏靖泽今年刚满六岁很得老太君喜欢,故而孙氏在赵府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两年前她担心苏靖宇这个嫡长子会抢了她儿子的风头,便已历练为由把苏靖宇送到军营去。她抬头看着二人,淡去了眼中的仇恨,换上一副娇羞女孩的模样道:“让姨娘担心了”孙氏拉着她的手说道:“你这丫头明明最怕水,下次可莫要去那湖边玩耍了,孙氏倒将自己摘的干净“妹妹说湖中的金鱼好看的紧,宁儿一时好奇便忘记了”这时苏清丽走到床前拉着她的手说:“姐姐没事真好,娘说姐姐的琴弹得极好,这回姐姐好了,可要教教妹妹哦~”赵清宁看了看她淡淡一笑说:“好啊”眼前的苏清丽还只是个九岁大的孩子,但是她眼中的得意和轻蔑却被苏清宁看的一清二楚。前世你们欠我的,这一次我要亲手讨回来……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