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1.无名火

  梦铎独自站在楼下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异样,梦里我都说了什么?自己怎么不记得了。如果说这次午睡唯一让自己记忆深刻的是梦见爷爷笑了,笑得很甜,梦里自己跟爷爷很开心,或许在自己心里总压抑着什么,可自己却总有种说不出的期待,期待自己不再做这样的梦,至少那样才不会在说梦话。

“小小姐,你醒了?”田妈提着菜篮子从外面进来。

“嗯,田妈,你回来了。”梦铎上前接过菜篮子,“今天买了这么多好吃的呀!”

“明天你和小少爷就正是开学了,做点好吃的,学校可不像家里什么都有。”田妈笑了笑用手抚摸着梦铎的头“今天我买了鱼,做给你们吃好不好?”

“是吗?那今天做糖醋鱼好不好,我会来帮你。”韩梦铎探着头等着田妈批示。

“好!就梦铎懂事,每次都不少帮我。”田妈被梦铎搀着进了厨房。

“田妈, 还和往常一样鱼和饭我做,你来做菜怎么样?”梦铎开心的笑了笑。

“好好,你做!一天天的也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竟做些甜的东西”

梦铎放下手中的鱼看了看田妈笑了笑“田妈,难道你没发现凡哥哥噬甜吗?”说完自己好像有些后悔,自己这是怎么了,孟少凡的这些习惯田妈不会不晓得,自己会不会是多此一举了。

田妈放下手里摘的菜,望着梦铎一脸的不解“我在孟家这么长时间,还真不知道,一直以为是你喜欢哪。”

梦铎的脸有些微红回头继续忙活手里的鱼“你就当我喜欢吧,你可不许说去呀!”

“怎么还是秘密。”田妈笑着调侃着梦铎

“就当秘密吧!”梦铎没有抬头。

“好好好。小小姐有秘密了!呵呵”田妈的眼里满是溺爱。

“对了,我怎么没见到爷爷?”梦铎疑惑的问着田妈

“上将先生,军部有事在你睡着后就走了,不过我估计晚饭前就能回来。”田妈自顾自的宅着菜。

“哦。”主仆二人一时无语就各自忙活着。

韩梦铎心有些不安,她不希望自己的话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不便,毕竟自己不想得到关注尤其是孟少凡的冷漠让她有些犯怵。这么多年她一直都在观察孟少凡,每次一有甜菜他就会不知不觉的多添一碗饭,也许是过度的关注,这些细节都被自己记在心里。

看着自己为某人多添一碗饭而忙碌韩梦铎不禁笑了笑,十五岁的自己何时变得这样心思细腻,自己也有些不解,也许是为了自己少被讨厌一分坐的努力吧,可这份热忱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高戊。十五岁的心有些不安,却也说不出的高兴。

孟少凡和廖景新在房间里聊得很是热火,话题总是离不开他们父子之间,孟少凡有些不耐烦既让是误会他作为父亲和儿子为什么不可已解释,为什么就为那一份无名的执着而让自己失去父爱这么多年,自己在他心里就那么的不重要,有种刺痛蔓延开来,说不出的难以控制,难受得想要逃避,闭上双眼让那份刺痛暂定蔓延,可就是那样的无法阻止。

哽咽的咽咽喉节用手捏着眉心自己这是怎么了,还需要那份不切实际的关怀吗?可这份刺痛明明就是不舍。孟少凡的心好像在流血,可自己却要极力的掩饰“真如你所说这一切都是误会,那你告诉他也许我不再需要这份无理的解释。”

“少凡,别这样,BOSS也许真是跟爷爷有误会那?”廖景新有些无奈“我觉得你应该跟爷爷沟通一下,当年到底怎么回事,你不就清楚了吗?”

“我不会以为他的解释就会去则被爷爷。”孟少凡向后微靠在自己的沙发上。用手捏搓着鼻梁,闭着双眼。

“我没有让你去责备爷爷,我是说其中有误会,你应该去了解而已。”廖景新感到很无力,自己不知该如何去劝解,以孟少凡的性格,谈话能到现在已是奇迹。

“好了,你该回去了,你的信息不足以让你在我家蹭饭。”孟少凡站起身来拉起廖景新就往自己的房门外走,

“唉唉,你这可是典型的过河拆桥啊!”廖景新显然没料到他会来这出,有些不知所以“少凡你不能这样,不就是一顿饭吗?你不至于吧?”

“至于,不想扣光这个月的奖金就赶紧走。”走到楼梯口孟少凡放开廖景新满脸严肃,冷冷的盯着他。

“不带这么玩的啊,我可是少凡你自己钦点的。”无赖的本质被廖景新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有权反悔。”孟少凡的表情极其肯定。

“那我还是走吧!明天见。”廖景新一脸无辜,双眼紧盯着孟少凡盼望着他能回心转意。

孟少凡双手插进口袋冷冷的道 “不送。”

“得,,就这挨累的命。我走了。”廖景新无奈的耸耸肩表情更是不情愿。望望那个厨房摇摇头“哎。。。今天没口福楼。”

廖景新走到大门口回头看看孟少凡的房间做了一套新式拳脚嘴里喊着“我打你个坏蛋,小气鬼。”并没顾及身后回来的孟震英。

孟震英见状微楞“怎么在我家练拳那。”

廖景新一听顿时一惊立马笑脸相迎“哪有,孟爷爷回来啦。”

“怎么要走,不吃了饭在走吗?”孟震英的表情极为平静。

“哪敢,就冲少凡的那股无名火我就不敢留下。”廖景新没有敢说孟少凡因为何事发火,只能用无名代替。

“惹了祸,就走像你的性格。那你还不快点离开,小心烧了你的屁股。”孟震英了解少凡他不会无名的发火。这是对孙子的肯定。

“我哪有。好了爷爷还是再见吧!”一种解释不清的表情转身离去。

在廖景新看来孟少凡爷孙俩的脾气还真是一样。

孟震英摇摇头看着离去的廖景新笑着进了屋。

“爷爷回来了。”韩梦铎笑着迎上孟震英手臂跨过孟震英的胳膊摇了摇“饭好了,叫上帆哥哥就可以吃饭了。爷爷今天我也有做饭啊!”

“呵呵,梦铎就是乖。”孟震英的笑容是那样的和蔼,让人忍不住想亲近。

“爷爷回来了!”孟少凡看到这种场面也不尽的露出了笑容。兀自的走下了楼

“景新说你再发无名火,我看不像啊?”孟真应用关切的眼光打量着孟少凡。

“那是对他而言。”孟少凡并不急切地回答者。

“好了,人都到齐了,我们开饭。”韩孟铎笑着说,那笑容很是甜美。

一桌美味,让一家人感到十分的安逸,孟少凡吃的很是开心,时不时的夹着那道糖醋鱼,嘴角也不是露出笑容。

一餐下来桌上的菜所剩无几,韩梦铎和孟少凡各自回了房间收拾着明天的东西,田妈在收拾碗筷时不停的笑,“还是小小姐了解小少爷。”

“怎么了?”孟震英见此不禁的问。

“上将先生,小小姐说这是个秘密。”田妈笑道。

“秘密?我也不能说?”孟震英有些疑惑。

“要不怎么是秘密。”田妈转身进了厨房。

11.无名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