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归一切的茫然

  鞭炮声声,预示着新的一年的开始,可也预示着离别的困苦,时间转眼即逝,昨天的离别似乎无法明示日后的重逢,可那种痛比刀割还要还要痛上千倍万倍。是啊刚刚初四就踏上上了离别的路,归期无望。

韩梦铎,支开田妈把自己给马叶儿的东西给了马叶儿,并交给她一张卡和一封信叫她在孟家找他的时候交给孟爷爷,自己决绝的上了车,头也没回,因为她知道自己一回头意味着什么,是不舍,是不忍更是无比的痛。尽管自己的泪水不停地流她也要告诉自己,自己必须这样做。

如果上天能看到她的祈祷也许让所有的事回到原点该多好,有父母有爷爷,没有这一次次的离别,也许梦铎是幸运的。可现在的她又是怎样的她,她只有自己,没有其他。

许是累了梦铎昏昏沉沉的睡了几个小时,也许梦里没有那么多的烦恼平静了许多,睁开眼已是不曾相识的景象。B市离H市的Q县并不远,几个小时的路程足以。经济是个飞速发展的怪物谁也不知道几年下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出了车站看着楼房迭起的小城镇剩下的就是茫然。

马路的对面有个硬纸板上面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韩梦铎请到这来,我是你表姑夫。”看到这几个大字韩梦铎微微一笑,一路的忐忑终于烟消云散,好在还有这门亲人的存在,心里着实的放下了不少。

“请问这字是谁写的?”韩梦铎看到牌子后只站着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孩子愣愣的发问。

“我写的。怎么了?”张军毅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子,不禁的开口。

“没什么,你的铎字写错了,它不是三点水,而是金字旁。”韩梦铎笑着说。

张军毅看了看纸板上的字,打量着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女孩,干净利落地梳起的马尾,小黑框的眼镜下面有双美丽的大眼镜,白白的脸上高高送气的鼻梁,粉嫩的红唇,微微地笑着,“你是梦铎表妹?”试探性的开了口。

韩梦铎看着这个男孩,“不是表姑夫吗?怎么又出来一个哥哥!”有些微楞。

“我爸,去市场上买东西去了,叫我在这等,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张军毅摸摸自己的头。

“你就是那个小时候给过我糖吃的小哥哥,叫军毅的那个吗?”韩梦铎对小时候的记忆只停留在了八岁,对张军毅也只停留在了小时候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小哥哥的时候。

“你还记得呀!我还以为你会忘了那。”张军毅想起小时候自己有糖吃的时候总是舍不得吃,见到梦铎的时候才高兴的拿出来和梦铎一起吃。“哦,你看我爸来了。”

韩梦铎回头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过来,有些微楞。表姑夫一词对他还不陌生,八岁时记得他还不是这样的沧桑,可时间可以磨灭的又何止是人那。

“姑父。你还记得我吗?”梦铎笑了笑。

“呦,梦铎这么快就到了,我还以为你要晚些才到那,就去市场上买了些东西,看看你都长这么大了。”张杰为人比较宽厚,对妻子孩子更是爱护有加。

张军毅的母亲冯颖从小就没了夫亲,韩梦铎的爷爷对她们母女的照顾远要比她的爷爷奶奶还要亲,所以,两家人才走的这么进。在梦铎爷爷去世的时候她原想把梦铎接到家中抚养,可是那时候自己有公婆需要赡养,自己也有孩子,才不再坚持把梦铎带回家,才听了舅舅的话让孟振英把梦铎带走的。张杰也曾有把梦铎过继过来打算,所以对梦铎格外的亲。

“爸!你看梦铎都来半天了,天挺冷的,咱们快回家吧。”张军毅用最给手吹着热气,搓着手。

“好,我们回家,你姑姑在家等了好长时间了,刚才还给我打过电话那。”张杰让张军毅接过梦铎的行李箱,走上一辆面包车。

“对了姑父,这几年过得好吗?我只听姑姑在电话里说过家里买了车盖了房,还承包了砖厂,生意挺好的吗?”韩梦铎好奇地问。

“前两年还不错,这不买了面包车,家里也盖了房,可是这两年砖厂的效益不怎么好,也没赚到多少,不过养家是足够了。”张杰一脸的慈祥。

“那就没想干过别的?”梦铎不尽的开口。

“我爸呀!他什么都想,可是也要有人给他投资呀,这不前几天刚看到水库有人招标就吵吵着要养鱼,可就是没资金。”张军毅笑着看着自己的父亲“他到不嫌累。”

“臭小子,如果你老爸不这样你能舒服的长这么大吗?”张杰也是一脸的笑意。

“养鱼有钱可赚吗?”韩梦铎好奇地问

“按照市场现在的需求来看,是个不错的项目,现在人有了钱不就是吃吃喝喝吗,所以养鱼是一个不错的项目,是吧爸!”张军毅发表者自己的意见。

“嗯,那是。”张杰摸了摸张军毅的头“小子行啊!”“不过说的倒是真的,想在人对饮食上相当的有要求,要搞一个生态养殖,市场是很可观的。”

“那需要多少资金?”韩梦铎心里盘算着如果把钱投资出去那么自己的镯子不就有机会赎回来的吗?

“就现在估摸要一百万左右,可是不行啊!你姑父我只有不到二十万,就不想了。”张杰惋惜的摇摇头。

“如果我有那?”梦铎星星的开口。

张杰,听着这话猛地一踩刹车,梦铎和张军毅同时向前装了头。

“哎呀。”

“哎呀。把你干嘛?”

“梦铎你哪里来的钱,不会是拿孟家的吧?”张杰有些不可思议的问、

“不是,告诉你你可不要跟姑姑说,我把爷爷给我的古董手镯买了一只。”韩梦铎低下头。

“你怎么可以这样,那是你的嫁妆啊!”张杰有些微火。

“我也是有急用。”韩梦铎把以往诉说了一遍“等赚了钱我把他赎回来就是了。”

“这件事还是到家再说吧,叫你姑姑知道了未必是件坏事。”张杰无奈的摇摇头。

“嗯。好吧”韩梦铎默默的说。

也许是亲情淡化了生疏,可Q县还是给韩梦铎带来了不少的生疏。

初归一切的茫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