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一夜风流

  杨紫燕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地方,而且李凤娘就在自己身边。

还没等李凤娘说话,杨紫燕就张口说:“我奉公主之命,出宫取首饰。谁知半路上遇上歹徒,他刺伤我,把我卖入这凤仪阁。还望凤娘暂时收留,代我养好伤口。回宫之后,我必有重谢。”

杨紫燕与公主的关系好,李凤娘这还是清楚的。帮她对自己肯定没害处的。李凤娘递上笑脸,说:“紫燕姑娘,你不客气。就先在此养伤吧!来人啊,马上让人请大夫来给紫燕姑娘看伤!”

“小女在此就多谢凤娘好意了。”杨紫燕怎么会不明白李凤娘打的主意呢,所以对她很客气。李凤娘笑了笑说:“紫燕姑娘客气了,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那凤娘慢走,我就不送了!”杨紫燕依旧客气的说到。

这几天过去了,杨紫燕的伤口也在渐渐恢复。可是那一条丑陋的龟疤痕却依晰可见。

又是灯红酒绿的一夜。凤仪阁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他来这只有一个目的,那求是想一醉解干愁。可是一醉解千愁怎么会选在妓院呢?

其实,这个和“小隐隐于山,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是一个道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二皇子。做为二皇子(无痕)的粉丝,替他分担痛苦是她最大的安慰!

杨紫燕蒙上面纱,来到二皇子身边。二皇子觉得有种从末有过的亲切感就让她留了下来。

“不知公子有何烦事?怎么一个人在此喝闷酒呢?”杨紫燕先开了口问二皇子。

“姑娘,怎知我不是来寻花问柳的呢?一个人因锁事在风月场所喝闷酒传出去会有人信。”二皇子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杨紫燕又替二皇子倒了杯洒,说到:“这一来,我的值觉告诉我,公子并非花花公子;这二来,若要寻花问柳谁会选如同僻静之处,身边l还没女子陪同。甚于因锁事在风月场所喝闷酒就与我家乡那’小隐隐于山,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是一个道理。公子,小女子说的可否属实呢?”

“哈哈。姑娘果然非平常女子所不及呀!在下还正有一烦事,还望姑娘说说自己想法。一女子舍命救我,如今却不辞而别,姑娘可知原由?”

“恕小女子冒昧问一句,公子可有妻妾?”“有,但这有何防?”

“公子,这当然有关系了。公子家中既有妻妾,得知公子带來意不明的女子,必然会始公子与夫人发生争吵。我想这应该是那姑娘不愿看到的。公子也说,那姑娘舍命救公子必定是真心待公子的。为了引起不要的误会,这才选择不辞而别的吧!”杨紫燕平淡地说到。其实,这事她的心里已经泛起了涟漪!

“我虽是家中的二子,却是家里最不得宠的那个。从小父亲就不喜欢我,不管我做什么都不何他心意。父亲也不会多看我一眼。而且我的生活比起我的其他兄弟姐妹都要差,都要苦。大哥是花花公子,根本就不适合当世子。我呢?父亲又看不上!”

“公子这就错怪了令尊大人了,他不宠你不代表不爱你。令尊大人是希望公子将来有所作为的,正如有句话话是‘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我想令尊大人就是这个道理。”

“听姑娘的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姑娘天快亮了,早点休息吧!若是有空的话,在下还与姑娘彻夜畅谈。在下无痕,请问姑娘芳名?”二皇子起身恭敬地说到。

杨紫燕赶紧起身行礼,说:“无痕公子谬赞了。小女子念怀。公子以后所有烦心事,小女子自当分担。”

“念怀姑娘,告辞了!”说完,二皇子就就离开了。

风过无痕,我想就是无痕的意义吧!

第九章 一夜风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