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如梦初醒

  “那也不准走。”域战弦任由冥铭就这样赖在他的怀里,视线却紧紧的抓着域绯不让她离开。他以为自己这样的态度能够让域绯留下来,但是他错了,他错估了域绯会留下来看着另外的女人和他亲热的可能,尤其是怀里的冥铭终于抬起头注意到了域绯的存在。

“域你真讨厌!我才离开了几天你就有新宠了吗?”冥铭充满敌意的眼神瞪着域绯。对方毫无化妆品点缀的绝美素颜让她心中嫉妒不已。

“新宠?”域绯愠怒,黑珍珠般的眸子凌光一扇,冷冷的注视着冥铭:“不要以为我和你一样廉价。”

廉价?冥铭微微一愣,进而赫然起身,抓起桌子上的一杯水便泼在了域绯的脸上:“你敢说我廉价!!”从小娇生惯养的她可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说过!

事态似乎越来越严重,连域战弦都察觉到域绯身上不可阻挡的戾气,可是更多的,他却在域绯的眸底,捕捉到一抹又一抹一闪而逝的哀伤。

“你这小丫头片子真是不知好歹!”冥铭不肯罢休,扬起手就准备挥下。

域战弦伸手,却和域绯同时抓住那只挥下的手臂。不用碰到域绯的那只手,他就能感觉到抓住冥铭手腕的那只手用了多大的力气。

“好,好痛!弦,好痛!”冥铭疼的站在原地挣扎。

“放手,绯。”域战弦无奈对上域绯的眸子。她的脾气他很清楚,硬碰硬恐怕不行。

察觉情况不对,烙意也急忙走过去轻拍着域绯用力过度的右手:“绯,冷静冷静,先把手放开。”

尽管烙意在旁边如何的轻声哄劝,域绯的眸由始至终都只看着域战弦,直到域战弦最后一句:“放手,域绯。”

她终于如梦初醒,缓缓的松开。他几乎不连名带姓的喊她,这一次,她真的连最后一点能支撑的东西都失去了。

“不要再来见我。”她冷漠的,扔掉手中从未放手的那束蓝色妖姬,毅然决然的转过身。

“我去追。”烙意明了的拍拍域战弦的肩膀,随机便领着若飞和阿罗追着域绯的身影离去。

明明前一刻她还沉浸在被宠爱的欣喜当中,下一刻,她独有的宠爱便支离破碎了。

域绯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她刚才是真的真的有扭断冥铭手腕的念头。

“域绯……我讨厌你。”她懊恼的原地蹲下身,抓着自己的头发却无处发泄。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可怕,忽然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眼看着域战弦的眼里还能容下另一个女人,可是,他的身边,又何止冥铭一个呢?

蹲在原地半响,域绯才找回思绪重新站起身。而此时,烙意已经追了上来。

“绯丫头,真的生气可不好。”烙意右手搭上域绯的肩膀让原本踏出一步的域绯又退了回来。转过身,若飞和阿罗也气喘吁吁的赶到。

“为什么不说话?你也知道的嘛,弦身边女人多是没办法的事情。”烙意讨好般的露出笑容。

“绯,绯姐!这件事情……我挺你……”阿罗蹲在眼底喘着粗气还不忘开口。

“说什么呢你!”紧跟着便是被若飞一拳打中。

“可……可是,是老大不对嘛,本来好好吃饭却突然冒出另一个女人打扰气氛,很扫兴耶!”阿罗被打的十分委屈。

烙意没想到胖罗这家伙到了这个时候脑子还挺利索,虽然有点讨好域绯的嫌疑,但是说的也很有道理。

“我走了。”域绯神情淡漠再次转身。

“等等啦~”烙意迅速跟上:“别生气了。肚子还饿吧?刚才一口都没动,要不然烙哥请你吃饭替弦向你赔罪?还有,我可以打电话让晚晚陪你!”情急之下烙意只能搬出午璨的女人救场。

这个叫晚晚的女孩是午璨十年来唯一倾心的女子,她更是一个温柔爽朗的女孩,域绯和她很投缘。可是现在,她什么都没有心思听。

“绯?绯!”

跟着域绯走到路口,域绯拦了一辆计程车,上车之前,她终于扭头开口:“不要打电话劝我,也不要让晚晚打,否则,你也别来见我了。”

真的是很无情的一句啊~

望着渐渐开远的计程车,烙意无奈的轻叹一声。

直到在车子上冷静下来,域绯才逐渐意识到自己的愚蠢。她有什么资格乱发脾气?她更没有对域战弦和他任何一个女人乱发脾气的权利!是啊……她只是他的妹妹而已。

当繁星铺满夜空的时候,正是漫都开始活跃的时刻。这个夜晚,域绯第二次打破自己的惯例,在周四之外的时间里出现在漫都。而第一次是在一年前,那天雨下的很大,域战弦原本是要领着帮会的人出去谈判,意识到事情危险性的她头一次插手不想让域战弦出面,可没想到却被他无情的眼神与宛如陌生人般的言语拒绝。

他还说,自己不会因为个人的安全躲避任何事情,而让自己的兄弟陷入危险。这是域绯最钦佩域战弦的地方,也是最憎恨的!他和自己去世的亲哥哥一样重情义,否则这群男人也不会如此心甘情愿为他赴汤蹈火。可因为那些话,域绯当天晚上在漫都将自己灌得烂醉,伤心与愤怒并存的她决定不会轻易原谅域战弦,却在接到他中弹的消息之后,所有的怒火全都如数泯灭,他受伤让她整颗心都要悬到喉咙,还没有朝域战弦好好发脾气就已经不由自主的原谅他了。她害怕失去……她已经失去了最亲的那个人,她承受不起第二次。

第七章 如梦初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