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开心的事情

  “恩。”点点头,域绯跟在域战弦的身后上楼。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二楼,二楼走廊没有开灯,光线很昏暗。域绯跟在域战弦身后走着,面前域战弦的背影看起来如此的高大宏伟,却似能为她遮挡住所有风雨,让她把那处伟岸的胸膛当做安全的避风港。

然而,光顾着失神,域绯没有注意到前面域战弦已经停下脚步,就这样硬生生的撞了上去。

“怎么了?这样都不看路?”域战弦将域绯拉进怀里,大手轻按着她被撞的额头。

“你停下来也不说一声。”域绯紧紧抓着域战弦的袖子。

“回去早点休息。学校那边你不用担心。一切交给我处理。”域战弦拉着域绯进房。

“你说不让我去学校,我可以。但是论文我一定要写。好不容易快毕业,学位我一定要拿到。”

“……我知道了。”域战弦点头:“还有一件事。”

“什么?”

“过几天陪我离城一趟。我会跟妈妈说的。可能要几天。”

“去哪里?”

“一个道上的聚头宴会而已。我说过你离开学校之后要来我身边。大学这几年算是给你时间休息。现在休息时间结束了,接下来我到哪里你就要跟到哪里。就像以前一样,这一次,你不用再偷偷溜上飞机了。”域战弦伸出手,轻轻的放在域绯的头顶。

“这是你说的。就算你去地狱,我也要跟着。”

域绯略显幼稚的话让域战弦不由的柔下眸子:“地狱……你敢去吗?”

“为什么不敢……死也要跟你死一起。”域绯抓住域战弦放在自己头顶上的手:“不许扔下我了。”

“傻丫头。”能明目张胆说要跟自己死一起,还说的这么坚决的女人,迄今为止若不是域母,也就只有站在自己眼前这个女人了:“我不会死,你也不会。”他身边的人,一个都不准死。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伤口记得不能碰水。”域战弦指了指域绯手臂上的伤口。

“嗯。”

“进去吧 。”

目送着域绯转过身进屋,看着她踏进屋内的阳光中,洒落在她身上的光辉如此的美丽,将她的身形永远的印刻在了域战弦的眸子里。域战弦抓住房间的门把。只是在那一刻,他失去了要帮她关上房门的力气。

“绯。”站在原地半响,域战弦终于开口。

“什么?”转过身,域绯发现域战弦在朝自己招手。

“过来。”

“怎么了?”走到域战弦身前,她开口问道。

“我发现有一件事情忘了做。”域战弦轻勾唇角。

“什么?”

“就是…………”他神秘的靠近,趁域绯不留神之时按住她的后脑推向自己,将自己的薄唇贴上她的。

从认识域绯开始,这是域战弦第二次吻她的唇。第一次是他们初遇的时候,那个时候是小丫头主动,只不过这一次轮到自己罢了。

域绯被这一吻惊得愣在原地,她任由域战弦以这种特殊的方式侵占她的唇瓣,却没有丝毫的反抗。

域战弦忘我的从那个吻中夺取域绯的美好,她好甜,甜的让自己发醉。柔软的唇瓣迷惑着域战弦进一步举动。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你……”直到他放开自己,域绯才渐渐找回自己的一丝理智。

“早点休息。”偷香成功,域战弦这才露出邪恶的笑容,放开抓住域绯的双手将她轻推进了房门,随后才将房门轻轻合上。

接下来的几天,烙意等人总能在域战弦的脸上察觉到一丝可有可无的笑意。

“怎么了你?今晚好像很高兴?”烙意坐在车子前座看着后视镜里域战弦潜藏的笑意。

“少管闲事。”域战弦懒懒的睨了烙意一眼。

“老大老大,你今晚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和兄弟们分享一下嘛!不要这么小气啦!”阿罗驾着方向盘兴冲冲的附和道。

“闭嘴。乖乖开车。”

“好嘛好嘛。”阿罗撅了撅嘴。

“既然你心情好,那我就告诉你一件事情吧?”烙意回过头。

“什么?”

“永远南这几天可一直都在找你。帮会堵不到你,去域妈妈那也见不到你,公司就更不用说了。我说老大,域妈妈已经打电话到我这了,就算是为了我也好,麻烦你能不能见一见那位永小姐啊?”烙意哭丧着脸哀求道。

“你再啰嗦我这辈子都不会见永远南。”

“行啦行啦!你只要见一面我就谢天谢地了。”

说到永远南,域战弦这才想起来,自己确实有几天没见她了。可是自从那晚情不自禁的夺走域绯的吻之后,他看到任何女人都提不起兴趣。他从来没有预料到自己会对域绯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从来没有想过……他更没有预料到的是自己竟然沉醉在那个丫头的甜美中无法自拔。

第十八章 开心的事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