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毫无防备

  “顾桑先生,是好久不见了。”域绯爱理不理的瞥了一眼这个男人,却愈发觉得他脸上的笑容虚假。

“绯小姐是来找域老大的吧?他就在办公室里,和烈哥谈公事呢。”

“有劳。”域绯不想跟这个男人再多说什么。

“等等!这位是永远南小姐吧?”看到域绯身后的永远南,顾桑上前横在两人中间。

“你要干什么?”顾桑的举动让域绯不悦的蹙眉。

“不好意思绯小姐,域老大这几天吩咐过了,他不想见到永小姐。”

“真遗憾呐,她是我的客人。和域老大有关系吗?”域绯冷眸反问。

“绯小姐,这是老大的吩咐,我们也没有办法。不管是谁的客人,只要是永小姐,都不能见到域老大。”顾桑的说辞看似为难,但是字里行间的嚣张却让域绯愠怒。

“如果我非要带她进去呢?”域绯挑眉,淡淡的扬起冷笑。

“这……绯小姐,您这不是让我难办嘛……”顾桑笑笑,身子却还是坚决的挡在永远南身前不让她靠近。

“顾先生,没想到在五区当了几年负责人,也渐渐开始有老大的架势了。”域绯漫不经心将身上的包包扔到一边:“只是不知道,你在五区遇到比你强的对手的时候,是不是也像现在一样嚣张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这……绯小姐,这……你生气了真不好意思……”顾桑连连后退,域绯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让他无法动弹。果然自己是太大意了才会不怕死的去惹域绯,这个女人果然还是不好对付的。

“绯?”庆幸的是,末轩烈的出现拯救了顾桑,也让域绯的怒火在那一瞬间湮灭了下去。

“烈,烈哥!是绯小姐来了!可她带着永小姐,域老大吩咐说……”

“行了我知道了。”末轩烈打断顾桑,然后走到域绯身前:“他等你很久了。”

“让永小姐先进去吧。”域绯别开身:“该解决的事情还是要先解决。”

发现域绯的样子有些异样,末轩烈示意顾桑带着兄弟们先离开。待永远南走进域战弦办公室的时候,末轩烈才开口:“永远南是你带来的不是吗?看你很不高兴。”

“因为永远南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域绯看着窗外地面上川流不息的车流开口。

“是吗?”

“她真的爱上他了。”域绯握紧双拳。

“或许就像你说的,在感情上永远南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但是绯,有些事情不能单单凭一样东西断定一个人。因为人有太多面了……”

“恩……”

两人站在外面区区几分钟,永远南便一脸泪水出来,神情呆滞的走进电梯。

“她们明明知道对方爱的不是自己,为什么还要义无反顾的继续追着?仅仅只有钱吗?”

面对域绯的疑问,末轩烈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注视着域绯绝美的侧脸,然后沉默……

永远南离开之后,域绯才走进域战弦的办公室。

只见他整个人靠在椅背上,仰头闭着眼睛,看起来似乎很疲惫。

“才刚把永小姐赶出去你就难过的不成样子了吗?”域绯走过去伸出手想要触碰域战弦,却被他伸手出其不意的抓住。

“胡说什么?”

“不是吗?”域绯挑眉。打量着域战弦的脸色,隐隐发现些许的不对。挣开被域战弦抓住的右手覆在他的额头:“你发烧了?”

“好像……”域战弦懒懒回答。可能这几天连夜处理瑚帮的事情都没有合眼,在作息时间不规则的情况下才会生病的吧?

“为什么不照顾自己?”域绯有些生气。倾身扶着他到沙发上躺下“你出冷汗了……”

“睡一觉就没事了。”域战弦重新找到域绯的手掌抓住:“呆在我身边不准动。”

“不行。我去烧热水。”域绯轻轻挪开域战弦的手。

她庆幸的是域战弦病的不是神志恍惚,但也怨他工作的恍惚所以不照顾自己的身体。

“为什么老是不照顾自己?你搬出去的时候明明说过会照顾好自己的。搬出去这么多年不要告诉我这是第一次生病。”域绯拿着热毛巾轻轻的擦拭着域战弦的脸颊与额头,嘴里却还不停的说着。

“你什么时候变得跟妈妈一样话这么啰嗦了?”域战弦勾起浅笑:“汗出的很难受,帮我换衣服。”

明明知道他是在故意转移话题,域绯还是没有办法。听话的起身轻车熟路的走进办公室的内屋,域战弦的办公室域绯早就熟悉不已,挑出一件白衬衫回到办公室,域战弦似乎已经睡着了。

他还是老样子,只要有域绯在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懒得自己动手。

她没有叫醒域战弦,径自上前扶起他的身子,伸手解开他的扣子。

“我觉得,你还是回家住好不好?这样,妈妈就不用每天都看不到你,还要为你在外面的安全担心。”

“到底是妈妈,还是你?”域战弦胸前的那双手被他轻轻握住,原来他一直都醒着。

视线微微下移,他依旧清晰记得那天吻她的那种感觉。缓缓凑近,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可是身体的高温让域战弦的脑子混沌不轻,及时近在咫尺的域绯在他的眼里也逐渐模糊起来。最后,他整个人只能无力的瘫倒在域绯的怀里。

睡着的域战弦完全失去了平日里的霸气,毫无防备的躺在沙发上,也许对他恨之入骨的人来说,现在就是取他性命的绝佳机会!

第二十章 毫无防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