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殴打的女人

  “弦,你是不是开始讨厌我了?”永远南看着域战弦小声开口,但周围的人却都听得见。

任何男人看到永远南如此娇美的模样都会不忍心的吧,可任何男人里面似乎并不包括域战弦。

域绯为末轩烈又添了一碗粥,然后和他相视一笑。她故意不看域战弦那边,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可不知道,那样的笑容在域战弦眼里却特别刺眼。

餐桌上的这一幕在烙意眼里就像一出戏,而他和这群兄弟无疑是最好的观众,不说话,就静静的观赏。很久没有看出好戏了,烙意懒洋洋的挑眉,勾了一根烟放进嘴里。正准备拿打火机,嘴里的烟却被修长白皙的两指拿走。

“家里不能抽烟烙哥。”域绯挥了挥手中的香烟笑了笑。

烙意随意的耸了耸肩,接收到域战弦名叫做‘你欠扁’的眼神,他无辜的眨眨眼。

“弦,你真的已经讨厌我了吗?”永远南继续不死心的问道。从那一晚成为域战弦的女人开始到现在,每次都不是域战弦主动找他,而是她耐不住思念的折磨主动投怀送抱。而域战弦,很显然并不讨厌她的主动,既然有女人想要他,那他不介意和那些女人达成一些肉体关系,毕竟自己也有需求。可也只是仅此而已,他不喜欢让那些女人产生一种我非你莫属的错觉!否则接下来会很麻烦!他不会浪费时间去处理一些不必要的男女关系。

而很显然,眼前这位永远南小姐似乎有点得意忘形了,自顾自的以为可以成为他真正意义上的女人,借着域母这股东风,她大有正式上位的势头。

“永小姐。”域战弦开始还算客气。他的食指一下下的敲打着桌面,这一开口,客厅沙发上玩闹的若飞等人都安静下来。

“是。”永远南迟疑的抬眸。

“你是不是觉得我跟你上了几次床,你就是我域战弦的女朋友了?”

永远南没有想到域战弦会把话说得这么直接,一时之间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午璨眼神示意,若飞等人也不想沾自家老大的火气,几个人赶紧离开。

“你知道整个社交圈有几个人女人跟我发生过关系吗?”域战弦继续开口:“你是为数不多跟我纠缠不清的人。”

永远南脸色一白,“你……你的意思是……”

“我妈愿意你做她的儿媳妇,并不代表我就要娶你。永远南,不要太得寸进尺,我不喜欢难缠的女人。”

“我………”永远南身子一颤。她真的爱他啊,域妈妈也喜欢她,她真的以为自己是可以得到域战弦的。

每一个女人听到这番话都会无地自容的吧,更何况这话是出自爱慕之人的口。

域绯默默的坐在一旁,她为永远南感到可惜,有些许不平。

过了差不多半个月,域绯手心的伤口也渐渐结痂了。域战弦已经帮她在学校办了手续,今天是域绯名义上的最后一节课。

下课后,域绯被晚晚约出来逛街,顺便带她出去晒晒太阳,在家里憋了这么多天是有点闷。

二人逛了一下午都没有什么收获,便找了一间餐厅喝下午茶。

刚刚坐了不到三十分钟,门口便兴冲冲的进来一名女子。

“绯,好像是那位永小姐。”两人坐的位子比较隐蔽,所以永远南并没有看到她们。

只见那位永小姐直径走向一个靠窗的位子,那里坐着另外一长发女人。

永远南一句话都没有说,抓起桌子上的水杯便泼了那女子一脸。这是一向温和甜静的永远南做的事情吗?晚晚愣在了。

“你有病啊!”被泼的女子站起身咒骂了一句。

“我明明警告过你不要接近域战弦。”永远南冷冷出声。

“哼!永远南,永小姐!麻烦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域战弦根本看到不看你一眼你凭什么来警告我!”韩灵反击:“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跟战弦都是过去式了还这么死缠烂打的 !换做是我也不可能再看上你!”

“你!”

“我怎么了?永小姐是自以为家室不菲配得上战弦还是以为自己绝对会成为域氏的总裁夫人?可笑!!做人要有自知之明知难而退,太自信可是会吃苦头的!”韩灵一点都不给永远南情面。域战弦身边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千金名媛,就算没有钱也有权,她永远南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认为域战弦就是自己的?

“你住口!!”从小到大没有被人这么侮辱过,永远南盛怒之下挥了韩灵一巴掌。

“你敢打我!!”韩灵当然不是好惹的主,两个女人就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撕扯起来,服务员拦都拦不住。

“真可怕,没想到永远南也挺狠的。”晚晚摇摇头。

“我们走吧。”域绯笑了笑。她没兴趣再待下去了。

自永远南被域战弦彻底拒绝后,大小姐便开始了猛攻,有事没事就来域府陪域母,在长辈面前做足了功夫。有时候还会去公司堵域战弦,每每看到域战弦和别的女人来往,她就会用一双悲凉的眼睛紧盯着人家不放。她从头到尾都认为域战弦不要她是因为别的女人插足。

学校结束后,域绯正式到域战弦身边工作。刚一上任就成为他的贴身秘书,被域战弦时刻带在身边,寸步不离。

“累不累?”下了班,域绯坐着域战弦的车子,两人一起回家。

第二十七章 殴打的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