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清风里的男人

  承诺域母会和末轩烈多多相处只是她的权宜之计,只有她自己知道,这颗心再也容不下别人。十几年来早已经被那个人一点点的填满,要一下子全部掏空,谈何容易?

“在想什么?”

见域绯趴在窗边发呆,域战弦忍不住走过去从身后整个搂住。

“没什么。在想明天的扫墓。”她随便想了一个理由。

“下午烈去你房间你们说什么了?感觉你一整个晚上状况都不太对。”域战弦迷恋的吻着她的发丝,纤腰上的大手却不由自主搂紧。

“烈哥只是来叫我下楼。”她才不会把下午的事情说出来,否则这个男人一定会生气的。

“绯,再答应我一次。”

“什么?”

“不准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没错,他就是这么霸道!

“嗯!”域绯自他怀里转过身:“你快回房间休息吧。天色不早了。”

这几日家里客人多,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域战弦夜里这几天都是回自己房间睡的。

天知道没有域绯在怀的夜里他是怎么过的,从头到尾失眠的彻底!偶尔还会三更半夜溜进她房间吻了个遍才心满意足的离去,而这件事,当事人似乎睡得很熟并不知道。自从有了第一次拥她入怀的开始,这边成了一种戒不掉的习惯,没有她,他真的会失眠。

第二天上午,西郊最美的墓园来了一行瞩目的人群。

这群人清一色的黑衣,为首的女孩子手中捧着美丽的百合。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进墓园,大门口的值班保安被这群人的气势愣是吓得倒退三步。

这片墓园是独孤诫去世一年之后域战弦亲自为他挑选的,墓碑也是他亲自立的。

当年的一场大火足足烧了两天两夜,独孤诫的尸首早已烧为灰烬,而他们逃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的可能,所以墓里什么也没有。

墓碑上写着生死挚友诫之墓,并没有冠上姓氏。因为域战弦清楚的记得这位挚友曾经说过,独孤从他们被绑架的那一刻开始便再也不是属于他们的姓氏了。

域绯将手中的百合放到黑色大理石台面上,微微扬起温暖的微笑,墓碑上没有独孤诫的照片,所以她只能望着墓碑上的字。

众人站在墓碑前,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大家就这样一起静默了三分钟。

最后,域绯缓缓起身,将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

“一年不见,诫哥的衣服还是很新。”烙意食指扫了扫墓碑的台面微微一笑。

“一年才来一次,是兄弟们怠慢了。”午璨走到墓碑面前珍重的鞠了一躬。

“诫哥放心~大仇兄弟们都记着呢!总有一天会为诫哥砍了黑门老头的脑袋!”阿罗一着急便口无遮拦。

“会不会说话!”若飞爆捶一记他的脑袋。

“大仇当然要报。不过不是现在。”枫远沉下眸子。黑门是在场所有人当初夜不能寐的噩梦,那个地方卷走了他们的天真和童年,甚至让他们失去了一起同生共死的战友,在他们年少的记忆里留下了无比沉重的一道伤痕。

黑门,是所有人拼死在枪林弹雨中生存到今天的动力!

域战弦从来不敢忘记这份仇恨,所有人也都不能忘记!年少的他们势单力薄,黑门则如同一头嗜血的怪兽,从那里逃出来已经耗尽了他们九成的战斗力。将近二十年,他们安静下来,沉稳下来,充实自己,充实自己的实力!总有一天,那数十条消逝的无辜生命,他会一一算回来!

“没错,兄弟们准备了这么多年!总有一天会报仇雪恨的!”

黑门的噩梦造就了独孤诫的死,而独孤诫的死,却是域绯心头一根拔不了的刺。

说到恨,域绯心中的仇恨不比在场任何一个人少。但是她在忍,努力的想要将仇恨压制住,因为现在这个重新建立起的新世界对她来说无比珍贵。

哥哥说,忘掉失去的,努力珍惜现在的。如今她想要做的,就是保护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今天在场的每一个人,她都不想再次失去。

众人在墓碑前又逗留了三十分钟,整理了一下墓碑周围的杂草,然后便离开了。

“你先去车里等我。”域战弦捏了捏域绯的小手。

“嗯。”域绯点头,她知道域战弦有些话想跟哥哥说,每年都这样,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的。这位少年早逝却只大域战弦五个月的兄长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兄弟。

大家都离开了,墓园里却起风了,轻易的撩起域战弦黑色的衣角和头发,恍惚间,域战弦看见墓碑前似站了一名男子。

“哟~”他勾唇,慵懒的打起招呼。那名男子是他想象中独孤诫长大后的样子。

白色衬衫,袖子随意卷起,黑发略长,却依旧遮不住男人俊美的五官。

他也只是微笑,目光凝视着域战弦。

“前段时间我把瑚帮给端了。”域战弦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放到嘴边,语气就像是在闲聊,只是正要找打火机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早就把烟戒掉了。

“抱歉,我忘了。”域战弦不好意思的笑笑,随手将烟塞回口袋。

白衣男子也只是微笑着,不发一语。

“现在整个黑沼城和紫叶城都是我的。”域战弦弯腰坐在墓碑前的台阶上,白衣男子也跟着坐到了他身边,两人望着眼下的整片墓园,开了遍地的野花,甚是好看。

“我们的势力正在逐渐扩大。不过我说过,迟早有一天要走回正道。”域战弦侧首,看着身边的白衣男子:“我答应过你的说到做到,为了自己,也为了域绯。”他,似在向眼前的男人诉说着自己想要做的,和正要做的事情。

“只是那一天,我希望是在黑门和联盟全部毁掉之后。”域战弦口中的联盟,正是与东方玉调查到的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有关。

“兄弟,别怪我贪心。”墨镜后的黑眸闪过凌厉:“黑门必须要毁。联盟毁不掉,我就取代它。”

白衣男子依然没有说话,只是脸色变得些许担忧。

“我懂你的意思,我不会把兄弟们搭进去。”全都只能是他一个人的事情。

白衣男子摇摇头,伸手指了指域战弦的胸膛。

“担心我吗?”域战弦微笑:“我也不会把自己搭进去。我还有女人要养。”后半句,域战弦笑的玩味。

“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域战弦继续开口。

收到白衣男子疑问的眼神,他拍了拍手站起身:“域绯,我要了。”是在宣誓。

原来如此,白衣男子笑着摇头。

“她要做我的女人,一辈子。你不准拒绝。”他的霸道,一如既往。

白衣男子也起身,伸出拳头轻捶了一记域战弦的胸口。

“她注定是我的女人。”面对他,域战弦扬起一抹痞笑:“我也注定是她的。”

白衣男子终于点头。

“那我走了。”域战弦望向墓园大门口,若飞和阿罗正在远处朝他一个劲的招手。

白衣男子点头。

“下次再来看你。好好呆着。”域战弦伸出右拳,与白衣男子伸出的左拳默契的对碰。

他头也不回的踩下阶梯,与白衣男子之间的距离渐渐拉长。一道清风又一次扫过墓碑前,吹散了白衣男子的身影,他的笑容也随着清风越走越远!

——————————

三村马上要出国,因为时差所以更新时间会在后半夜,大家第二天一早就可以来看了哈!

记得收藏推荐哦~~~

第三十九章 清风里的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