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所谓阴谋

  域战弦没有回头,因为他知道墓碑前已没有白衣男子的身影!只是他的唇角还噙着之前谈话时的微笑,一番长谈之后,他的心似决定了很多事情。

众人起身回程,域绯坐在域战弦身边,他的手一直紧握着自己的,不曾放开。

三十分钟的车程过的很快,车队很快就驶入域府的范围。

“小心!!”坐在副驾驶座的若飞突然大叫一声,阿罗一个紧急转弯,硬生生的幢上了一旁的大树!

“哇靠!!哪个不长眼的半路冲出来!!”阿罗差点没被吓死!

“下去看看。”域战弦冷静的下令。紧紧护住域绯的双臂并没有因此松开。

域战弦的车子出事,后面的几辆车全都紧急停下,众人纷纷下车查看。

“有没有伤到?”下了车域绯仔细检查域战弦全身,刚才他一直护着自己,车头撞得这么严重,他不可能毫发无伤。

“我没事。”域战弦右手搂住域绯的肩膀开口。

“你左手怎么了?”域绯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

“别担心。可能是肌肉有点挫伤。”末轩烈走过来仔细查看之后得出结论。

“老大!是个女人突然半路冲出来要撞阿罗的车子!”目击者若飞第一时间报告。

“去看看那个女人死了没有。”域战弦冷着脸。

“老大!!那那那那个女人咱认识!”阿罗急冲冲的走过来,不安的看了一眼域绯:“是那天来找绯姐的那个女人!”

来找她的?域绯蹙眉,不会是……

她立刻上前走到车头边,地上躺着的不正是成珠?只是她额头出血,浑身也是青一块紫一块十分狼狈不堪,不像是被车撞的,更像是被人打的。

“她好像伤的很严重。”午璨走过来。

“她动了!”

原来成珠并没有昏过去,之间她艰难的伸出手爬到域绯脚边,抓住她的脚踝:“救我,求求你。”

“有人追你吗?”域绯淡淡的看着成珠。

“求求你救救我……我……”话还没来得及讲完,成珠头一歪晕了过去。

“晕过去了。怎么办?”

众人面面相觑,域绯也十分矛盾,到底要不要救她?

“既然被撞了,那就先带回府里弄醒。”域战弦在这个时候把话插进来。

域绯奇怪的看着域战弦,他不是不喜欢成珠吗?为什么还要把她带回家?

域府附近成珠莫名其妙的出现撞上了域战弦的车子。怎么想都觉得奇怪,偏偏域战弦这伙人又是如此精明。

成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落,吃力的坐起身,域绯正坐在床边冷冷的注视着她。

“我……”

“你身上的瘀伤我已经找穆先生处理了。没有脑震荡,你既然醒过来了可以离开了。”域绯起身。

“等等!”成珠吃痛的下床欲要留住域绯:“我能不能……求你件事儿?”

“什么?”

“我能不能……在你这里躲几天?”

“为什么?”

“我前几天不是来找你借钱吗?你没同意,高利贷的就找上来了……”

“跟我有关系吗?”

“你……”成珠气结,但她还是好声好气:“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不当我是你妈,你也当做作慈善?可怜可怜我这个孤苦无依的女人?”

“我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域绯从来没有相信过眼前这个女人。如果这十多年她一点都没变的话,那域绯是十分了解她的个性的。

“绯儿?”恰巧,域母带着翘音推门进客房。

“域夫人!”不等域绯开口,成珠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跑过去在域母面前要多可怜就装的多可怜。

“这样啊……”域母若有所思的点头。

“妈妈……”

“既然如此,绯儿,你就让成女士在家里留几天吧。”域母笑着抬头:“更何况确实是我们的车子撞了人家,虽然伤的不重,等成女士伤好了之后走也可以。”

域母就是人太好,成珠三言两语就把她的心给说软了。

“谢谢!谢谢域夫人!您真是大好人!!”成珠感激的不知如何是好,早知道这样的话她可以直接找这个女人,何必撞车搞得自己这么狼狈!

于是,成珠暂且在域家住下了。域战弦并没有说什么,等于是默认了域母的决定。

第二天,域战弦带着域绯去公司,家里只剩下两个女人和一家子的保镖和佣人。

“绯小姐,您有事找我?”

域绯一进公司就将冷黛找到了会议室。

“你这几天有任务吗?”域绯问道。

“没有,这几日少爷只让我负责府里的守卫工作。”

“那能麻烦你帮我一个忙吗?”

“当然可以。您说。”

“帮我调查一个人。”域绯靠近:“我要这个人的详细资料,包括她近日接触过什么人,去过哪里,所有一切你能查到的我都要。”

“明白。我这就去。”冷黛没有犹豫便一口答应,对于域绯口中要调查的人连一点要问的都没有。

成珠美其名曰在域府养伤,但是平日里她却在努力的和域母搞好关系。目的不明……

而对于成珠的热脸,域母全盘接受,脸上依旧挂着和蔼的微笑,什么话也没有和域战弦还有域绯说过。

不过这几天域战弦心情却不怎么好,家里多了一个外人,他夜里也不能去域绯的房间,不过在域绯面前他并没有说什么。

但是域战弦不高兴域绯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她不明白域战弦为什么没有开口让成珠离开。

“绯,端一杯咖啡到我书房。”一进家门,域战弦对域绯说了一句便径自上楼,全然无视客厅里和域母喝着下午茶的成珠。

“好。”

域绯很快便煮了一杯咖啡,顺便将域母上午做的点心一并端进了书房。

“哥,今天咖啡只能喝一杯哦。”域绯将咖啡端到域战弦桌前。

“可以多喝一杯吗?”域战弦自文件中抬头,其实他今天在公司有偷偷喝过一杯。

“你偷吃。”域绯当然看得出域战弦眼底的心虚。

但是他不给自己生气的机会,一把揽过她的肩膀薄唇便贴了上来。

“痒……”域绯忍不住发笑。

“绯……”他已经两天没有亲亲她抱抱她,此刻抓住机会怎么可能放过。

右手不安分的在她的后背游移,却迟迟不肯探进衣内,他还是不忍破坏她的美好。

“嗯?”域绯被吻得双眼迷离,身子情不自禁的拱起,更加贴向刚毅的身躯。

第四十章 所谓阴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