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1 最多是道德谴责

  这个时候他一个人离开这里,或许很危险,但他没有丝毫犹豫的转身,奋力就往上面爬去。

不大一会儿,就没有他的身影。

看到梁文豪离开后,沐妍尔强忍着剧痛从地上坐起来,努力脱下了单薄的外套,用力撕咬开自己的衣服,直到衣服碎成了布片,一圈二圈,死死的缠绕着她还在不停流血的伤口。

夜太黑,她看不清楚伤口,她不知道那个口子有多大,但她很清楚,绝对不会小!

刚刚包好伤口,血也渐渐地开始止住,沐妍尔的头有点犯晕。

不知道是不是突然失血的原因,亦或是刚刚从好处摔下时,头被伤到了。

沐妍尔让身体靠在岩洞边上,减轻身体负担,甩甩头,她用力咬着唇,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尽力让自己不要昏迷过去。因为在这种时刻,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她抬起头,看着漆黑的天空,没有月亮,没有星星,没有云,夜空就像一个漆黑的锅盖,盖住了大地,四周安静得让人窒息。

不知道……梁文豪会不会和紫苏叶一样,丢下她自己跑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夜更加深了,四周也越发的安静起来。

从梁文豪离开至少已经过去大半个小时了,梁文豪还是没有回来!

也是,在这样情况下,梁文豪没有再回来的理由。现在是真实的战场,能够让自己活着,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见死不救最多是道德谴责,这种情况下,也不是十恶不赦的事。

强忍着腰间撕心裂肺的痛楚,沐妍尔扶着洞壁,努力让自己站起来,她不可能让自己在这里等死,也不可能呆到这次演习结束等候救援,她有感觉,这次的演习如果顺利完成,她就可以顺利的从这个如恶魔岛一般的地方出去!

她其实受够了。

想到本该在家欢乐团聚的春节,都是在这个鬼地方,不停的训练,没有多一秒的休息时间!真是早就受够了!

抬头望着高高的斜坡,沐妍尔咬了咬牙,准备摸索着往上爬,离开这里。

突然,山坡上响起什么东西滚落的声音,她往后退了好几步,以防那个“东西”误伤到自己,伤上加伤。

“哎哟,痛死我了!”那个“东西”停下来之后,就开始呻吟,是梁文豪。

沐妍尔看着梁文豪,就算漆黑的夜晚看不清楚,沐妍尔依然能够第一时间感觉到,躺在地上呻吟的男人就是半个小时前离开的梁文豪。

梁文豪强忍着痛,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妍尔,你看,我找到了。”

他扬着手中的侧柏叶,“因为天真的是太黑了,我只能靠嗅觉,所以花费了不少时间,还好季昂说过,一般哪些地方容易生长,要不然找到明天早上,我都不一定找得到。”一边说着,一边还在呻吟刚刚摔下来的疼痛。

莫名的,沐妍尔有了一种叫做“感动”的感情,冰冷的夜里,心里暖暖的。患难之交,有木有!

沐妍尔微微一笑,舔了舔有些发白的嘴唇,由衷的感谢:“梁文豪,谢谢你。”

“不用谢,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伤。”梁文豪诚恳的说着。手一直摩擦着自己的屁股,似乎被摔得有些痛。

沐妍尔看着他的模样,嘴角忍不住一笑,“为什么不爬下来,非要用滚的啊?”

“我是觉得用滚的话,比较快。我怕你等得受不了。对了,你伤到腰的哪里,要不要我帮忙。”

31 最多是道德谴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