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7杀鸡焉用牛刀

  明明两人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但沐妍尔仍然忍不住脸红:“军长大人,你学坏了哦,会说些好听的话讨我开心了哦。”

慕容少泽低低地笑出声,“能讨得美人儿的欢心,就是要我烽火戏诸侯,也是心甘情愿呀。”

“那我岂不成了祸国殃民的褒姒了?”沐妍尔状似嗔怪。“原来在军长大人心里,我是这么个形象呀?”

“形似,神不似。”慕容少泽赶紧亲亲她。“你比褒姒美多了。”

那位传说中一笑倾人城国的,只活在传说中的美人,她可不能比。“比起周幽王,军长大人也是英明得很。”

两人相视一笑,再普通不过的俏皮话,在两情相悦的彼此说来,也令人快乐的要命。有木有!

正耳鬓厮磨间,慕容少泽忽的想起什么,“对了,晚餐一起的那个塑胶女人,心思不正,你要当心她,不要和她走得太近。”

沐妍尔讶然挑眉:“军长大人好犀利的眼睛呀。她做过整形,您也看得出来?你知道吗?最近这些年,每次看到她,她都在变样子,她的脸几乎已经没有的样子了。”

“画皮不画心,也只有蠢人才看不出来。”慕容少泽嗤笑一声,看着沐妍尔,“看着她白莲花的模样,我便觉得讽刺得很。不是所有人都不识货,把这个好的妍尔放到一边,偏偏要将鱼目当做珍珠的。她肯定也是自认为没有你美丽,所以才一次一次在脸上动刀子。我的妍尔是最美的!”

沐妍尔害羞地笑了,半晌,轻声道:“我只想做你一人的珍珠,其他人,我可看不上。”

她的声音清软柔和,就如同汩汩清泉流入慕容少泽心间。他满心的温柔情意,却不知要如何诉说。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叮咛:“要小心些,战场上,跳蚤虽然伤及不到骏马的性命,但却会造成它们的不适,不如趁早解决掉。”

“我真的好不喜欢与人斗心呢。”沐妍尔叹口气。“她是张妈的女儿,从小张妈对我很好,张妈她的老公对她不好,外面养着女人,她的儿子吃喝嫖赌,不务正业,就蓝彩云这个女儿比较上进,她是张妈的希望。”

慕容少泽道:“你如果不忍心,我去帮你把她处理了就是。”他不喜欢任何对妍尔有恶意的人存在。

沐妍尔赶紧阻止:“杀鸡焉用牛刀,不能失了军长大人的身份啊,不是?”对付蓝彩云,哪里需要慕容少泽出手?她之所以处处让着蓝彩云,不过是想张妈老有所依而已,而如果蓝彩云辜负了她的期望。那么……可能是日子太好过了,导致蓝彩云已经忘记了她自己是什么身份,从而对着不属于她的东西流口水。

“只是,要让蓝彩云看清自己,怕是还要军长大人你帮个忙呢。”

“妍尔相邀,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啊!”他笑笑,随即吻住她的嘴唇:“我们现在不要管那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了,该做更重要的事情……”

二个人相拥而眠,是被慕容少泽的手机闹铃吵醒的。

“妍尔,起来,我们去吃生日蛋糕了!”慕容少泽小心翼翼的起床,穿好整齐的军装后,才来到床边,轻轻拉起她到自己怀里。

97杀鸡焉用牛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