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四小耶律

  武将名为耶律狂,北院大王耶律斜轸的得力干将。他看向自己的四个儿子,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尽是欣慰的神色:长子耶律逸满额宽,面白,脸削而不尖,脸上总是洋溢着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异常清秀,印象最深的是他那笑容之下的自信。平时大家都叫他萧逸,因为他和母亲都是从宋国那边掠夺过来的。次子耶律申、三子耶律士奇都是出奇的冷峻帅气,这多半是混血造成的,他们与萧逸同母异父。四子耶律重德长相威武,方脸深目,棱角分明。这些都符合正宗辽人的长相,他的亲生母亲则为辽人,在生他的时候难产而死,他一直由耶律逸满的母亲带大。

四个孩子当中,虽然只有萧逸没有耶律狂的血脉,但是那并不妨碍耶律狂对他的喜爱。耶律狂认为萧逸最像自己的偶像--南院大王耶律休哥。打仗的时候勇猛无敌、神机妙算;闲时又非常的仁慈,心系百姓。次子、三子则像耶律狂自己,勇猛果断,骁勇善战,将来能成为战场上的英雄。但是耶律狂却认为这样不会有多大的作为,说得不好听点就是一个皇权打手的角色,绝对不会成为指点江山的人。四子耶律德重虽然年级还小,但是性格已经基本形成。耶律狂觉得四子有些像他的另一个上司北院大王:耶律斜轸,任何时候都沉稳务实。仿佛思想中只有目的和结果,为了达到预期的结果,不介意采用任何的手段,深谋远虑杀伐果断。这便是武将耶律狂的四个儿子,被戏称为“上京四小耶律”。

一家人在大街上没有过多地逗留,便回到家中。耶律狂率先跨入大门,妻子张嫣紧随其后,萧逸则安静地紧跟在父母的身后。身后则是一路打闹着嘚嘚瑟瑟的三小耶律。平时可是哥四个一起,院子里只见人影嗖…嗖…嗖…,带起一路飞尘,四个少爷脚下生风往来穿梭,倒是佣人们颇有大师风范,任凭衣角翻飞,缓缓的,一脸淡定的忙着自己手中的活。眼睛都不抬一下看看是哪个少爷窜过去了,习惯了,麻木了,也确实看不清是哪个,只感觉随着少爷们的长大,院子的地面又下陷了不少,迈进大门就会脚一沉,像踩空了一样,这院子就是一个坑,四小耶律的坑。但是今天耶律狂回家了,也许能阻止四小耶律的磨脚板工程了。

萧逸作为长子就必须得安静的跟在父母的身后,这是规矩。佣人们看见老爷回家,也没敢停下手中的活,跟耶律狂打过招呼后便继续忙碌自己手中的活。在佣人的眼中,今天萧逸显得那么的安静完全是伪装的,无非是因为老爷回来了。

在外人看来,虽然四小耶律都是周围数里让人头疼的存在,不过其中四子耶律重德还算靠谱一点。但是在兄弟四个心中, 萧逸的权威最高。但是他的权威不是自己立的,而是耶律狂给打出来的,三个小的要是调皮或者有不尊重萧逸的时候,耶律狂都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把那几个小的暴打一顿,血腥的程度连外人都不忍心看。边打边问:还敢不敢不听你大哥的?但是一般的情况下给出答案并不能终止暴力,只有等耶律狂打累了才会停下来,最后还会说:“你们给老子记住长幼有序,一切都得听你大哥的,给我滚出去。 ”三个要么是自己爬出父亲的屋子,要么就是呼喊佣人把他们搀扶出去。奇怪的是出了父亲的屋子后,他们都不会立即离开,而是或左或右,要么扶墙要么干脆躺地上侧耳倾听。

一般片刻之后就一定会从屋子里传来一声吼叫:“耶律逸满给老子进来!”那屋外的三个人便会不约而同的相视坏笑,目送萧逸进去。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父亲大人已经缓过劲来了。果不其然,屋里又传来了和刚才一样节奏的哀嚎声,甚至更为撕心裂肺,三个小子的恶趣味也稍稍得到满足。唯一不同的是父亲的问话却变成了:“管教不了弟弟还做什么长子,将来让你当家,这个家还不得散伙了?”,再过一会后又会听到一个相同的结束语“滚”。

接着三个无良弟弟便能看见萧逸是扶着墙出来或者是爬着出来的,有时还真是滚,但是耶律狂却唯独不允许任何人来帮萧逸挪出去。如果萧逸在规定的时间出不去屋子,耶律狂缓过劲来又要对萧逸开打。所以一般的时候都会看到萧逸满脸坚定地,艰难地在规定的时间内从父亲的屋子出来,或爬或滚。在那过程当中,那三个调皮的弟弟都能看见大哥那不可撼动的坚韧的目光,着实让他们三个人崇拜得不得了。等萧逸出来后,他们的四个小脑袋又都挤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制定下次欺瞒他们老子的套路,同仇敌忾的兄弟感情又增进一步。

第二章 四小耶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