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脸皮与攻势

  由于刚才发生的种种事情,喧月便不再那么讨厌萧逸。况且都是年轻人,所以一路上也总是跑到萧逸他们那边与他们聊天,关系一下子便拉近不少。

阿拉娜虽然还是和他们保持距离,但是眼睛也不时地向他们那边瞄去。而萧逸毕竟还是未满二十的少年,对阿拉娜绝世的容颜念念不忘,每每回想起将她扑倒时的那种犹如抱着棉花包一样的柔软,呼吸急促身体不受控制的僵硬,感觉美美的,脸上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猥琐的笑容。

而一旁的阿拉娜看到萧逸这笑容的时候,也猜到他在想什么,就满含怒意的死死盯着萧逸,恨不得手起刀落的把这流氓给杀掉。少男少女的心事矛盾而又精彩!

喧月此刻正乐呵呵地看着身旁的萧逸,开口道:“萧逸,两位大师刚刚曾与我们讨论过你呢!你想知道说的是什么吗?”还没等萧逸开口回答,老三耶律士奇便接口道:“大哥,无事献殷勤啊!”喧月听得一愣,问道:“什么意思?”“非奸即盗!”耶律士奇悠哉悠哉地回到。

喧月气得直跺脚,嘴撅得老高说了句:“挺大个男人这么多事,要不是我你们还能在这说话”。耶律士奇则满不在乎的说:“没你们我们哥四个也应付得来”。喧月一翻白眼接到:“嗯,跑得快”。耶律士奇脸刷的一下红了,回想起四个人披头散发摇手呼救的样子的确不怎么样。

萧逸则尴尬地咳了两下说道:“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喧月公主到上京后我请你品尝上京美食!现在可以说了吧”

喧月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说道:“他们说你的悟性很高,心中有乾坤,但是又摸不准你的信仰。”

萧逸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吹牛机会的,十分得意说道:“小哥我就信自己!”

“切!不就是你这个花里胡哨的家伙瞎说一顿嘛,至于这么看得起你吗?还心中有乾坤。我想多半是因为你的那个鼓和铃才这么说,他们似乎很在意你的那两样东西。不过你放心好了,我大理国的护国法师可不差你这两个小玩意”。

喧月顿了顿,有些不服气的说道:”早晚你们也会发现本公主也是个心中有乾坤的人!”

萧逸随口敷衍道:“你长大了是胸前有乾坤!”

“啪”的一下,喧月抬手就给萧逸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但是打完萧逸以后,再想想萧逸的话,似乎又觉得对作为女人的她来说也不错,毕竟哪个女人不想自己拥有阿拉娜那样的事业线。小脸顿时又多云转晴,向萧逸说道:“你要是跟阿拉娜姐姐开这种玩笑,你就死定了”

萧逸被打了一个响亮的嘴巴子,气不打一处来,正要发火的时候,却看见阿拉娜正看着他,双眼瞪得溜圆牙都龇出来的他立马换了个比较和善的表情说道:“嗯,谢谢喧月公主善意的提醒”。然后侧着身子背对着阿拉娜,咬牙切齿的冲喧月说道:“小丫头,你等我有机会的,非得和你好好聊聊”。

喧月看他翻脸翻得比翻书还快,不禁撇撇嘴,但还是继续说道:“你们几个没规没距还挺坏,哪下惹到她,不明不白死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阿拉娜姐姐是西州回鹘国的公主,她们那伊教的条律是:不能用言语挑逗未婚的女子,还有如果未婚女子的面纱被一个男子摘下以后,她便要嫁给那个男人。男子要是强拆未婚女子的面纱,在回鹘国可是死罪,未婚女子的面纱只有在结婚那天丈夫才有权利解开。你们一介平民,要是挑逗公主或者看了公主的面容,只有死路一条,因为公主是不可能嫁给一介平民的”。

萧逸当看出来喧月的提醒是善意的,心中不由得一暖,心想:没想到这个刁蛮的小公主还是挺善良的。

转过念来,萧逸决定要试试阿拉娜,凑到阿拉娜的身边,笑嘻嘻地向阿拉娜要疗伤药治疗被喧月打了一巴掌的脸。看到他的这种表现,喧月和耶律三兄弟的脑袋上都是黑线,他们都一致认为萧逸的脑袋缺了一根弦,而且脸皮太厚了。

喧月已经下了定义:脑袋确确实实缺根弦,刚提醒完,他就糊上去。

萧逸三个无良弟弟想的是:大哥就是牛啊!居然化打耳光这么尴尬的事为借口去泡妞,这脸皮,这魄力不服不行。

就在他们都以为有热闹可看时,阿拉娜却反常地扔给了萧逸一瓶药,继而转过身去,再也不搭理萧逸。

萧逸接住阿拉娜的药,满脸幸福地在那里贼笑。看得他的三个弟弟牙根发痒。喧月更是愤愤地瞪了萧逸一眼,对他说道:“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脸皮厚到家了。”说完,便跑到阿拉娜的身边,附在阿拉娜的耳旁,也不知道嘀嘀咕咕的说什么,还不时的向萧逸那边指指点点。

萧逸完全不在意,还总是一脸谄媚目不转睛地盯着阿拉娜,样子要多贱有多贱。弄得三个弟弟都离他远远地,一幅和萧逸不怎么熟的样子。

一路上萧逸都保持这个样子,喧月则不时地出口喝骂萧逸,还像赶狗一样的想把萧逸的眼神从她和阿拉娜的身上赶走。而阿拉娜则时而讪笑,时而故作愤怒地看向萧逸。喧月则不时提醒阿拉娜:别被萧逸这花里胡哨的臭虫闻到味,到时候赶都赶不走。

而萧逸看到阿拉娜的表现,那个心花怒放啊,扑倒而不杀,纠缠而不怒,自己机会大大呦。越想就越露出流着口水的猪一样的笑容。

两位高僧看到萧逸这一路上的表现,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这小子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们绝对不会在阿拉娜等人的面前说什么“此子心中有乾坤”这样的话。现在萧逸的这种表现哪是什么心中有乾坤啊,简直就是满脑袋的男盗女娼。

但是当初萧逸的言论,明明就让他们看到了一代宗师的风范。当时他们认为萧逸将来会成为一代宗师或者盖世英雄也不是没有可能,可现在萧逸的这种表现实在是太打脸了,把二位老人家的脸打得跟柿子饼似的。

现在连堂堂护国法师也得想个法子把场子给找回来,得给萧逸个教训,以免自己成了萧逸祸害无知少女的帮凶了。

静世大师大声问道:“萧公子,老衲看你颇有见地,敢问公子,这宗教和各国君主的关系又该怎么评析呢?”静世的心里想的却是:好你个黄毛小子,老衲可要把场子收回来了!

静世为老不尊的先捧一下萧逸,捧高了后再出个难题,借机当众贬损一下萧逸,好摆脱祸害少女帮凶的嫌疑。

萧逸虽然整天和三个弟弟看似瞎混,但是他们的母亲毕竟是宋国来的大家闺秀,对孩子的教育从来就没有耽误过,异常严格,所以四个小流氓这文化底蕴也非同一般。而且耶律狂对南北院大王异常地崇拜,他总会给萧逸他们讲一些高官王侯的言行思想,因此萧逸他们几个讲起理论来也是能唬住几个人的,有时还能别出心裁地提出自己的观点。

当萧逸听到静世大师这么问,想了想便回答道:“宗教和皇权说得好听点是互相支持;说得不好听点就是互相利用。宗教需要皇权的权势来获得生存的土壤,而皇权则利用宗教来教化人民来维护自身的统治。因此,统治者会根据自己所面对的形势来选择适当的宗教,而宗教有时候会为了迎合统治者的需要而对本身的教义进行修改。所以,那些信仰啊,宗教啊现在已经不纯粹了。”

静世大师短暂的惊讶后,这次只来了句:“公子如此年纪便有这番见解,实属不易。相信假以时日定会悟得真谛,日后有机会来我佛国大理,感受一下佛宗的奥义吧!”

萧逸突然诡异的笑了笑,对静世说道:“大师,佛祖很忙,需要什么还是自己动手吧。”

静世大师听到萧逸这样精妙的回答和之后的行为,他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又给这头狼多披上了一张羊皮。

萧逸一拱手,又屁颠屁颠地跑到阿拉娜那边套近乎去了。

静世大师看着萧逸的背影只在心里默默地来了一句:此子心中有乾坤。

萧逸凑到阿拉娜旁边说道:“阿拉娜公主,很快咱们就要进入上京了。这上京和南京是不一样的,南京虽然在辽国,但是建筑民风和饮食习惯都以汉人的习俗为主。但是上京就不一样了,它的建筑风格雄浑粗犷,饮食以肉类和奶类为主。进城后让我带你吃遍上京的特色美食吧!”

在一旁的喧月嘟个小嘴,愤愤说道:“见色轻友的家伙,难道你忘了答应过本公主的事情了?”萧逸赶忙赔笑到:“哪能呢,到时候一定不会忘了喧月公主你,我们一定会叫上你的。”萧逸在心里却郁闷道:闪闪发光刺眼的小丫头。

而喧月听萧逸的意思是捎带脚带上她,心里也是郁闷了,本来请的是自己,怎么现在就沦落成蹭饭的了。

第十章 脸皮与攻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