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月下**

  此时的萧逸当然不知道在妖魔鬼怪当中会有这么多的算计,他正一脸贼笑地围着阿拉娜。那一付要么阿拉娜从了他,要么就杀了他的样子,要多贱有多贱。萧逸觉得反正自己是揭开阿拉娜面纱的男人,死不了就机会大大。同时喧月发现阿拉娜也从最初的冷弱冰霜,到现在有时也会被萧逸逗得咯咯直笑。喧月急了,她担心阿拉娜迟早沦陷,不遗余力地帮阿拉娜驱赶萧逸这只大头苍蝇。

萧逸一直生活在塞外,性情直爽。看到阿拉娜这高挑、丰满且拥有绝世容颜的女子,他自然不会放过。他可不想做那种默默喜欢,最后却眼见着喜欢的白菜被猪拱了的人。纵使你喧月小闺蜜胳膊大腿都抡圆了,也休想阻我。

而萧逸的三个弟弟想的可就不怎么单纯了,哥三儿一致认为大哥是被阿拉娜的傲人身材勾住了,同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很好理解这种渴望的。并且他们认为大哥快成功了,因为从阿拉娜的表情变化就能看出来。三人不禁感叹:初熟米粟,顽鼠易得啊。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很容易被心态好,脸皮厚的小流氓追到手。

阿拉娜虽然芳龄十八,但是身为西州回鹘公主的她,是很少有人能有这样的机会去纠缠她的,哪有应付萧逸这种弹性攻势的经验啊。她是作为质子一直在大理生活的,正好赶上静明高僧他们要出塞,所以带着自己的二十几个侍卫就和喧月一起跟出来透透气。

虽然静明高僧是应辽国皇上的邀请来宣扬佛法,但是他们却是暗地里出行的。因为怕受到与佛教水火不容的妖魔鬼怪的加害,一行人乔装成西州回鹘的商队,一路上还算是比较顺畅的,却还是在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却被发现了。

再说这阿拉娜这涉世不深的少女遇见萧逸这样心态好,脸皮厚的小流氓,自然抵挡不住,何况还有之前与萧逸的非正常接触,偏巧静世高僧那句“此子心中有乾坤”更是推波助澜,助纣为虐,少女的心动摇了!

一行人今晚落脚的客栈不巧就剩五间客房了,两位公主一人一间,两位大师一间,八位伊教斗士轮流守夜,占用一间,而萧逸他们四兄弟一间。

到了半夜,萧逸以太挤为由,把自己的地方让给了三个弟弟。美其曰是让三个弟弟好好休息,好明天回家见父母的时候显得有精神头,自己到外头练练功消磨消磨,就走出房间了。

他的三个弟弟虚情假意地感谢了一下萧逸,粗胳膊粗腿立马就把萧逸的地方给瓜分了。看着自己三个无良弟弟的样子,萧逸摇摇头,便走出门外。像模像样的用自己独创的吸纳天地精气的方法练了起来。只见萧逸双手五指伸开,再缓缓握拳,像握着一团棉花一样,能感觉到好似将空气握向掌心并压入掌内。

其实萧逸这次走出房间是有目的的,而且他的目的还是比较阴暗的。白天喧月那臭丫头把阿拉娜防得密不透风,一点也不给自己和阿拉娜直接接触的机会。眼看明天就到上京了,他觉得必须找个机会单独相处了,好让阿拉娜更好的认识自己。

其实萧逸也不是那种死不要脸的人,在一路上他能看到阿拉娜会不经意之间对自己莞尔一笑,真是百媚生啊。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而阿拉娜却无意间给了萧逸这么一个缝。阿拉娜的笑给了萧逸一路阳光一路花,清新的凉风吹着火辣辣的心思啊。

他走出来后看了看阿拉娜的房间,还有光亮,门口还有两个伊教斗士守着。萧逸再怎么说也自认为是半吊子萨满,本身功夫不差,借助护身金铃和微风的自然之力轻易地躲过了两个武士潜入了阿拉娜的房间。

萧逸进入房间的时候,阿拉娜刚刚沐浴完毕。她的身上只是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曼妙的身姿是一览无遗。如此香艳美妙,萧逸呆了,癫痫一样的呆在原地。

萧逸原本潜入时就砰砰跳的心,此刻真是天神擂巨鼓,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阿拉娜隐约感觉身后有什么,回过头来看见萧逸两眼溜圆的愣在那,顿时脸色惨白,慌忙披上了自己的外衣,暴怒的她抽出弯刀,电光飞闪之间就把刀抵在了萧逸的脖子上,阿拉娜气得双手发抖,两行泪水顿时从眼眶流了下来。同时也骂自己,居然看错了人。

第一次萧逸扑倒她是意外,她没有过多的去责怪萧逸;但是这次明显就是他有心而为的。于是她小声而恶狠狠的骂道:“无耻狂徒,我阿拉娜是你随便轻薄的人吗?你就受死吧!”萧逸也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他也知道解释是不行的了,于是索性就说:“阿拉娜姑娘,我是来看你的,无意间撞见你沐浴完毕,更无意轻薄。”阿拉娜把刀向萧逸横了一横,一丝的鲜血就顺着刀刃流了出来,咬着牙问道:“男女授受不亲,深夜潜入不为轻薄还能为何?”说着便要用力。

萧逸面不改色地道:“阿拉娜姑娘,萧逸虽然日夜与你同行,但奈何喧月等人从中阻隔,无法对你倾诉爱慕,心中很是抑郁。今夜本想趁姑娘未睡,将爱慕之意与你诉出,死也无憾,不曾想…”

听见萧逸这么一说,阿拉娜的心是乱了。一路上阿拉娜是知道萧逸对自己的心思的,并且自己也很享受这种感觉。现在听萧逸当面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心中就泛起了涟漪,心砰砰的跳,脸上也泛起了红晕。哎,动了情的女人这智商真是让人着急!

萧逸看到阿拉娜这样子,脸上还是一副正人君子样,可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了。嘴角刚要猥琐的上翘,却突然看见阿拉娜刚才羞红低下的头抬了起来,水汪汪的双眼看向萧逸,眼中多了一份调皮,樱桃小口露出一抹坏笑。萧逸暗叫不好,果不其然,阿拉娜抬起一脚将萧逸踹出了房间,口中更是大喝道:“看准房门再进,下次再进错房间小心你的狗命。”

随后狠狠的把门关上,两位武士听公主这么一说,也没对萧逸动武,因为从阿拉娜说话的意思能听出来,这次就这样了,不想计较。他俩也懒得想萧逸怎么进去的,公主没怪罪并且没出乱子就行。

萧逸揉揉屁股,刚要起身离开,但是坐在地上的他一看身后却知道晚了。众人听到动静以为有贼人,出来的非常迅速。此刻所有人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坐在地上的他,三小耶律出来一看这种情况,扭头就冲回房间,把房门一关,撇清了他们和亲大哥的关系,两位高僧也叹了口气回房间了。萧逸脸红了,有史以来第一次,起身走向院子旁的门廊,他打算在那靠一晚。

喧月看着萧逸,粉拳紧握、满脸通红,最后还愤怒地关上房门,但是房间却一直亮着光。萧逸就这么尴尬地瞅着门口的两个武士,武士们也是无聊地看着萧逸等着换班。

第十二章 月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