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望天吼

  两人正在卿卿我我的时候,从远处走来一队人,仔细看确是静世大师一行人,两人迎了上去。静世大师看见萧逸同阿拉娜的时候显得颇为高兴,注意到阿拉娜不再以面纱遮面,也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含笑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萧逸将昨天的事情详细告诉了静世大师,静世大师听完后,面色微沉道:“虽说妖族之中也不尽是败类,但是防范些还是好的,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众人便边聊边往上京城赶去,路上得知静世、静明此次上叶木山,虽然受到了礼遇,但是在二位高僧看来,木叶山却多半是给辽皇面子才如此盛情,他们能感觉出辽国本土的萨满教还是比较抵触外来的佛教的。这也在情理之中,只有慢慢磨合了。

就在众人即将到达上京的时候,在道路上撞见一个强壮威猛的中年人,中年人负手立于路中央,明明是一人却让众人感觉似有一整座高大厚重的城墙拦住去路。中年人以冷漠而又不失礼数的口吻问道:“不知道哪位是静世大师,在下望天吼。”一边说一边向静世大师方向抱抱拳。

静世大师听见来人报上名号,面容微怔,上前施以一礼到:“本僧就是,阁下就是前任妖王望天吼,幸会。不知找老僧有何事?”望天吼面无表情道:“素闻佛家功法奥妙,特来讨教。”

说完便出手攻向静世大师,同时手上也发出蓝色火焰,与萧逸所发出的一样,只不过更耀眼。静世大师面对这太过突然的攻击没有丝毫慌乱,口中默念口诀,同时全身泛起金光,身形一纵迎上了望天吼。静世大师施展出各路少林绝学,每每拳掌轰出都带有层层金光。

与妖魔鬼怪战斗时,人类除了使用技法也就是招式,还会在武器或者是身体上加持些法术或功法类,不然不足以对对方造成有效的伤害,佛教加持佛光,或持开光之物攻击;道教则是用符咒、外丹,法器之类的东西;伊教则是用洗礼过的武器;萨满教则是靠天地精气。

只见望天吼以蓝色光芒对抗静世的金光,起初挥洒有度却是切磋不假,数招过后却开始出招异常刁钻狠辣,招招能取人的性命。

在一旁的萧逸则是看得目瞪口呆,联想到自己的手中也是释放出蓝色火焰,不知是不是和这望天吼的一样,能不能有如此的威力,于是将望天吼的运用技法仔细记了下来。

萧逸转向见多识广的静明想问个究竟,却见静明大师十分紧张,问道:“静明大师为何如此不安?静世大师并未落下风啊?”

静明大师摇头回道:“此望天吼是吼兽,乃是麒麟的祖先,战力滔天,独战二龙三蛟而不败。我担心若他使出全力,师兄恐不敌啊。听闻望天吼曾为妖王,向来是主张妖族避世潜心修炼成仙的,不好争斗。不知今日为何却像嗜血猛兽般凶残,不在情理之中啊!”

萧逸也看出望天吼与之前的彬彬有礼反差很大,面目狰狞杀气很重。萧逸便劝静明与静世大师合力把望天吼制住后再弄个明白,想法倒是很现实很实用。但是静明却摆摆手,让萧逸等人看向两边,这一看着实吓了萧逸一跳。

只见一侧是火红的身影,正是昨天所见的火狼妖族,统帅多即正在那悠闲的看着萧逸他们。而另一侧却是一队一手持盾一手拿宽背砍刀,身上穿的是带尖牙黑色铠甲的野猪妖,能感觉到众妖实力异常强横。

萧逸明白了,辽皇派给二位高僧的护送队伍基本上是礼乐队伍,静明是不敢保证自己这些人能否战胜这些虎视眈眈的妖族,一旦动手的话,对己方十分不利。

正在激战的静世与望天吼拳掌碰撞之间犹如劈空闪电般轰鸣刺眼,打得是不相上下异常精彩,大理国的护国法师果然名不虚传。突然,望天吼一声爆喝,全身瞬间被蓝色火焰覆盖,还有蓝色电光周身闪烁,双眼血红,极速挥出一拳攻向静世。静世快速施展出金钟罩,准备强硬接下望天吼攻来的一拳。在蓝色的拳和金光奕奕的金钟罩接触之时,竟将金钟罩击碎,一拳轰在静世胸前将静世击退数步,一口鲜血顿时从静世的口中喷了出来。

望天吼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血红的双眼更是充满杀意,攻向勉强站起的静世。静明大师突然发动,他不能眼看着师兄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他这一动,多即率领火狼一族骑着巨大的乘黄狼兽冲了起来,那些野猪妖也紧跟着冲了过来。静世还在勉强运用功力与望天吼抗衡。但是奈何自己已经受伤,又连中数拳,眼见命丧于此。静明并非强攻,而是悄无声息地从失去心智的望天吼身后用尽全力对望天吼拍出一掌。望天吼的后背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望天吼惨叫一声,顿时被打回了原型,是一种似鹿非鹿似狗非狗的巨大妖兽。

望天吼在现出原型的同时,从身体中爆射出数道妖艳的蓝色光芒,光芒瞬间击中在场的萧逸一行人。

强大的冲力带起层层尘雾,萧逸在受到光芒攻击时,护身金铃大响再次救了他。但是萧逸的心却凉到了底,因为光芒太快,萧逸还没来得及去挡在阿拉娜的身前,阿拉娜就被击中,被击中的时候她双眼还在看着萧逸。

等萧逸起身抱起身旁的阿拉娜时,她已经没有了一点气息。

萧逸抱着阿拉娜,颤抖着手不停地抚摸她的脸颊,疯了一样地呼喊着她的名字,亲吻着她的眼睛,可阿拉娜却还是那么静静的躺着。

萧逸仰天悲嚎,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眶中就滑落下来。俗话说得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萧逸现在是深刻地理会到了痛彻心扉是什么感觉。

他心中愤恨:天神啊,我和她才刚刚在一起,我还没有给她幸福,也不曾体会到厮守的美满,你怎么能这么残忍的将她带走?他也怨恨自己,无法保护将全部都奉献给自己的那个女人,实在窝囊。

他不停地摇晃着阿拉娜,亲吻着她,希望她能感觉到并且醒过来,可是却一点用也没有。

烟雾散去,辽皇派来护送两位高僧的人已经尽数没有了气息,静世大师也是奄奄一息。静明大师显然也是受了重伤,手里还抓着一个只有指甲大小的小人。

萧逸轻柔地放下怀中的阿拉娜,伤心和愤怒使他无所畏惧,他要为阿拉娜报仇,就算是牺牲生命他也绝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平白的受到伤害,何况是在自己面前。他如果因此而死,还来得及到另一个世界去陪伴他那心爱的阿拉娜,她应该还没走远的。

此刻的萧逸双手散发出蓝色火焰特别的浓烈,他站起来缓缓地走向望天吼,刚才被蓝光冲击力所阻的众妖见状向萧逸冲过来。望天吼又恢复到原来中年人的模样,双眼已经不再是血红,而是有些迷茫。

此刻的萧逸虽然凭着满腔的怒火散发出强大的天地精气,但是对望天吼来说无异于蝼蚁一般。这时,奄奄一息的静世想喊住萧逸,但是萧逸似乎什么都听不见,而是直勾勾地看着望天吼,缓缓的走向他。望天吼看都没看,随手一挥就将萧逸扇飞,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望天吼制服萧逸后,走向那两位高僧。看着静明手上在挣扎不停的小人,似乎明白了自己发狂的原因。但是不明白以自己的功力,又怎么会让这鬼族的“耳中人”钻入耳朵里呢。

开口对静世说道:“大师请见谅,我本无意伤害你们众人。”静世大师开口道:“你也不必自责,一定是有人运用天地精气,包裹住这‘耳中人’,使其悄无声息的潜入你耳中,所以才能让同为使用天地精气的你没有察觉啊。这‘耳中人’要是在人的耳中,能蛊惑人的心智。按理说这种鬼物是蛊惑不了你的,定是在你全身心与我激战时,趁你不备便蛊惑与你,让你大下杀手。幸好刚才静明的那一掌将你打出原型才把它震了出来。”

望天吼挥手示意多即等众妖不要动手,才缓缓的说道:“能将天地精气运用得如此好的人必定是实力强大的大萨满,恐怕没有几人,我定会查出来的。”

转而看向萧逸,说道:“不必伤心,我看你也应该是掌握天地精气之人,去木叶山找那几位皇级萨满,他们的招魂术能把你的伴侣复活。不过,你要尽快,越早施救成功的机会就越大,给她留下的伤害就越少。”说罢便动手为静世大师疗伤。

静明正要拷问那个鬼族的耳中人,但是却看到耳中人慢慢地变淡,化作一缕青烟消散了,看来是被刚才静明的那一掌震得魂飞魄散。萧逸虽然是悲痛欲绝,但望天吼的话他却听得真真切切。

忘记了身上的痛楚,立马抱起阿拉娜向叶木山奔去。望天吼示意了一下火狼妖多即,多即立马率领火狼妖们追向萧逸。

第十七章 望天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