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木叶山

  待火狼妖们追近萧逸的时候,看见萧逸抱着阿拉娜的双手开始闪着蓝色火焰,脚下速度却丝毫没有减慢。多即对萧逸喊道:“别误会,有我的帮助你能更快的到达木叶山。”

随后便跃到了另一个火狼妖的乘黄战狼上,萧逸也无法顾及太多,能多争取一刻,阿拉娜就多一分复生的机会。萧逸一跃便骑在了多即的乘黄上。乘黄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阴森恐怖的犬齿,似乎要将萧逸咬下来。在多即的呵斥下终究没咬,然后拼命地向木叶山奔去。

他们为了赶时间也不穿林越沼避开村镇,而是直接沿着大道飞奔。凶狠的火狼妖和马一般大的乘黄,如一团火焰一样掠过众多的村镇,着实把当地的村民惊吓坏了,村民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强大且面目狰狞的妖怪,人人自危。

有了多即的帮忙,很快就到达了木叶山的山下,多即便召回了自己的乘黄战狼,妖族是上不了木叶山的,毕竟萨满和妖族并不友善。

萧逸下了乘黄分秒不停的冲向木叶山,多即望着萧逸的背影,露出凶狠的目光,他知道下一次和萧逸再见的时候也许就是你死我活的战场上,随后多即率着火狼妖飞奔而去。

萧逸抱着阿拉娜就向木叶山山顶的金楼神殿冲去,刚上山便遭到几名萨满的阻拦盘问。

萧逸没有时间跟他们废话,他要不惜一切代价为阿拉娜争取时间,他大声喊道:“哪位是皇级大萨满?”便呼喊着硬往山上闯,因为皇级大萨满最有可能在山顶的金楼神殿内。

这些萨满见萧逸硬闯,便使出缠绕之术想困住萧逸,只听见萧逸身上铃声大响,施展的法术刚迫近萧逸身边便消失了。众萨满大惊,又施展了一些土墙之类的法术,但不是被萧逸带着蓝色火焰的双手轰碎就是无法近萧逸的身。

他越向上闯阻拦他的萨满越多,后来一些中级萨满下了狠手直接用天地精气攻击,但还是无法伤到萧逸。待有一些高级萨满出现,才减缓了萧逸的脚步,发动的攻击开始频频击中萧逸。

虽说有金铃能护身,但却无法持续。因为萧逸本身功法不到家,无法发挥出金铃最强的实力。不一会萧逸已被打得七孔流血,但他还是呼喊着一步一步往上挪。

但是他不能还手,且不说打不过,而且他是来求人救命的,硬闯也是无奈之举,想要尽快引出皇级萨满。就在萧逸意识模糊不停呼喊时,终于引来了一位皇级大萨满。正是木叶山五个皇级萨满中的鹿首面具萨满。

鹿首萨满从萧逸手中用自然之力卷走阿拉娜,萧逸此刻浑身鲜血,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手还是保持托着阿拉娜的姿势,还是下意识地向上迈着步。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救她!”接着便栽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萧逸昏迷了一日后,身体已经好转,身上的伤愈合得超乎寻常的好。一般人受如此重的伤至少得昏迷好几日,醒后也得卧床一段时间。可萧逸自小便用自己的方法吸纳天地天地精气,体内精气异常充沛,而且他意志无比坚韧,是无法轻易拉他去阴间的。他惦记着阿拉娜的安危,无论身体创伤如何,他的思想一直在强迫自己快点苏醒。

当他睁开眼睛,看见阿拉娜正欣喜地望着他。萧逸一下蹿了起来抱住了阿拉娜,他抱得很用力,直到阿拉娜说喘不过气的时候才松开。

阿拉娜的复活让萧逸无比开心,但他还发现阿拉娜显得很柔弱,脸色也没以前那么红润了。正要询问的时候,一人推门走了进来,正是卷走阿拉娜的鹿首大萨满。

萧逸赶忙起身对鹿首大萨满抱拳鞠躬,说道:“晚辈萧逸,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前辈如何称呼?”鹿首萨满道:“你叫我鹿首好了,你小子这么快就龙精虎猛了,天资当真不错。难怪会是夔牛鼓和护身金铃的主人。”

萧逸见鹿首知道自己的夔牛鼓和护身金铃,便问道:“晚辈虽有此二物,但却不会使用也不知道其历史,大萨满是否知道?”

鹿首说道:“此夔牛鼓和护身金铃乃是助辽国开国皇上打江山的先辈大萨满所用,至于如何使用,一会随我去见大祭司的时候你自己问他吧,也许他会告诉你的。还有一事我要告诉你的,这位姑娘虽然被萨满的招魂术救活了,但是施救时距离她死亡的时间比较长。毕竟是从鬼门关抢人,我们四位大萨满加上数棵‘养神芝’方才将魂魄从阴间抢回来。但是现在的她极其虚弱,严重点可以说是行走无力。而且以后可能会更虚弱,因此,对鬼邪之物丝毫没有抵抗力。”

萧逸听鹿首这么说,就更加担心了。他现在的仇人不正是鬼妖等吗,也就是说阿拉娜此时就是鬼邪之类案板上的肉,时刻都有危险。

萧逸满脸凝重,阿兰娜看到萧逸这样,也知道萧逸因自己而苦恼,她知道没有办法阻止萧逸对自己的关心,就只好转移他的注意力,便对鹿首说道:“您不是说要去见大祭司吗,咱们现在便去吧!”

鹿首带着两人走出房间,萧逸这时候才仔细审看木叶山的景色。

木叶山是一座在平坦无际的翠绿大草原上的一个不算陡峭的山丘,并且是方圆百里唯一的一个山丘。在丘上依坡而建了延绵壮阔的建筑,无论身处丘上的何处,人的面前展现的都是平坦而没有边际的草原,居高瞭望这一片平坦壮阔的翠绿海洋,令人心旷神怡,好像胸腔被打开了一样的舒坦。

在进山路上却是很狭窄的一条状森林通向木叶山,阿拉娜很好奇,便问鹿首大萨满为何只那有一条森林,别处却连高一点的杂草都没有。鹿首给的答案很简单,那就是:出门避风雪,夏日还凉爽。萧逸心想,这也太会享受了!

随着通向山顶的宽大石梯向上走,眼中看见的虽然是石梯,但是周围一望无际的平坦草原却从眼角挤了进来,站满了双眼、站满了脑海,让人的心中产生傲视天下的豪迈情怀。这也就诠释了为什么山上没有高大的树木而只有花草,就连屋舍旁的那仅有的果树也比门房矮上一些,本就胸怀宽广何必套上枷栏。

也不知是木叶山征服了平坦无边的草原,还是草原衬托了木叶山。

作为辽国圣地,要的就是这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吧,山是君草是民。

台阶的尽头是屹立山顶的金楼神殿,金楼神殿异常宽大,为圆形,最下面的一层为直径九十九米的大圆。虽然整体看来像个带尖的馒头,而且这个馒头很墩实,但金楼神殿却也分为九层。

萧逸走在这些石阶上,有种天下唯我独尊的感觉,他感觉自己的心更开阔,更激情澎湃。走到金楼神殿前面,萧逸转过身来背对着金黄色的金楼神殿,扶着身前半人高的白玉兰围栏。眼底是那无尽草原,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十指微屈,握向手心,将浑厚的天地精气握压至手心,传至体内储存起来。

鹿首看着萧逸那独特的方法也尝试一下看看效果,惊奇的发现自己也能感到手心微凉,竟也能吸纳。虽然跟萨满的正统吸纳天地精气的方式不同,但是效果却是相差无几。

阿拉娜也想尝试,但是却没感觉到什么,在一旁的萧逸提醒她这需要很强的意念,你要相信你自己真的能握住东西的时候你才能真的握住。而萧逸自己的意念已达到把眼中能见的范围内的天地精气全部控制流向自己的手心,然后再握进体内。

天地精气是大自然的杰作,吸纳根本不会使它减少或者消失。

鹿首道:“果然是个奇才,这样的方法都被你想出来。好了,咱们还是先进去吧!”萧逸走到神殿里,感觉殿内与整个叶木山的气息相同,宽广大气。殿内除了一端的几张桌椅别无他物,有三人已端坐在那。萧逸与鹿首前行,鹿首说道:“金楼神殿主要指的就是这一层,其他的八层是禁地。”

萧逸很好奇那八层禁地有什么用途,但是殿内的那三人已经站起来,不便再去询问。鹿首简短的介绍了萧逸,然后便一一为萧逸引见三人。

首先指着中间的那个穿着萨满神袍,戴着骷髅面具的人说道:“这位便是辽国的大祭司,木叶山的主事人,肖古大祭司。”接着指着另外两位介绍道:“这位是鹰首大萨满,而这位是野猪大萨满,还有一位熊首大萨满外出了。”萧逸也是知道皇级大祭司们都是以面具遮面,因为基本不会离开木叶山,所以也不担心会被别人冒充。

众人一一坐下之后,萧逸发现肖古大祭司的座位样式和其他人的并没有分别,所处位置也并不比其他位置高,可以说整个大厅的椅子都是在同一水平面上,都是一模一样的。让萧逸有一种很平等很自由的感觉。

第十八章 木叶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