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瑞兽腓腓

  萧逸就满脸兴奋地跑回住处,抱着阿拉娜往外走。阿拉娜问他怎么回事,萧逸只是告诉她等一下就都知道了。

直到萧逸抱着阿拉娜来到鹿首萨满的住处外。萧逸这才告诉阿拉娜,鹿首萨满养了一个很会讨人喜欢的宠物,是难得的瑞兽,叫“腓腓”。养它能解忧愁,这小东西特别钟情美女。

他想阿拉娜把那小玩意勾搭来。

阿拉娜觉得这么做很不好,奈何萧逸告诉她,腓腓对医治阿拉娜的身体有帮助,一心想和萧逸长相厮守的阿拉娜妥协了。

鹿首的瑞兽很稀有,鹿首看得很紧,平时都是关在他的房间里养着的,就下午的时候出来溜溜弯,放放风。

本来萧逸也觉得这样做有点不好,鹿首毕竟帮过自己。但是肖古一本正经的告诉他,这是在解救那小东西,哪个喜欢被一个老头整天关着玩弄啊。到时候小东西愿意跟谁就跟谁,咱是凭本事勾引。

二人在鹿首萨满的屋子外不一会,鹿首的一个弟子缓缓地把门开开,接着便从屋里窜出来一个猫一样大的东西。两人一看这东西长得也太喜感了,脑袋是狸却像马,脖子上还长着像马一样的鬃毛,但是很整齐密实,通体金黄,尾巴像马一样,萧逸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像迷你版的小胖马,胖的就像肉滚子上安了一个马脑袋和马尾巴,外加四条小短腿。

只见瑞兽腓腓在溜达的时候,高傲的仰着脑袋眯着眼,还十分风骚的甩着鬃毛。

萧逸看着腓腓,不禁笑道:“这小东西还挺自恋的呢,看它那搔首弄姿的样子,真够浪的!阿拉娜,你喊它试试看。”

阿拉娜止住笑,冲着那小胖马一样的家伙轻轻地喊了一声:“腓腓。”

腓腓听见有人喊它,就转过身看向阿拉娜。果不其然,当它看到阿拉娜的时候,刚才还眯着眼,一副高傲得不得了的样子,现在却是睁得溜圆,跟狗看见了骨头一样,噌的一下就向阿拉娜冲过去。

萧逸看腓腓那与体型极不相称的速度,真的担心小短腿把肚皮夹坏了。因为这货长得太圆了,跑起来的时候根本就看不见腿,肚皮贴地活脱脱一个毛茸茸的飞弹。

那小弟子注意到的时候,为时已晚。腓腓已奔到阿拉娜的身上,围着阿拉娜上蹿下跳,还不时地甩一下自己那飘逸的鬃毛和尾巴,大眼睛对着阿拉娜眨呀眨的。竭尽全力的讨好阿拉娜,阿拉娜十分喜欢如此热情的腓腓,当看见腓腓从自己肩膀上像肉蛋一样跳下,赶紧双手接住抱在怀里,腓腓得逞了。

那小弟子喊了一句“完了”,撒腿就跑去找鹿首了。

萧逸看着瑞兽腓腓在阿拉娜的怀里蹭来蹭去,十分享受,又嫉妒又鄙夷:你这小色鬼占老子女人的便宜,看我将来怎么收拾你。

不一会,鹿首火急火燎的赶过来,冲着瑞兽腓腓一遍又一遍地喊。喊得满头大汗,但是腓腓对他的话是充耳不闻,反而更卖力地去讨好阿拉娜,还不时地睁着大大的眼睛向阿拉娜卖萌。

鹿首绝望了,老头子略带哭腔的说:“罢了,本性难移,养也养不住了。”

萧逸一脸歉意的走过去对鹿首说道:“让阿拉娜玩几天就还给您。”

鹿首却摇摇头,说道:“现在它见了女色,再把它关起来,怕是活不了几天的,这是腓腓的天性。”

“你别看它贪恋美色,好像很不着调似的。但腓腓却是一瑞兽,养它可以排解忧愁,好好对它吧。”鹿首神情憔悴的走回了屋子。

萧逸和阿拉娜将腓腓用行囊包好,按肖古的安排准备离开木叶山。

当走到山门时,看到述律齐等人正在那三五成群的游逛呢。萧逸很感动,认为是来送自己的,酝酿感情准备和述律齐他们好好道个别。

谁知道述律齐老远看到萧逸的时候,立马跑过来,神秘兮兮地对萧逸说道:“萧师兄,你知道谁要来吗?”萧逸茫然地摇摇头。

述律齐坏坏的说道:“是耶律云雅,就是北院大王那个需要比武招亲才能嫁出去的女儿!”萧逸听到这消息,有些纠结,怎么又碰到这个冤家了。

萧逸把阿拉娜拉到一边,说:“咱们明天再启程好不?”阿拉娜摇摇头,满是怀疑的问道:“你怕她再揭你底细?”萧逸无言以对。

既然避不开了,那就坐看耶律云雅还能弄出什么幺蛾子吧。

耶律云雅带着一队士兵出现在木叶山的山脚下。耶律云韵迎了上去,姐妹两见面分外的开心。

旁边的述律齐等人不合时宜的吹起了口哨。虽然他们大多是世家子弟,但见耶律云雅长得成熟好看,血气翻涌,就轻佻地吹起了口哨。

刁蛮的耶律云雅自然不甘示弱,直接瞪向述律齐等人,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却意外看见萧逸也在那人群中,旁边正是酒楼之上的女子。

回头问自己妹妹,“那个萧逸好像和你的那帮师兄弟很熟似的?”

“他现在是大祭司的徒弟,但是他还没有正式加入萨满教。”

耶律云雅闻言,带着妹妹走到萧逸的身旁,一边挽着萧逸的胳膊一边大声地对妹妹说道:“小妹,这是大将军耶律狂的大公子,从小和你姐姐青梅竹马呢!”

顿时口哨声大作。阿拉娜则是脸色铁青,萧逸就知道遇到云雅准没好事。

甩开耶律云雅的手,说道:“野丫头,咱们是从小打到大吧!大庭广众之下胡说八道,也不知道害臊!”

耶律云雅没理会萧逸,继续说道:“当然,他还是堂堂上京城四小耶律的带头大哥,风月场里谁人不识!”她这么一说,在一旁的述律齐等人却不说话了,眼神怪怪的看着萧逸。

萧逸可不是任人调笑的人,只见他走到耶律云雅的身边大声的说道:“师兄弟们,这可是北院大王的大女儿,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也是明年要比武招亲的那位,明年你们可要帮着撑一下场面啊?”

萧逸是特意强调那个“大”字,拉的音也是特别的长。这时述律齐带头卖力的吹起了口哨。

耶律云雅再怎么说也是没出嫁的姑娘,萧逸拿她比武招亲的事来取笑她十分的阴损。

云雅气得也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了,抬手就打向萧逸。

可这时,一旁的阿拉娜一把将耶律云雅推开,护住萧逸。

耶律云雅猝不及防,被推了个趔趄。

萧逸很惊讶为何如此虚弱的阿拉娜,竟能将功夫不弱的云雅推开。

耶律云雅一怒之下就要冲向阿拉娜,但是看到阿拉娜虚弱不堪的身子,她又下不去手了,只能愤怒地站在那跺了跺脚。

耶律云韵走过来劝导:“姐姐,还是算了吧。”说着拿眼神示意云雅看看周围。耶律云雅这才发现,她现在与萧逸和阿拉娜三人的纠缠在别人看来,就像二女在为萧逸争风吃醋一样。

耶律云雅心里那个气啊,但是要是继续纠缠下去的话,只会让旁人更误会。

咬咬牙,对萧逸说道:“你父亲前几日已经被罢官了,你倒是还有心情在这逍遥快活啊!”

萧逸听家里有变故,顿时紧张起来。一把抓住耶律云雅的手焦急的问道:“那我父亲现在怎样了?”

耶律云雅顿了好长时间,见效果达到,才说道:“听说没什么大事,而且父亲说你父亲是有意而为,才被罢的官。”

试想哪个国家政治不是阴暗的,哪个国家的官场又是安宁的,政治就是生死场,甚至会牵连整个家族。萧逸实在放心不下,若不是大变故父亲怎会舍得离开一同驰骋沙场的那些部下。

萧逸沉默了一会,对耶律云雅说道:“云雅,你是不是要回上京?咱们从小一起长大,不介意同路吧?”

耶律云雅听萧逸称呼她‘云雅’,浑身立马起满了鸡皮疙瘩,赶紧拿手扑扑身上的鸡皮,鄙夷地看着萧逸说道:“走就走呗,你要是敢再这么称呼我,我就把你的嘴撕烂。”

萧逸之所以要与耶律云雅一同赶路,是因为他不确定鬼族会派什么样的角色来对付他,有耶律云雅和她的护卫,就会更安全一些。

第二十三章 瑞兽腓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