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豺狗妖

  一路上萧逸陪着阿拉娜在马车里逗腓腓玩,那腓腓很乖巧,小东西总是穷尽其所能的逗阿拉娜笑,在她面前各种耍帅,萧逸则在旁边看着。

阿拉娜说什么腓腓就做什么,可萧逸说什么,腓腓就当作空气一样,完全忽视萧逸的存在,萧逸渐渐的开始冷眼看着。

有时候萧逸想抱抱肉呼呼的腓腓,腓腓表现得极其厌恶,又是蹬又是踹的不让萧逸碰。而且这个腓腓还非常的猥琐,一逮到机会就就往阿拉娜的身上贴,萧逸变得有点讨厌它了。

萧逸此刻瞪着贴在阿拉娜身上的腓腓,突然双眼一眯,嘴角露出一抹坏笑。而躺在阿拉娜怀里的腓腓顿时一激灵,好像有什么预感一样,抬头四处张望。

萧逸伸出罪恶的大手一边把腓腓揪住,一边对阿拉娜说道:“我带小东西出去透透气!”也不管腓腓怎么拼命挣扎就将它连掐带拽地抱出马车。

阿拉娜十分不舍的看着萧逸龇牙咧嘴的抱着乱扑腾的腓腓出去,还以为萧逸出去显摆去了。因为下山的时候是将腓腓包裹在包袱里,所以众人也没见过腓腓。

他小心地将腓腓藏在胸前,靠近耶律云雅,搭话道:“云…啊不,耶律云雅,你这次带这么多护卫出来,所为何事?”

耶律云雅看都不看萧逸一眼, 说道:“最近有一伙妖怪,总是侵扰桦木村,害死了好几个村民。官府却睁一眼闭一眼的,村民们整日担惊受怕,也不知道何时官府才能为民除害。

我看不过去,就带护卫出来为民除了祸害。之前我们已经杀了几只妖怪,不知道除没除尽,现在返回去看看。”

萧逸接过耶律云雅的话,说道:“一直以来,地方官都以给辽的对宋战争提供青壮劳力、兵丁为政绩,根本不会为了铲除几个小妖而浪费资源,捞不着好处自然不愿做。”

萧逸边说,边有意无意的把腓腓露了出来,耶律云雅看见腓腓那肥嘟嘟的样子,顿时就被吸引住了。

开口问道:“好可爱啊,这是什么?”

还没等萧逸回答,双眼发亮的腓腓便‘噌’地从萧逸的怀里窜出来。拖着肉滚滚的身体在耶律云雅面前上蹿下跳搔首弄姿。

萧逸很鄙夷的看了它一眼,才回答道:“它叫腓腓,是阿拉娜的宠物。”此时的耶律云雅哪还听得见萧逸说什么,早就和腓腓玩到一块了。

萧逸还真佩服这撩骚的小胖子,看见哪个美女都能恬不知耻的往人家身上蹭蹭蹭的。

萧逸心里道:小肥仔,爷成全了你,你也别回来打扰我和阿拉娜!钻回马车和阿拉娜享受二人世界去了。

过了一阵,车子突然间停了下来。腓腓也像受了惊吓一样,跑进车里钻进阿拉娜怀里瑟瑟发抖。

萧逸奇怪,便从车里出来,顿时被眼前景象惊呆了。

他们此时在一个村子里,可整个村子的房子都毁了,满地都是村民的尸体,有男有女更甚者还有不会走路的婴儿,还有些已经分不出男女和岁数,躯体已被撕扯得四分五裂,残垣断壁上到处挂着分不清是人的哪部分的肉块和断肢。阿拉娜探出头看到这景象,吓得脸色惨白,不停的呕吐。萧逸让阿拉娜回车子里不要向外看,他下车与耶律云雅等人一起查看情况。

踏着满地的血水,血腥味充斥在空气中,让人作呕。萧逸他们发现,除了刀、矛等攻击外,这些村民的尸骨上还有野兽撕咬的痕迹。

耶律云雅在一座房子的角落停了下来,掩着嘴在低声的抽泣。

萧逸走过去看见一妇女蜷缩在墙角,护着一个孩子,但一支长矛却将母子牢牢地钉在了墙上。显然这位母亲是被逼到这里的,当时她惊恐万分却还是想尽最后的一份力保护她的孩子,但是一根长矛却残忍地刺穿了她的身体刺穿了孩子。妇女的眼睛还是瞪得大大的,充满惊恐无助,也许是因为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而死不瞑目吧。

耶律云雅哽咽着说道:“是我害了你们,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萧逸轻轻地合上了那位母亲的眼睛,然后轻声的对耶律云雅说道:“你也不必自责,没有你这个村子迟早也会被迫害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耶律云雅抬手一把擦掉了眼泪,带着哭腔对着在场的护卫喊道:“分头找线索,要让那些恶妖血债血偿!”

萧逸伸手阻住了满腔怒火的众人,对耶律云雅说道:“我有办法找到那帮畜生!”

萧逸这两天跟着肖古学习,虽说大多数技法还没能熟练地掌握,但是也知道了很多实用技巧。现在他就要用天地精气的感应力去找那帮妖怪。凡是妖怪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特有的天地精气的气息,虽然很微弱,但是却足以被萨满发现。

萧逸回到车上塞给阿拉娜一个金黄色的像大枣一样的果实,告诉阿拉娜如果遇到危险的时候就把它吃下,周围数米内就没有任何的人或者是妖魔鬼怪能伤到她。

这果实名为‘如何’,是‘如何树’上所结的果实,吃下数日内是不惧怕任何东西的攻击。萧逸身上有两个‘如何果’,那是肖古怕他南下有危险,特意给他的。虽然异常的珍贵,但是萧逸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他只想阿娜那没有危险。

萧逸留下五名护卫将阿拉娜护送至官道上,然后带领着耶律云雅和那一百多名护卫追入森林。萧逸每走一段路便用手握一下地上的杂草,感受一下那些妖怪留下的气息。耶律云雅和护卫们都对萧逸另眼相看,萧逸如同强大的狩猎者一样追踪着那些妖怪,那种专注不同于他平日里的吊儿郎当。

越往森林的深处走,萧逸的眉头就皱的越厉害,萧逸停下来对耶律云雅说道:“这些妖怪的数量和我们的人数相仿,只是不知道它们的实力到底如何。”

耶律云雅说道:“之前我们斩杀的是豺狗一类,虽站立行走,但是头脚皆为畜生。非常凶残但是实力一般,如果数量是和咱们差不多的话,还是可以轻易地屠灭的。”

萧逸继续说道:“此次它们很有可能是报复完村民回栖息地去,那里的数量可能会更多。交手的话我们中有很多人也许会回不来,如若现在回去找帮手过来,这帮畜生极有可能还会去祸害别的村庄,此去凶险,你们要想清楚再做决定。”

耶律云雅闻言道:“一群心智未进化的畜生,就算再多也未必有用,先追上再说。更何况,不能让更多的百姓被迫害。”在场的护卫们皆满脸决然,大有一去无回的悲壮情怀。他们被村民那凄惨的死状所刺激到,他们心中想的是,人怎么能让畜生这么欺侮呢?

萧逸这么说,就是想看看众人的意志和决心,再决定是攻还是退。如果没有视死如归的战斗意志,即使打赢了那自己这方也会有不少的人丢掉生命的。但耶律云雅和这些护卫的正气还是让萧逸十分佩服的。

于是萧逸又领着众人经过几个时辰的追踪,终于在一处山坳里发现了豺狗妖的栖息地。

借着月光,萧逸看清了这些豺狗妖,比狼妖单薄而且很邋遢。大多数的身上只捆绑了几块甲片,除了一些成了人形直立行走,还有很多还处于野兽形态,无论哪种看似道行都不深。在月光下眼睛里全都闪着绿光,数量得过千。它们分成两部分,人形的那部分比较密集,战斗力也是较强的,正守护着山坳深处的一只老迈的豺狗妖,那应该就是它们的首领。另一部分则是人形兽形掺杂在一起,其中还有不少的幼崽。

萧逸带着众人先退开一段距离,他与耶律云雅商议天亮再行动。因为漆黑的夜晚野兽的战斗力是不受影响的,反而会增强,但是人类就比较吃亏,因为人类夜视能力差太多了。

萧逸刚才注意到这些护卫用弓箭解决栖息地周围巡逻的豺狗妖很干净利落,能一箭穿喉,被射中的豺狗妖还来不及发出声响,便一命呜呼。而且每个护卫都配有几十枝箭,萧逸想出了一个以少胜多的方法。

待到天亮的时候,由几名护卫去攻击豺狗妖首领那部分的妖怪,用箭在远处佯攻,不用瞄准,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的箭射到山坳就行,要让豺狗妖们误以为有很多敌人攻击它们,造成混乱。待那众多的豺狗妖追击出去,萧逸和其他护卫冲杀豺狗妖的妇孺老小那一部分,激怒豺狗妖让它们失去理智。待豺狗妖发现不对,大部队返回的时候,所有人撤入身后半山坡上的树上,再用弓箭射杀那些因骨肉被残杀而失去仅有的那点理智的豺狗妖,这样的胜算就会大很多。

耶律云雅听完萧逸的安排后,再看萧逸的眼神也就不再那么鄙夷了。从小她就仗着自己的身份去欺负四小耶律,因为在她眼里萧逸他们就是一帮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是只知道游手好闲的酒囊饭袋,令她很是厌恶。但是今天萧逸的这翻表现绝对值得让她刮目相看。

护卫们都很认可萧逸的作战计划,有几名护卫就自告奋勇的要去完成十分危险的诱敌任务。

两个时辰后,天色渐渐的放亮,所有的人也都潜入了指定的位置,萧逸对这百名护卫说道:“当人们看见闪着寒光的刀刃,最先想到的是什么,必是割破筋肉的疼痛。但是在你们眼里,看见锋利刀刃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应该是荣耀。敌人的武器在你们身上留下的伤口,是你们荣耀的象征,你们用一个小小伤口换来的是敌人的生命,当荣耀刻印在身上的时候还会疼吗?

“不疼”此番话说的众护卫热血沸腾,仿佛不是去搏命而失去领奖版兴奋,齐声怒吼。

“去斩杀那些畜生,为那些无辜的村民报仇。”萧逸一边说着一边释放出天地精气,覆盖到每一个人的身上,以此来提升护卫们的战斗力。

这些护卫都是久经战场的老兵,立刻能感受到自身力量的变化,更强大了。萧逸使用了萨满秘技强化了这些护卫,同时也鼓舞了士气。

护卫们像噬血的恶魔一样强忍住自己沸腾的血液,紧盯着山坳里的豺狗妖,舔着嘴唇极度渴望复仇的鲜血。

第二十四章 豺狗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