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狼牙护卫

  萧逸长舒了一口气,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看着那些龇着大牙把玩豺狗妖牙的护卫,愤愤道:你们才是畜生,差点让小爷这金贵身子喂了猪。

耶律云雅终于憋不住,向萧逸问道:“你是有品德的人?这个笑话挺大啊!但是不可否认,你还是有点本事的,能将那么多的妖怪幼崽都给净化了,怎么做的?”

萧逸淡淡的说道:“刚出生的幼儿喝完奶不睡觉吗?说实话,我只是按照大祭祀教我的姿势做做样子罢了,效果天知道。那些幼崽极有可能是吸食完天地精气睡着罢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醒了。”

萧逸说完后,抬眼望去,发现耶律云雅和护卫们已经窜出去好远,只剩下他老哥一个在后边晃荡。

“刚才怎么不见你们这么惜命”萧逸看着撇下自己逃命的众人愤愤说道。

众人回到了马车处,阿拉娜见萧逸平安回来,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了下来,而萧逸看见阿拉娜平安无恙,他才松了一口气,与阿拉娜相视而笑。

萧逸和护卫们折回桦木村,将那些枉死的村民安葬好。在墓碑上刻上了“桦木村村民合葬之墓”,下边注上“豺狗妖屠村,灭族之仇已报”,署名是“狼牙护卫”。

这个名字是萧逸给起的,众护卫对浴血奋战得来的豺狗牙自然是十分的钟情,那是他们用鲜血换来的荣誉,但是又忌惮白泽说的那番话,不敢佩戴。

萧逸看不过他们这么扭捏,便说:“那豺狗牙虽然是邪物,但是区区的一个物件又怎么能左右得了你们这些有血性的勇士呢?”

众人听萧逸这么说,也就明白了:如果一个小物件就能制约他们,那他们还能算是男子汉吗,与窝囊废有何区别。

于是就纷纷把那豺狗牙做成了项链戴在脖子上,一个个像英雄一样迈开那豪迈的步子。

但是萧逸接着说了一句很是破坏气氛的话“戴上这个那以后就叫‘狗牙护卫’吧。”

那些护卫听见萧逸这么一说,顿时鼻子都快歪了,耶律云雅更是气得差点就过去抽萧逸一顿。

萧逸只是不合时宜的开了个玩笑,立马讪讪的说道:“豺狗和狼是差不多的,还是叫‘狼牙护卫’吧,显得霸气!”

耶律云雅这才满意地地点点头,说道:“以后众位就是狼牙护卫,凡是与我们经历过生死的人,就可以加入狼牙护卫,以后你们佩戴的项链就是狼牙护卫的标志。”耶律云雅很满意萧逸给自己的护卫起的这个称呼。

萧逸怎么看耶律云雅都像在组织一个犯罪团伙。耶律云雅还邀请萧逸做他们狼牙护卫的当家萨满,但是被萧逸拒绝了。

萧逸怎么可能给一个丫头片子打下手。

这些护卫在有了豺狗牙后,血腥气息很重,实力上升了不少,毕竟交战的时候谁更噬血,更玩命谁就赢。

处理妥当,众人开始往上京城赶去。

一进上京城狼牙护卫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噬血气息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耶律云雅和众护卫完全把这种对血腥的敬畏看成了是对英雄的崇敬,昂首阔步目不斜视,十分神气。

萧逸一进城便和耶律云雅他们告别,带着阿拉娜匆匆地往家跑,他很担心自己的父亲。

当萧逸匆忙的赶到家时,看见耶律狂正在院子里悠闲地练拳,心里的石头也总算落了地。心里嘀咕道:这老爷子的心真大,仕途都没了还这么优哉游哉的。

萧逸走过去嬉笑说道:“父亲,我陪您练两下子。”耶律狂轻蔑的看了看萧逸,说道:“你爹我大半辈子都在战场上打杀,练的都是杀人的功夫,和你这绣花拳腿比试,一不小心你这小命便没了。”

说完便坐到一边喝茶去了,这让学成归来的萧逸没有了展示的机会,心里那个郁闷。

耶律狂喝了一口茶抬头向萧逸问道:“这些日子你又跑到哪惹祸去了?”萧逸恭敬地给耶律狂斟满茶。

“与友人出游”

在一旁的阿拉娜可从没看见过萧逸这样一本正经,现在的萧逸就像老鼠见猫一样小心翼翼。

“父亲,我听说您被罢官了?”

耶律狂则哈哈大笑,说道:“为父在战场上是英雄,在官场上是狗熊啊!而且我也看不惯那帮人的做派,便借着小事让北院大王把我罢官了。免得权贵们争权夺利时把我划分到哪一个派别,到时候全家都会受到牵连。”萧逸对他这个爹又有了新认识,这绝对是大智慧啊。

这时母亲张嫣从后院走了过来,满脸慈祥,但是嘴里还是责怪道:“整日就知道瞎跑,耽误了正事。你这个大哥都不知道起带头作用,你的三个弟弟都已经考入林牙,当上北面官了。”

同时张嫣也看见了萧逸身旁美若天仙又十分尴尬的阿拉娜,知道这父子俩肯定只顾着瞎侃冷落了客人。用手扯扯耶律狂的衣服,耶律狂顺着妻子的目光看去,才正眼看了阿拉娜。耶律狂抬脚就给萧逸一脚,大吼道:“不知礼数的东西,带朋友回家也不知道介绍一下,让你爹失了身份。”

萧逸满脸委屈,心想:你连我都没抬眼仔细看一下,还怨我!

阿拉娜进院子后就十分的尴尬,本来进门的时候是想打招呼的,但是这爷俩一句接一句言辞十分紧凑,一直插不上嘴。她甚至故意往萧逸身旁凑了凑,但效果显然很不好,强行插嘴又怕没礼数,正手足无措。

萧逸懒得跟他爹计较,将阿拉娜拉到跟前。

“这是阿拉娜”

“这是我的父亲和母亲”

阿拉娜连忙给耶律狂夫妇施了一礼,道:“晚辈阿拉娜见过伯父伯母,小女是西洲回鹘人。这是我给您二位的见面礼。”说完双手托着一个小木盒放在桌子上打开,盒子内放着一支晶莹剔透的玉簪子和一个通体碧绿的指环。

其实阿拉娜在来上京的路上一直就在想,和萧逸父母见面的时候该送什么礼物,毕竟第一次见面的意义是很重大的。想来想去,她决定把十岁生日那年父皇给她的礼物作为这次的见面礼。

萧逸围着阿拉娜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想不明白阿拉娜是什么时候准备的礼物。

耶律狂看了看那玉,诚恳的说了一句“姑娘,你的礼物真是太珍贵了,我很喜欢。”

阿拉娜听见耶律狂这么说,悬着的心也就放下来了,对着耶律狂夫妇又是轻轻地一笑。

阿拉娜超凡脱俗的美丽令耶律狂夫妇都大为惊叹。

突然耶律狂猛然地又踹了傻乐状态的萧逸一脚,恼怒的说道:“孽障,随我进房间。”然后又换成一幅十分慈祥的嘴脸对阿拉娜说道:“姑娘,让你伯母和你聊一会。”

阿拉娜紧张的过去扶萧逸,萧逸没等她扶就蹦了起来,心里那个郁闷啊,刚进家门就挨了两脚,而且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太让他下不来台了。

萧逸气鼓鼓地跟着父亲要理论理论。

阿拉娜担心地看着萧逸的背影,张嫣走过去,轻轻地拉着她的手,然后说道:“习惯就好,他们父子总这样。姑娘,坐下喝口茶。”

阿拉娜心中忐忑的坐下,这些日子只要萧逸不在她眼前她就十分的紧张不安。

当萧逸跟着父亲进房间后,关上门刚转身的时候眼角就瞄到一个黑影直奔他面门,萧逸机警地一闪,耶律狂的巴掌自萧逸的耳旁呼啸而过。

萧逸躲过巴掌后,蹦出老远才冲耶律狂不满地喊道:“你这是干什么?”

耶律狂走到萧逸的跟前,揪着他的耳朵,大吼道:“普通的西州女子你要是揭了面纱也就算了,你看看那姑娘拿出来的玉可是极上等的西州玉,非王侯不能有!她是什么身份你给我说清楚。”

“好像是西州公主,我也没细问”萧逸很随意地说道,他才不管阿拉娜什么身份,只要自己喜欢就行。

耶律狂一听举手又要打,最后忍住了。

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西州女子未正式婚娶之前,是不会和心爱的男子有过分的亲密举动的。看你二人现在的表现,想必已经做错了事。未婚前你对她这做了这些事,她的家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现在她已经是我的人了,无论怎样我是不会放弃阿拉娜的。”萧逸很坚定。

“这世上有几人敢惹阿萨兰王”耶律狂看着无知的萧逸很无奈。

耶律狂还是很欣慰的,毕竟萧逸是有担当的,说道:“男子汉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知道自己的责任,不能让弱女子承担你的错误。”

说罢耶律狂便走出房间,张嫣看见丈夫面色和善的出来,就知道没什么事。便起身让仆人准备晚餐。萧逸就把和阿拉娜的前前后后都和父母说了一遍,只不过他加工润色了一下,让故事变成了英雄救美,两情相悦。

阿拉娜在一旁紧盯着萧逸吐沫星子乱飞吹嘘他自己,有时会忍不住笑出来。

耶律狂和张嫣自然知道萧逸所说水分很大,但大儿子这么龙精虎猛手舞足蹈令他们十分开心,闷儿子不如败家子嘛。

见时间还早,萧逸就带阿拉娜去客栈找喧月他们去了。

阿拉娜此时的心情也是非常好,毕竟萧逸的父母对自己并不反感。

二人来到客栈,守在门口的侍卫看见阿拉娜平安回来,欣喜若狂。向阿拉娜施了一个礼便跑进去找其他人。

不一会七位武士,喧月还有静世大师疾步地走到客栈的大堂。喧月跑过去拉起阿拉娜的手欢喜地说道:“姐姐,你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静世大师在一旁感叹道:“萨满招魂术果然厉害。”

“姐姐是怕你一个人无趣,自然是不会死。”阿拉娜心情大好与喧月开起了玩笑。

喧月看着阿拉娜满面桃花的脸,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神情暗淡下来,松开手问道:“姐姐你的面纱?”转身又看向萧逸,艰难的说道:“难道你们已经…”萧逸则是大大咧咧地说道:“小孩子家家,什么都问”却是满脸欠揍的得意面目。

喧月怅然若失的低下头,“噢”了一声不再说话了。萧逸看着喧月这古怪表现,觉得哪里不对,但此刻春风得意的他可没空想这些。

萧逸问道:“大师的伤好了一些吗?”

“这望天吼果然是名不虚传啊,老衲这回没把性命丢掉就是万幸了。我估计还得需要静养数月方可恢复。也罢,正好借此机会帮助师弟在此宣扬佛法,也好有个照应,凡事都是有因果的,福祸自定”静世大师无奈说道。

静世毕竟是得道高僧,何事都看得很开。

“萧公子,咱们借一步说话吧!”随后静世示意萧逸随他走。

第二十六章 狼牙护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