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背井离乡

  来到房间后,静世大师开口道:“萧公子是否感觉到,从你二人被青城妇伏击开始再到耳中人,鬼族似乎不是为了陆离的事情而报复那么简单。截杀我等是宗派的恩怨,但是这么急于追杀你,老衲猜测多半是你那夔牛鼓和护身金铃。”

萧逸也曾想过这个问题,陆离大可以等他自己恢复了再亲手将自己了结,但是这么迫不及待地追杀自己,定是有迫切的需求,定是那两件宝贝的缘由了。这样的话自己的家人岂不是会受到牵连,看来南下是必然的。一来可以挽救阿拉娜的生命。二来还能把危险引离家人,家里就会更安全一些。

静世大师叹口气道:“现在看来鬼族和妖族已经狼狈为奸了,定是有大的阴谋。”

萧逸最近和妖族接触得也是比较多,而妖族却也没针对自己。但是妖族确实和陆离一起截杀阿拉娜等人,似乎又让人难以琢磨。静世大师将萧逸叫到房间来,就是为了提醒萧逸,因为夔牛鼓和护身金铃,他将要面临很大的危险。

萧逸对静世说道:“谢谢大师的提醒,大师既然需要静养,不如去晚辈的家中疗养。实不相瞒,明天晚辈就要南下大理,如果大师在我家里,鬼族自然就不会轻易的去招惹我的家人,而且大师你们也能有个照应。”

静世大师到:“我师弟在各王府宣扬佛法,老衲也甚是无趣,就应了你的邀请。”

萧逸见静世大师答应,心中顿时大喜。静世大师乃大理国的护国法师,即使现在身上有伤,但是也绝对不是寻常角色就能对付得了的。有他在自己的家中,家里人的安全又多一分。

静世大师接着说道:“我看阿拉娜公主虚弱得很,要是再想不到办法医治的话,恐怕不能与你厮守多长时间了。”

“晚辈这次南下其实就是为了寻得医治阿拉娜的办法。”萧逸满脸愧疚的说道。

“你要是有机缘,就帮老衲向龙愿寺说明一下晚归的原因。还要让他们提防妖族和鬼族的窜通。”萧逸点头答应,传信这事对自己取得龙阳草多少还是有些帮助的。

“公子你现如今的气势和当日相比,神情更坚毅,步履也是干净利落,非远志不可形,正所谓心有多大,气势便有多大,但谨记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静世适时的引导萧逸。

“晚辈明白”

萧逸联想到自己在木叶山星空下自己的内心那喷薄而出的威震寰宇的渴望,那才是自己所追求的,并且他相信自己一定会做到。

随后,萧逸便把众人带到家中。耶律狂自然是喜欢静世大师来家中做客,毕竟他赋闲在家无聊得很,而且静世大师见多识广,两人很投机。

萧逸在席上并没有说明此次南下的目的,只是说他拜了位萨满为师,师傅要他南下修行历练。

席间,耶律狂将萧逸叫到了书房,耶律狂缓缓说道:“为父赞同你去南下历练,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父亲请讲”

“即使你将来成龙成凤,但是家主之位你一定要接过来。”

萧逸顿时愣住了,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毕竟自己和耶律狂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耶律狂早想到萧逸会有这样的反应,说道:“咱们家现在虽然和那些权贵家族无法比,但现在也是有上下几百口家眷,也算得上一个家族了。但是你父亲我自幼父母双亡,天生天养,能有今天的成就,按理也是该知足的,不过我始终没有归属感。我希望从我创立开始,能一代代地延续下去,将来咱们家能成为一个大家族,子孙也就有了归宿,有了认祖归宗的地。我认为只有在你的手中才能繁衍生息,整个家族也才能团结起来。”

萧逸听见父亲这么说,很是感动。但是还是忍不住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父亲,我毕竟没有你的血脉,还是请父亲三思而行。”

耶律狂笑道:“糊涂,这十几年来你喝的水,吃的餐食和你的弟弟们有区别么?你们长出来的骨肉不都是耶律家的水和食物构成的吗,我用同样的心血养出来的孩子肯定是一样的,我有四个儿子。”

萧逸听父亲这么说,心顿时就明朗起来,开心的说道:“父亲说得对,孩儿一定不会辜负父亲的期望的。”

耶律狂见萧逸放下心中的包袱,很是高兴,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很想知道这夔牛鼓和护身金铃的的来历,今天我就一一告诉你。

当年为父为了能吃饱饭就从了军,由于骁勇善战很快就成了北院大王手下的一位道指挥使,也就是一名将军。有一次随军出征,凯旋而归,掠来了不少的中原人。那时军中的郁奇大萨满和我关系非常好,属于忘年交那种。有一天行军的途中我看到他在纠缠一个怀抱婴儿,掠过来的汉人妇女,这正是你们母子。妇人端庄美丽,举手投足间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优雅贤惠,十分迷人,。

我当时非常气愤,一个将死之人,居然去祸害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实在太过无良。于是我就出面阻止,郁奇大萨满却告诉我他只是想把你们母子归入他的帐下,以免受到欺凌。但是当时为父年轻气盛,只想着救下你们,便对郁奇说:您一把年纪,说不准哪天就去见了天神,到时候她们孤儿寡母无依无靠怕是活下去都困难。还不如跟了我,希望大萨满成全。

郁奇大萨满没多说什么,不再与我争,只是把他随身携带的夔牛鼓和护身金铃塞到你的襁褓之中,并一再叮嘱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会有杀身之祸。让你长大以后多和萨满接触,但是这两样东西决不能让人知道。此后,郁奇大萨满就不再和我接触,在路上就病逝了。”

萧逸猜想当时的郁奇大萨满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才将夔牛鼓和护身金铃藏在婴儿的襁褓之中。

萧逸本想问自己的身世,但怕伤了耶律狂的心最终还是没问。

又和父亲聊了一会,就退出了父亲的房间。

看到阿拉娜正忧郁的坐在桌子旁,若有所思。萧逸知道阿拉娜是不想跟自己分开,同时还担心自己路上的安危,所以显得异常的忧郁。萧逸坐到阿拉娜面前,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把她搂在怀里,轻声地说道:“不用担心,我此次南下一定会把龙阳草取回来把你治好,到时候就可以长相厮守了。那时我就陪你回西州,向你父皇提亲。”

此时萧逸还有自己的打算,决心在明年的鬼节让妖魔鬼怪的阴谋为自己做嫁衣,帮自己成为中华大地上响当当的人物。

阿拉娜低头沉思了一会,说道:“不必刻意为之,一定要平安回来。只要和你在一起,我甚至可以从此不回西洲的。”

看着阿拉娜那坚定的眼神,萧逸很感动也很心疼,他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女人为了自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更是坚定了他南下必胜的信念。

阿拉娜从萧逸的眼中看到了他的决心,不再阻止萧逸南下,因为她不想萧逸的心中留下什么遗憾。

萧逸和阿拉娜依依惜别,却没看见一个娇小的身影在默默注视着他们。

张嫣此时正与喧月闲聊,她发现这个下丫头古灵精怪的,美丽活波的外表下似乎有什么心事,总是瞄向阿拉娜那边。

门外又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就听见耶律士奇的声音传来:“大哥,大哥,你回来啦!”

只见耶律士奇率先推开门走进来,耶律申优哉游哉地走在后边,而耶律德重则沉稳地紧跟在两个哥哥的后面。

看见自己的三个弟弟,萧逸也是两眼放光。从小就没怎么和这几个弟弟分开,分开的这些日子还真是挺想念他们的。

三人身上都穿着铠甲,是辽国北面官的装束。三人给人的感觉也没有了往日那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这几个弟弟有如此大的改变,萧逸也显得非常的高兴。

三个弟弟一下子就把萧逸团团围住,耶律申笑眯眯的把胳膊搭在萧逸的肩上,看着阿拉娜,说道:“大哥,你可以啊。”

老四耶律重德还一脸严肃的跟了一句:“大哥确实牛!”

耶律士奇张大了嘴巴,愣了几秒钟才说道:“情况好像比咱们想象的还要疯狂得多!”因为他发现阿拉娜的面纱已经摘下来了。

张嫣看这几个儿子越说越不着调,生怕他们把玩笑开得过大。便一巴掌拍在耶律士奇的脑袋上,假装生气地说道:“别没大没小的。”

耶律士奇看母亲不是真的生气,就笑嘻嘻地说道:“谢谢母亲的教诲!”

张嫣不再理会这几个混小子,爱怜地把阿拉娜拉到身边,将自己手上的一个镂空金玉手镯摘下,直接就套在阿拉娜的手上,说道:“虽然这个镯子比不上你的那玉镯子名贵,但却是我想用它给儿子套个好姑娘回来的,你别嫌弃就好。”

“谢谢伯母”阿拉娜红着脸满心欢喜的看着镯子。

“明天萧逸就要走了,你就在这府上多住些日子吧,我也没个女儿,整天对着这几个大男人,也没个人陪我说说心里话。”张嫣之所以这么说,一是在全家面前表明自己的态度,让阿拉娜安心,二是让阿拉娜自然而然的长期住在家里,没有心理负担。

阿拉娜极其小心的抚摸着手上的镯子,看着这镯子,她就知道自己已经被萧逸的父母认可了,而张嫣说的话也让她感觉很贴心、很温暖。她笑得很开心,说道:“谢谢伯母,那我就打扰了!”

萧逸这是第二次看到阿拉娜笑得那么开心,第一次是两人在上京城的郊外时,而这次比上一次笑得更为踏实。

萧逸告诉自己的三个弟弟自己要南下修行一阶段,但是三个弟弟都劝他去考林牙,以他的才华一定能考上的。到时候兄弟几人同朝为官,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萧逸很坚决的摇了摇头,以哥三对他们大哥的了解,坚持南下一定是有原因的,自己大哥其实挺靠谱的,便不再劝了。

后来三个弟弟在萧逸的一顿猛灌下,全都去亲桌子腿了。而萧逸也是被阿拉娜搀扶回的房间。

阿拉娜第一次进入萧逸的房间,认真的打量起来。房间的风格算不上文雅但是收拾的还算干净。房间的一侧放着一张床,床尾放着两个雕花的大木箱子,应该是装衣服用的,而在房间的另一角放着一张桌子,桌子前摆放着几把椅子。房间的中间则是空空的,但是地面上铺了有无数花纹的石板,石板的纹理很是自然和琐碎,而且石板擦得光亮。

阿拉娜看着那些石板觉得奇怪,便问萧逸:“蛮别致的啊,有什么意义啊?”萧逸笑道:“既然我的女人问了,我就告诉你。要知道当初我的那三个弟弟还以为我有什么秘密呢,趴在地上研究了半个月,还差点给砸开,我愣是没告诉他们。”

“我闲下来的时候喜欢躺在床上看着这些花纹,这些石板就像大千世界,而那些点和纹路就像芸芸众生。我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世界的运转,芸芸众生各自生存。想着他们的行为和目的,又在说着什么,想着各地的人们是如何去讨生活的,如何去从事各种活动,心里又是在想些什么,从中能想明白很多人情世故。”

阿拉娜按照萧逸的方法去体会,但是她却没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然后笑嘻嘻地说道:“你以为自己是世界主宰啊,俯瞰众生,小伙子吹得不赖呦!”

萧逸笑了一笑,没有说话。心里却想:个人的感觉和高度不同,自然想法就不同。阿拉娜则调侃了一句:“原来大师说的心中有乾坤是在这里。”

萧逸看着地上的世界,轻轻地拍着阿拉娜,不一会阿拉娜就幸福的进入了梦乡,嘴角还有那满足的笑容。

此刻却有另外两人在床上辗转反侧:张嫣觉得萧逸阿拉娜两人在一个房间过夜是十分不妥的,毕竟没有过门,但是又不忍心打扰即将分别的两人。

而另一个则是喧月,阿拉娜已经得到萧逸母亲的认可,但是她的心里却不好受,心中很失落。当初静世大师的“心中又乾坤”可是让自己对萧逸另眼相看的,而萧逸还有种帅帅的野性的气息十分吸引人,更是让自己想了解他。但是现在自己已经不方便围着萧逸转了,很是苦恼。

经过一晚的思索,喧月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第二十七章 背井离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