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猛金

  萧逸则是神情自若地端着一盘菜和一壶酒大大咧咧地坐到了猛金的桌上,猛金瞪了萧逸一眼,就自顾自地喝着酒。

萧逸知道像猛金这样的人总是遭人在背后指点,所以对人就有一定的抵触情绪。而萧逸之所以要坐到他的桌上,就是要试探一下这个猛金。

见猛金对自己这个背后议论他的人也没有恶言相向,萧逸就知道猛金这个人应该不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

小蓝看着萧逸的举动,脑袋疼得厉害,这萧逸能不到处惹事吗。看着萧逸那嬉皮笑脸的样子,她真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扇回房间去。

萧逸看着猛金,满脸真诚地说道:“在下萧逸,刚才纯属是好奇,才向店小二打听,实在是无意冒犯,还望猛金兄你不要记恨。”

猛金头都没抬一下,自顾自地剃肉吃喝,只是随手一挥来表示自己对这事不在乎。

萧逸语气一变,冷脸说道:“猛金兄,有几句话也不知道在下当讲不当讲。”

猛金听萧逸语气不善,将酒杯放下,一只手放在桌子上的刀上,说道:“请讲!”

萧逸虽有伤在身但也根本不拿这小小县尉当回事,清清嗓子说道:“我觉得猛金兄你在这汉人的头下州做县尉受到老百姓的抵触,并不是因为你是辽人,而是因为你之前的所作所已经无法让人正视你一眼了,觉得你不靠谱。你现在的这些遭遇是自作自受,你也用不着去怨恨别人,这是你该受到的惩罚。”

猛金听萧逸说完,紧握着刀怒视似笑非笑的萧逸,沉默了好一会,最后松开手,举起酒杯示意了萧逸一下,自己一饮而尽,便抓起桌子上的刀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萧逸又端着拿过去的酒菜回到了自己的桌上,对小蓝说道:“这人的本质不错,还有就是你们这些妖怪就不能干点好事吗?”

小蓝听萧逸这么说,气得满脸通红,愤愤说道:“无知的家伙,自古以来能修炼成仙的除了你们人类,就是我们这些妖了。既然我们有能修炼成仙的,就足以证明很多妖的品行也并不比人类差。你想想刚才店小二所说的萨满恐怕比那作乱的妖怪还坏。还有像你这样精于算计的小子,我看也不是什么好人。”说完便起身怒气冲冲的上楼往自己的客房走。

萧逸头一回见小蓝真生气,起身追了过去说道:“美女,你别生气啊!我就那么一说,你都救我两回了,我能不知道你是个品德高尚的好妖吗?还有,我那不叫算计,我只是心智比较成熟而已。”

小蓝走到自己的房间,使劲的把门关上,差点就把跟在后边的萧逸鼻子撞出血花,萧逸非但不生气,还乐呵呵地说:“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小蓝忿忿地说道:“你要是敢进来,我就把你那不安分的两个蹄子剁下来!”

萧逸则是很流氓地说道:“那到我的房间也行!”说完还猥琐的嘿嘿地笑着。

回应萧逸的则是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撞在门上,“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听声音应该是瓷茶壶摔碎了。

萧逸倒吸口凉气,要是让这玩意砸到,还有好,何况老子还有伤在身上。叹了一句“好虎的娘们”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萧逸的脸上再也没有刚才那嬉皮笑脸模样,满脸冷峻严肃。他知道小蓝两次紧要关头的出现不会这么巧合,但是他到现在也没有从小蓝那试探出来什么,但是他还有时间,慢慢试。

之所以萧逸这么肯定,因为他有一个习惯,就是思考什么事情都不会加入主观感情,也不会刻意地去期望。他会把各个事实、缘由摆出来,看看哪种观点占据的客观因素多,那这就是正确的观点。

萧逸坐在床上,手在一张一合地吸食着天地精气。吸完之后就开始转动大脑回想与傲因交手的细节。他明白自己现在不缺能量,缺的只是技巧,通过思考和实战能迅速提升实力。

第二天早上,萧逸还是早早地就起来了。这是他的习惯,到每日起床时间就算是眼睛没睁开,大脑也会强迫身子坐起来,然后咬牙切齿地把衣服穿上,即使这时候他还没醒。

萧逸来到酒馆外,在街上悠闲地迈着方步,同时用双手吸纳着天地精气。当他走到镇子边缘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一个人站在雾气蒙蒙的路口,走近仔细一看,原来是昨天在酒馆碰见的猛金。

萧逸看着眼前的猛金,对猛金又有了新的认识。因为真正的酒囊饭袋是不会起这么早的,即使是坏人能经常起那么早那他也是一个勤奋的坏人。

萧逸乐呵呵地向猛金走过去,双手伸着懒腰对猛金喊道:“县尉大人,这么早就在街上溜达,难道有东西丢在街上了?”

猛金看了一眼萧逸,说道:“没什么,就是职责所在。”要说这猛金每天这么早就在大街上巡视,是有原因的。

猛金的父亲临终的时候告诉猛金,自己一生不曾遭人非议,与头下州的汉人亲如兄弟,受到他们的爱戴。但是就是因为猛金,他开始受到邻里的非议,甚至和一些至交反目。他现在这一死也就算是摆脱了,以后猛金想怎么活着就随他自己,反正他们家的名声早就让猛金给糟蹋没了,对猛金的嘱咐也只是让他能活下去就好。说完这些,父亲便咽气了。

猛金握着死去父亲的手说不出来话,此刻不是父亲入了土,而是他被活埋在土里了,喘不出气,说不出话。猛金父的话如雷电一样劈在了他的心上。

他在父亲床前发誓以后一定要重振家风,要让自己父亲的在天之灵能安心。

从此,猛金每天天一亮便准时出现在风仪镇的街道上,并且整天都在镇上不知疲倦的遛来遛去。镇上的人认为猛金是因为父亲的去世,受了刺激,哪天猛金缓过劲来,又会开始花天酒地。

自从他的父亲去世以来,这一年的时间猛金变得沉默寡言。但在镇上的商家和过往的客商要是有谁需要帮助的,猛金都总是高效妥善地去解决。当然在收税的时候也毫不留情,一分不差。对此,镇上的人们则多半是认为猛金买通了上边,能从税收中分得一部分,所以才会这么卖力。

这两个月镇上闹起了妖怪,掠夺货物,伤人性命,弄得人心惶惶。但是那猛金却像磕了药一样,日夜不停地在街上巡视誓要除掉妖怪。被他碰见过几次,但每次猛金都会被打得只剩半条命,在床上躺上一段时间养好伤后又出来除妖怪,还是被打得半死。

这样几次下来,猛金知道单凭自己的能力是不能打败那些妖怪的。于是便向朝廷请求派人来绞杀妖怪。朝廷则是根据头下州情况派了一个汉人萨满来到这,这萨满原来也是风仪镇上的人,后来去了木叶山修行。

那萨满名为齐伟,来到风仪镇后依照使命将那些来犯的妖怪给打跑了好几回。那些妖怪就不再敢来镇上作恶,但是在镇子外就变得越发猖狂。而那萨满齐伟却说朝廷只是命令他保镇上的镇民安全,外来的人则是属于个人帮衬,就需要花费钱财他才会出手。镇上的镇民不受妖怪的侵害,自然是把那齐伟萨满当做是大英雄,猛金还是一如既往的被蔑视。

猛金因为齐伟收受钱财才保护商旅十分气愤,总是去找齐伟理论,要求他无偿地为那些过往的商客保驾护航。但是齐伟根本不理他,甚至都不拿正眼看他一下。没办法,猛金只能在镇子入口或者是官道上尽力去保护那些过往的商客。要是碰上妖怪就以命相搏,每次他都会被打得半死。但是把伤养好了,他还是会去保护那些过往的商客,他认为没有商客的话风仪镇会很快变成乡屋村棚,不复繁荣。

渐渐地镇上的人都开始嘲笑猛金,都说妖怪不把他杀了,是害怕打死他后朝廷会派个更厉害的县尉来这,就不好办了。猛金无法辩解索性也不理会那些流言蜚语,照旧每天出现在镇子的边缘和官道上。

萧逸此刻站在猛金的身旁,说道:“县尉大人说白了只是朝廷在这头下州的传令官罢了,用不着这么辛苦吧?”

猛金回答道:“我不管那些当大官的人有什么想法,既然同是辽国人,我就应该按照规章办事。他们那套对汉人除了交税别的不要操心做法,我不认可,我的父亲当初怎么做,我也会怎么做。”

萧逸在心里不由得赞叹猛金,他应该属于浪子回头的那种了。萧逸有点疑惑地问道:“你在此守护,能守护得住吗?”

猛金叹了口气神色黯然说道:“我虚度十几年了,身体都被以前的花天酒地折损了,哪能斗得过那些妖怪啊!”

“猛金兄,你数次被重伤,却能爬起来再战。这足以证明你的身体不弱。”

“那是因为那些妖怪没下杀手而已!”猛金苦涩的笑道。

“在下萧逸,为叶木山的萨满。如果猛金兄不嫌弃的话,可以和我边喝酒边切磋。定能让猛金兄的修为大增,除妖也不是不可能的。”猛金听见萧逸这么说,顿时喜上眉梢。他知道风仪镇的这些小妖怪,木叶山上随便下来个人都能将他们降服,眼下萧逸如是木叶山萨满,有意帮忙那就再好不过了。

猛金对萧逸一抱拳,说道:“猛金在此先谢过萧逸兄弟,等到日落后商客都进镇后我一定会去找萧逸兄弟的。”

萧逸见猛金没放下职责跟自己走,心里感叹道:这小子的原则性也太强了吧,要是能走上正确的道路,必定有一番作为。萧逸对猛金一抱拳,告别了猛金就往镇子里走去。

萧逸之所以敢在猛金面前夸下海口,是因为这齐伟虽然来自木叶山,但是他从来没听说过此人,便知道这人在木叶山也是名不经传的小人物,不见得比自己厉害。萧逸回到酒馆,要了一些点心和一壶茶水便端到了小蓝的房间。

第三十章 猛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