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獠牙显威

  这时一只火狼妖骑着乘黄飞跃出混战的大部队。浑身是红色火焰的狼妖自空中落下,如一团烈火一般直扑傲因,手中的火焰刀势大力沉地劈向傲因,此火狼妖正是面部有一条狰狞疤痕的火狼妖统领多即。

傲因长袍煽动了一下,及时地躲过了这骇人的一击。同时将鬼爪伸向多即的腰部,多即胯下的乘黄甩头一口咬向多即的鬼爪,就卸开了傲因的这一击。

多即口中大喝道:“牛鼻子道士休要装神弄鬼地欺骗我等,快快受死!”随即又挥刀攻向傲因,傲因闻言大怒道:“没脑子的畜生,看你如何能取我的性命!”

在一旁的萧逸突然动了,将手中浓烈的蓝色火焰攻向身边的三只青衣鬼,同时对身边的小蓝说道:“速带喧月离开!”

小蓝便进入屋内将喧月扶起来,同时看见屋内还有两人。一个是须发皆白的老道士,一个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道士。喧月用充满求生欲望的眼神看着小蓝,但是又不舍地看了看地上的那两人。年长的道士冠服残破,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小道士则是防备地看着小蓝,双手攥得紧紧的,像是随时准备殊死一搏。

小蓝的心里暗骂一句:优柔寡断!但是还是抓起那两个道士和喧月,借着风力就跃墙而去。

三只青衣鬼虽然看见几人逃走了,但是心里明白,只要能缠住萧逸任务就算圆满完成,那几个逃走的人无关紧要。

此时的萧逸已从上次与傲因恶战中学了不少实战经验和技巧,运用天地精气的时候也就变得得心应手。萨满的自然之力法术对于傲因来说没什么伤害力,但是对付这三只青衣鬼可是大有用处。萧逸不时用意念催动自然之力幻化出藤条、土墙和石雨等去攻击那三只青衣鬼,因此在肉搏上不占优势的他,此时却牢牢压制住那三只青衣鬼。

獠牙和噬骨在远处观看着局势的发展,狼妖们已将骷髅和僵尸剿灭。但是那些青衣鬼双眼闪着绿色的火焰很是难缠,与有狼族精英之称的火狼妖和地狼妖正打得不相上下。

獠牙知道这样下去一定是没办法将这些青衣鬼彻底剿灭,要是走漏风声的话妖王九婴肯定会怪罪自己。

獠牙双脚一蹬便从乘黄的后背上飞了出去,径直扑向傲因。傲因正与多即打得火热,当注意到来势汹汹的獠牙时却为时已晚,獠牙的速度太快了。獠牙的狼牙棒上的尖牙瞬间刺入傲因的胸口,獠牙接着单手将狼牙棒猛地高举过头,将傲因顶在了高墙之上动弹不得,另一只手的钢爪紧握,仰天发出震耳的狼吼。

众狼妖听见了嘶吼声,都停止了攻击,大多数的青衣鬼也都受了伤,此刻已经退到了山门前。

萧逸见傲因被制服,知道正是抽身的好机会。便使出全力将那三只青衣鬼逼退,然后用自然之力幻化出数道土墙和藤墙将青衣鬼围住。一跃便出了祥云观,顺着风势逃跑了。

待那三只青衣鬼击破阻碍的时候,早就看不见萧逸的身影。萧逸要是在傲因没被制服之前就逃跑,傲因一定会摆脱与狼妖厮杀来追杀自己,到时候别说是他了,就是小蓝他们几个也难以逃走。

獠牙对着被制伏的傲因说道:“你们这些臭道士,为了活命竟还假装是鬼族欺骗我等!你们的尊严哪里去了?”

傲因虽是动弹不得,但还是冷笑一声:“我等都是鬼族,难道你看不出来!”说着鬼爪之上升起了一丝鬼火,多即等狼妖见状便又要动手。獠牙一挥手,然后放下了傲因。傲因也收回鬼火,落地之后干咳了几下,对獠牙道:“你就是狼族的首领獠牙?”

獠牙回答道:“正是,不知你为何要扮作道士,这才产生了误会。”傲因说道:“我铲除这座破道观的臭道士,假扮道士是为了等鱼上钩。现如今你我这误会可坏了大事”“罢了,木已成舟,咱们就后会有期吧!”

顿了顿又说道:“獠牙统领,记住我是鬼族傲因,下次别再发生误会了。”

说完还伸了伸他那全是倒勾的长舌,便带着青衣鬼们飘离了祥云观。傲因转过身的同时双眼非常阴毒,此仇他傲因定会加倍奉还。

而萧逸已经追上了小蓝和喧月等人,他们一路往南京飞奔,等进入南京城的时候,总算是松了口气。

找了一家客栈,将昏迷的白须道人安顿在了一间客房里。在萧逸给那白须道人输送了一些天地精气之后,老道士呼吸才安稳了下来。

萧逸看向站在一旁,正低着头拨弄自己头发的喧月,问道:“我的小祖宗,你不在上京和静世大师他们好好地待在一起,独自一人跑这里做什么?大师知道吗?”

喧月头低得更低了,还是摆弄着自己的头发,轻声地说道:“我给静世大师他们留信了,说找你带我回大理。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是德重和士奇送我来的。”

萧逸听喧月这么说,一时间也是气得哑口无言,他没想到喧月是来找自己的,语气略微柔和了点,说道:“那俩混小子人呢?”

喧月见萧逸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生气了,便抬起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萧逸说道:“我们三个来到南京后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找到你,看那祥云观的环境还不错,就借住下来了。前天,我们在大街上碰到了耶律云雅。士奇取笑她没人要,吵到后来便与耶律云雅他们动起手来。但是她身边的护卫众多,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手,被她抓了起来,说是要带回上京再好好的收拾我们。在我苦苦的哀求下她才放我在祥云观等你,却执意带着你的两个弟弟回上京让她父亲治罪。”

“不曾想耶律云雅走的当天祥云观就遭到了鬼族的袭击,整个祥云观的道士都被杀了。就剩下受了重伤的玄一道长和玄一道长的侄子王文坚。那鬼头看我的打扮就问我是不是大理人,我害怕玄一道长和文坚再受到迫害,就都说了。”喧月显然很愧疚,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努力瞪大眼睛不让它流出来。

“可是我没想到那鬼头那么卑鄙,竟然用我来作为诱饵引萧哥哥进圈套,萧哥哥你不会责怪我吧?”喧月用几乎是恳求的语气期望萧逸不要怪他。

萧逸得知自己的两个弟弟没事,也就松了口气。不过他听见喧月“萧哥哥,萧哥哥”的叫自己,就感觉浑身不舒服。

在一旁的小蓝可是明白了喧月不是单纯的急着回大理,多半是心中爱慕萧逸才追了来。她不忍喧月那刚长成的小花被萧逸这个无耻之徒折了,糟蹋了。于是小蓝适时地来了一句:“自古好花恶虫毁啊!”

萧逸哪会不知小蓝意思,心里暗骂道:小妮子你这不是给我添乱吗!我毁什么了?就是你这迷人的小妖精我也就才碰那么两下而已吧!

萧逸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向喧月问道:“阿拉娜还好吧?”喧月闻言神色一暗,皱着眉头说道:“阿拉娜姐姐很好,和你父母也相处得很融洽!”顿了一顿,喧月像下定决心似的说道:“但阿拉娜姐姐在你走后更虚弱了,并且每到晚上总是能听见她的叹息声,连胖腓腓也没办法逗她开心了。”

萧逸心头像被什么扎了一下似的疼,连同腹部的肌肉也在抽着疼。他心疼阿拉娜,知道阿拉娜在陌生的环境中是多么的想念自己,内心有多无助,自己何尝不想陪在她的身边享受那种幸福满足呢?但是他若不去大理,与阿拉娜马上就会阴阳两隔,谁会满足于那短短的幸福呢!最重要的是,自己拿什么来疼爱贵为异国公主的阿拉娜呢?

远在上京的阿拉娜白天的时候尽心的侍奉萧逸的父母,在晚上的时候又沉浸在对萧逸的无尽思念之中。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回味躺在萧逸怀中的那种温暖的和安全的感觉,但是想着想着她又害怕没有了自己在萧逸身边,生性放浪的他会被别的女人抢走。在喧月偷偷地离开上京后,她就越发担心了,她其实能感觉到喧月也很想亲近萧逸,现在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这些蜂啊、蝶啊贴上自己的男人。

如此一来,即使可爱的瑞兽腓腓使出浑身解数,在阿拉娜脸上也难寻笑颜,为此瑞兽胖腓腓的光鲜毛色也随着阿拉娜的脸色渐渐暗淡下来。

就在萧逸沉浸在相思之苦中难以自拔时,床上的玄一道长口中突然含糊不清的急念道:“……压赴丰都鬼城,急急如律令!”身子立马坐了起来,手中还在不停地比划着。随后双眼睁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也滑落到脸上,原来晕过去也能做梦的啊。

文坚小道士赶紧扶起他的叔叔,道长咳出了大口的鲜血,缓了一会脸色也就略微的好转起来。玄一道长抬头看向众人,当看到萧逸的脸时,又咳出了好几口鲜血。萧逸和小蓝互相看了一眼,一头雾水。

又缓了一会,玄一道长才对着萧逸开口道:“公子是否姓萧?”萧逸赶忙回答道:“是的,晚辈却是姓萧。”生怕回答晚了,那玄一道长别再咳几斤血死过去。

没想到玄一道长听见萧逸的回答,居然又狂吐出好几口鲜血。他也没顾得上口中喷涌的鲜血,继续问道:“那你可否认识一代火师萧焚天?”

萧逸摇了摇头。

玄一道长顿时又昏死过去。文坚见状,慌忙地把他的叔叔平躺在床上,泪流满面的不断呼喊,玄一道长就是一点反应也没有。萧逸见状,走过去察看了一下,又给玄一道长注入了一些天地精气。然后对文坚说道:“你放心吧,你叔叔现在已经没有了性命之忧了!”

文坚闻言,擦了擦眼泪对萧逸作揖道:“多谢萧兄”萧逸摆摆手,就出了房间,喧月和小蓝也跟着萧逸走了出去。

第三十五章 獠牙显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