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一代火师

  萧逸来到客栈的后花园,看着湛蓝的天空便陷入了沉思。有关他生父的疑问被玄一勾了出来,他也曾经问过自己的母亲张嫣,但是被张嫣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而且还警告他永远都不许问有关他的生父任何事情,如若再问,她就当没有这个儿子了。

萧逸也就再也不敢问母亲关于自己的身世问题。其实他也曾经悄悄地问过耶律狂,耶律狂则是双手一摊表示自己一点也不知道,而且他也不敢问萧逸的母亲这事。

站在一旁的小蓝看着眉头紧锁的萧逸,便开口道:“一会那牛鼻子老道醒过来,你有疑问再问问便是了!”萧逸说道:“玄一道长一见到我,便能准确地说出我的姓氏,想必他是知道一些与我有关的事情,不然不会这么巧的!耶律狂其实是我的继父。”

一旁的喧月原本还好奇萧逸的父亲兄弟均姓耶律,而他却一直被叫做萧逸,现在听萧逸这么说,也就明白了。原来萧逸不是辽人,是耶律狂的继子,但是貌似耶律狂对萧逸是最为器重的。

就在这时,文坚跑过来说道:“萧兄,我叔叔醒了,要见你。”

萧逸等人回到房间,房间里的血迹早已经被收拾干净了。玄一道长正盘坐在床上,见萧逸他们进来,便示意众人坐下。

随后玄一道长开口说道:“多谢萧公子的救命之恩,鬼族残害我道观同仁,不料喧月姑娘将你引来,救了我和我侄儿的性命,颇有缘分啊!”

萧逸说道:“道长你言重了,你我此番乃是同命之人,无需言谢。晚辈想问问道长,为何见我就提及萧焚天?”

玄一道长回答道:“因为我从你的眉宇间能看出来你和他长得很像,但是既然萧公子你不认识,那就是巧合罢了。”

萧逸追问道:“那萧焚天是何许人也?”玄一道长叹口气,说道:“那萧焚天原是大宋的火师,掌管朝廷的火事,位高权重。同时他还有一个身份,他是道教上一任的掌门,极受大宋皇帝的重用。因为萧焚天得宠的关系,道教在大宋就变得极度繁荣。同时朝廷也在全国修建了很多道观供道教开山布道,皇帝还在开封城为萧焚天修建宝箓宫用于布道,道教也因此成了宋国的国教,现在道教的总部天庆观就是在宝箓宫外扩建的。只可惜,萧焚天与当朝的宰相不和,争斗不已,最后被宰相及党羽诬陷为利用皇权宠信而图私利,并且以妖术作乱。遭到皇帝的嫌弃,最终辞官至今下落不明。当朝宰相的势力极大,众人都避讳提及萧焚天。宰相曾经派人追查过萧焚天的家世,却得知萧焚天乃孤家寡人一个,最后也就作罢了。”

玄一道长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贫道刚才在恍惚间从萧公子的眉宇间看到了萧焚天的影子,一时之间也就忘记了他是没有妻儿的,才会那样寻问公子的。暂且不说现在的世人怎么看待萧焚天,阿谀小人也好,一代宗师也好,但是道教之所以兴盛他是功不可没的。”

萧逸从玄一的话语和神情中也看出来了,玄一对那萧焚天是及其敬重的。萧逸心想,既然那萧焚天没有妻儿,那自己多半是和他没什么关系的。

萧逸转而向玄一道长问道:“道长为何来辽国建观呢?要知道道教在辽国并不盛行啊,您这祥云观在此地不就等于孤立无援了吗?”

玄一道长叹口气说道:“我不愿意听别人诋毁萧焚天,说他如何势利、如何奸邪,便离开大宋来到了辽国,在此地布道,修行。将来萧公子要是到了大宋,千万不要提及萧焚天,以免惹来杀身之祸。”

萧逸向玄一拱拱手,说道:“多谢道长的提醒,既然道长修行的是炼丹术,想必身上的伤就用不着晚辈了吧?”玄一道长点点头说道:“当然,我道教的炼丹术高超,符箓之术更是精妙,这点伤不费什么神。将来萧公子要是有时间,老道给你讲解一些道术的精妙之处。我观萧公子体内的天地精气纯净充裕,想必是萨满教的人了。”

萧逸回答道:“不瞒道长,晚辈确实是师从萨满,但并未信奉萨满教。”

玄一道长闻言,疑惑地问道:“萧公子的资质若是在萨满教,将来的前途是不可限量啊!既然已经师从萨满了,为何又不入萨满教?”

萧逸略略沉思了一下,回答道:“萨满教虽然渊源流长,但是不争世事。这与弟子的志向并不吻合,而各教的神明虽然指引着信徒前行,但是却不能事事躬亲,所以我暂时信仰的还只能是我自己。”

玄一听后,哈哈大笑道:“萧公子这种务实的风格与我道教的宗旨颇有相似之处,虽敬鬼神但不求鬼神,想必萧公子的志向也不只是一国一教那么简单。”萧逸没有回答,不置可否的回之一笑。

站在一旁的小蓝看着这一老一少在那互吹互擂,听得是有点头疼。“切”了一声将头扭向一旁。

萧逸也不愿意再探讨这些问题,对玄一道长问道:“道长以后有何打算?”玄一道长一脸坚定地说道:“回祥云观,人间正道,又岂能容忍妖魔鬼怪践踏,只要贫道还活着一天,祥云观必定屹立于此。”

萧逸被玄一道长的正气感动,说道:“道长实在是令人敬佩,晚辈即将南下,不能帮助你重振祥云观的威名。我这有一物,请道长收下,如有需要可以此为信物找北院大王耶律斜轸的大女儿,她会帮助你的。”

说着萧逸拿出一颗豺狗牙递给玄一道长,他当初帮助耶律云雅铲除过豺狗妖。而且耶律云雅是一个正义感很强的姑娘,当别人有难的时候是不会置之不理的。

玄一道长听完萧逸的话,甚是惊讶,萧逸居然认识辽国北院大王的女儿,又有这一身本领,想必这萧逸也不是寻常人家的子弟。玄一道长对萧逸说道:“那贫道就却之不恭了,贫道还有个不情之请。”

“道长但说无妨”

“我这侄儿现如今就剩我这一个亲人了,公子既然是要南下,那就帮贫道将他带到道教中心天庆观吧,让他去那里悟道长些本事。”

玄一道长之所以这么做,一是想侄儿能有出息,二是现如今的祥云观异常危险,所以才希望萧逸把文坚送到天庆观修行。

有个人路上说话萧逸自然喜欢,免得那两个不省心女子一路喧扰自己,便说道:“道长请放心,晚辈会与文坚兄弟互相照应的。”玄一道长点点头,然后对文坚说道:“叔叔已将自己会的道术全都教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记住,勤加练习。还有那些秘诀文本,你此番与萧公子同行,可以拿出来和他一同研讨。”

文坚满口答应,回答道:“叔叔放心,待侄儿学成本事,就立马回来与叔叔重振祥云观的威名,不再成为叔叔的累赘。”

萧逸知道道教的符箓之术和丹术是非常厉害的,玄一道长这么做是作为给萧逸的回报。便说道:“谢谢道长对萧逸的厚爱。”

玄一道长摆摆手示意萧逸无需言谢,接着开口说道:“中原鬼族猖獗,比傲因和青衣鬼厉害的不计其数,你等此次南行一定要多加小心。”

在一旁的小蓝则不屑的说道:“妖族神兽泛泛,又岂是鬼族可比拟的!”玄一道长看看小蓝,笑道:“这位姑娘品行善良,将来也许会成为得道飞升的妖族。”小蓝听玄一道长这么夸她,也不好意思再呈口舌之能了。

喧月同文坚则满脸不可置信,如此漂亮的小蓝竟然是妖。

萧逸叫来了酒菜,和玄一道长把酒论道直至深夜,大有相见恨晚的调调。

次日,众人和玄一道长回到祥云寺,玄一道长坚持要将观里的弟子立即安葬。在观内的一个房间找到了二十三位道人的尸首,那些人大多都是稚嫩的少年,看着他们的尸首,无不让人惋惜恸容,玄一道长很细致的将他们的法号都刻在了墓碑之上。

次日,萧逸、小蓝、文坚、喧月四人便启程踏上前往宋国的都城开封的漫长旅程。文坚在迈出山门后,转过身看向独自在观内扫院子的玄一道长,双膝跪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转身追赶萧逸。

玄一道长虽然有伤在身,动作缓慢但坚定有力,抬头望着山门,默念道:“兴亡兴亡,有兴有亡,有亡有兴,无亡不兴。”

第三十六章 一代火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