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皇城使刘雄

  夜幕时分,在王耀辉身着便服与萧逸几人把酒言欢时,萧逸这才知道原来王耀辉是一个文官,所以那天王耀辉才没有领兵出城救人,大宋国也大多都是文官领兵。酒过一半的时候,王耀辉放下酒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面坐着,呆呆的不说话,似乎在犹豫什么。最后向下人们挥挥手,下人们便退了下去。

待下人们退下之后,王耀辉握着酒杯,还是直勾勾地盯着桌面,还时不时地抬头看萧逸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萧逸见状,猜想王耀辉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便率先开口说道:“将军要是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必顾虑。况且我们几人是生死之交,也不是嘴上出是非的人。你若是不愿说,那咱们就继续尽情喝酒吃肉,别浪费了这大好时光。”

王耀辉也不知是饮酒过量还是内心挣扎,脸是一阵红一阵白,最后一咬牙,说道:“在下的确有一难处,如若众位英雄能出手相助的话,在下感激不尽。”说着便要起身向萧逸几人行下跪之礼。

萧逸哪受得了这个,紧忙伸手扶住了王耀辉,说道:“将军不必如此,您且说出来听听,我等帮不帮得了还未知呢。”王耀辉从萧逸的话语中听出了他有心帮忙,赶忙说道:“这要从宋国的百姓肉食以羊肉为主,很少食用猪肉说起。辽宋此前连年争战,辽国的羊肉根本就没法进入宋国,宋国的百姓现在的生活是及其清苦。所以我在私底下和辽国的将领达成默契,即“兵归兵,肉归肉”,就是默许一些辽国的羊肉贩子偷偷地把羊贩卖过来获利,同时也缓解了宋国百姓吃肉难的问题。王某自认为这是好事,却不曾想被皇城司安插在此的刺探刘雄得知,他以此要挟我说要上报朝廷,这是私通敌国,是满门抄斩的大罪啊。要是不上报也可以,除非…除非…”

说道这,王耀辉就哽咽得厉害,无法再继续说下去了。喧月看不上大男人哭哭啼啼,奈不住性子追问道:“将军你倒是快说啊,你不说出来,我们怎么帮你!”文坚扯扯喧月,制止喧月说道:“王将军乃是文人墨客,委婉多情实属正常,让他缓一缓就会好些了。”

王将军抓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稳定了一下情绪说道:“除非让我的女儿王燕凌陪他一晚,他就放过我们一家老小,原来他一早就惦记着我女儿。哎!我那可怜的女儿知道我绝对不可能答应,便自己私下把刘雄叫来,忍辱负重地陪了他一晚上,失去了最宝贵的贞洁。那刘雄得逞后,回京师也就没有告发我。后来当我得知事情后,便要去找刘雄拼命,但是我那可怜的女儿死死的抱着我的大腿不让我去。哭喊着和我说道:皇城司的皇城使那是皇上派在各地监视文武官员的,我一个文官是斗不过他的,劝我不要再声张免得遭到灭门,她还想活下去。我当然知道女儿这么对我说,其实是想我好好地活下去,面对女儿的苦苦哀求我也就妥协了,将这份屈辱吞了下来。可是自那以后,我的女儿就变得郁郁寡款,身子也越来特弱,常言道:处男处女鬼不沾,体虚纵欲小鬼杀。小女最近就被鬼给招惹上了,不单身子变得越发的虚弱,精神也开始恍惚。“

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想找人来给她驱鬼治病,但是她死活也不肯。说要是那样的话,被人知道了她的事情,她当即就死给我看。我估计女儿那是被鬼附身了,才千般阻挠。怎奈我区区一介文官,即不想将此事宣扬出去,又无力对付那鬼怪,十分懊恼之际恰巧遇见各位英雄显威,所以就想到求助于各位远道来的英雄。”

听完了王耀辉的述说,小蓝叹了口气说道:“人啊,战士们在边疆沙场上抛头颅洒热血时,自己和家人还要忍受小人的欺辱,着实可怜可悲。”一行人听后也是十分感慨,自己奋不顾身的在外保家卫国,家人却受得百般欺压,也算是人间悲剧了。

萧逸问道:“那刘雄现在何处?”王将军回答道:“已经回到京城开封了。”萧逸闻言也没说话,但是他已经暗下决心,等到了开封城以后一定要让刘雄这样的小人为他自己的恶行付出代价。小蓝看着萧逸那坚定凶狠的眼神,她就明白萧逸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在一旁的文坚则是开口说道:“小道虽然年少,但是定会先与萧逸兄弟除了纠缠王小姐的恶鬼,然后再去收拾那卑鄙的刘雄。”

王将军闻言惊恐的挥手道:“几位英雄帮小女把那恶鬼除掉便可,皇城司在宋国可以说是只手遮天。这可不是你们能对付得了的,那刘雄我自然会想办法,不要连累了你们。”

萧逸也没有因此和王将军纠缠,他想除掉刘雄并不全是为王将军报仇的,而是他觉得刘雄这样的恶人要是不除掉,还会继续为祸人间。

当晚萧逸同文坚就来到那王小姐的房间外守候。文坚蹑手蹑脚地将一张符贴在了王小姐的房间门外,又像猫一样滑到了萧逸的身旁。

萧逸看了看那张符,对文坚怀疑道:“你那捉鬼的功夫靠谱吗?”文坚信心不足的回答道:“只要不是像傲因和那帮青衣鬼就能对付得了。对了萧逸兄弟,你遇到过的最厉害的高手是什么样的,使用的是什么功夫?”

萧逸沉默好一会,给了文坚一个很是意外的答案,说道:“你叔叔玄一道长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文坚疑惑地说道:“萧逸兄弟你这是在开玩笑吧,我叔叔的功夫相比与你好像也高不到哪去!”

萧逸闻言则是严肃而认真地对文坚说道:“你叔叔的厉害之处在于,他向人们证明了,无论邪恶怎样践踏摧毁,也不能磨灭人类的信仰。也让人们知道了无论邪恶有多么的强大,对人类的正义也是无可奈何的。即使妖鬼倾巢而出,你叔叔也不曾畏惧,也没有离开祥云观。即使他被斩杀得只留下一根手指,他也会用他仅有的那根手指把祥云观重建起来。设想一下,要是祥云观被毁,人们就会感到恐惧,被妖怪的强大震慑住。但是祥云观要是被毁数次还是能重建起来,那么就能给人们带来安全感,给人们以信心,让人们觉得邪恶也不过如此,也就是一般的跳梁小丑走个过场而已,正义是长存在人间的。而你的叔叔玄一道长所做的就是不让数以千万计的百姓失去希望和信心,他的坚韧意志才是最厉害的东西。”

文坚听完萧逸的话,沉默了,也让他明白:功夫再强也只是孤胆英雄,而玄一道长的坚韧意志才是人们所需要的。

萧逸看着文坚紧锁的眉头,便把话题叉开道:“文坚,玄一道长可是交代过让你我共同研究你们道教的符箓之术,你这小子到现在也没有正经地给我解释过什么,不地道啊。”

文坚听萧逸这么说,慌忙地说道:“萧逸兄弟,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是觉得自己的道行不够,也并未理解透彻道家的玄学,才不敢在你的面前献丑,可不是我自私。”

萧逸回道:“天下总共就那么几个大道理,在不同的事物上变换着用就是了,有什么难的。等有空你就把你藏得严严实实的道书拿出来给我看看。”

文坚点点头,说道:“行,我一定会给萧逸兄弟你看的。你体内的灵气那么充沛,要是修行符箓之术应该是十分轻松的。”

萧逸被恭维了一下,顿时来了吹牛的兴致,说道:“你们所说的灵气就是我们辽国的天地精气,别的不多,就这个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哈哈!”

文坚感叹这萧逸见杆就爬的本领更让人折服。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便紧盯着房门不再说话,萧逸则是闭目沉思,双手还不时地挥动着。

文坚看着萧逸这怪模怪样,终于又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在干什么,睡觉惊着了?”萧逸闻言,愤愤地说道:“瞎扯,我是在回想碰见过的所有人使用的招式,吸取有用的,然后好研究出破解的方法,我每天都会回想研究一遍,你以为做一个天才是那么容易的吗!”

文坚似是若有所悟,说道:“难怪你我的年纪相仿,你的修为却比我高那么多。”萧逸厚颜无耻的继续吹嘘道:“无论是谁,要是能坚持每天都检视自己的言行,每天都思考,数年之后就会惊讶地发现自己也是天才了,虽然只需要片刻功夫,但难就难在每天如此。”

话音刚落,房门上的符突然发出亮光,文坚小声地对萧逸说道:“来了!”就立刻手拿宝剑,一手竖指,口中念道:“自从老师断过后,人来有路,一切邪师邪法鬼无门,若有青脸红面人来使法,踏在天罗地网不容情,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九章 皇城使刘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