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女鬼泪

  念罢,房门上的那道符金光一闪,接着房间内传来嘶嘶的鬼叫声。文坚对萧逸说道:“我已用符将那鬼困在房间里,你我速速进去除鬼救人。”

萧逸正看得入迷,听文坚这么一说稍稍迟疑一下,便和文坚快速地进入房间。进入房间后,萧逸便扔出了几棵洞冥草,整个房间顿时就亮如白昼。只看到房间里的王小姐面色青暗很是惊恐,和一个披头散发,身上穿着黑色布衣,舌头伸出了数十厘米长的吊死鬼。

此刻的吊死鬼已被文坚的天罗地网符压制得动弹不得,正用及其恐惧的眼神看着突然冲进来的萧逸和文坚。

文坚二话不说,手中顿时又多出了一张符,就直接拍向那吊死鬼。萧逸的手中蓝光大闪,挥拳就攻向那吊死鬼。就在二人攻向吊死鬼的一瞬间,床上的王小姐声嘶力竭地喊道:“不要啊!”由于身体过于虚弱,身子一下子就栽倒下了床。

萧逸和文坚二人虽然听见了那王小姐的呼喊声,但是二人并没有停下手来,况且他们也停不下来了。就在文坚的符和萧逸的拳头击中那吊死鬼的一瞬间却看到那吊死鬼满脸的凄苦和不甘心,而且还从眼中掉下了一滴鬼泪。吊死鬼一瞬间灰飞烟灭,化作了一缕青烟缓缓消散,依依不舍地在房间飘绕几下便消失了。二人看到这情况,心想这吊死鬼也太弱了些吧,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散了。

二人回过神来看向摔倒在地的王小姐,已经昏死过去,萧逸立马将她扶上床,双手缓缓地将一些天地精气从额头注入到她的身上。不一会,那王小姐就醒转过来,却有两行热泪又滑落在她的脸庞。虚弱的王小姐抬手把眼泪擦擦,缓缓地对萧逸他们说道:“是我的父亲请你们来的吧?他一直认为我是被鬼纠缠,所以身体才会变得越来越虚弱,千方百计要帮我驱鬼。”

萧逸如实答道:“是的,是王将军请我二人前来驱鬼。王小姐,在下刚才给你灌输天地精气的时候,发现你的体内并没有污秽之气,想必不是被那吊死鬼所迫害才这么虚弱的吧?王小姐能否告诉我身体变得这么虚弱的缘由,看我二人能不能帮上你。”

那王小姐神色暗淡,缓缓地坐起来,对萧逸和文坚说道:“我本是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名叫林枫,原本他准备向我家提亲的,谁曾想我为了父亲和全家人的性命丢了贞洁。那之后我觉得自己肮脏不堪,不配与他结合,便狠心不再见他了。他也曾经来家里寻找过我,但是我让父亲告诉他,我已经不爱他了,也不会再见他了,我另有心上人会来娶我的,叫他不要纠缠了。我那可怜的林枫闻言,当时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然后也没说什么,弓着身子一步一步的离开了我家。岂止是他伤心欲绝,我的心也已经因此而死了,整日郁郁寡欢,身体由此变得越发虚弱起来。谁知林枫之后还是经常来我家寻我,但是我让父亲连家门都不让他进,他只得在大门口每日呼喊我。前些日子的一个深夜,白英来了,也就是你们刚刚打死的那吊死鬼,趁我体虚就想引诱我去上吊做她的替死鬼好令她解脱。奈何我心中十分不舍林枫,她没法引诱我,于是她就日夜地守在我的房间里等待机会。渐渐地她看见只要外边传来林枫的呼唤声,我就会泪流满面,痛苦万分。便开口询问我其中缘由,我便将如何被刘雄玷污和对林枫的思念都对她诉说了。没想到那白英听后,发出凄厉的鬼叫声,似乎是在哭泣十分悲痛。她平复后告诉我,她生前也有一个恋人,后来结为夫妇。谁知道后来他的丈夫和一个权贵的女儿结识了,便把白英给休掉了。白英想起在婆家受到的百般欺凌,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最终还被无情地抛弃,觉得世上已经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了,便带着满腔怨恨和不平上吊自杀了。由于怨念太深,便化作了吊死鬼游离在人间。同样悲惨的命运使得她对我十分同情,便去寻找到林枫,将我的遭遇如实地告诉了林枫。林枫得知实情后很是伤心,但是他并不嫌弃我,更坚定地说要娶我为妻,不再让我受身心折磨,白英很受感动。但是我却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我实在没有颜面面对他。就这样,白英每天往返帮我们传口信,她希望我们能冲破世俗的阻隔,演绎一段人间的真情,让她也切身体会人间真爱,哪怕她只是在旁边看,但是,她终究是没看到。”

萧逸听完那王小姐的述说,心里像被一块大石头堵住一样,没想到自己的冲动竟然让一只有情有义的女鬼烟消云散。他起身把地上的那像珍珠一样的女鬼泪捡起来,向文坚问道:“那女鬼被你的符消灭后,会变得怎样?”文坚摇摇头说道:“幻灭符一出,永世不得轮回。”

那王小姐闻言顿时失声痛哭起来,那吊死鬼白英每日数次的往返给自己同林枫传话,就是为了亲眼看看人间的真情,想撮合一段好姻缘,没想到却落得个永世不得轮回的下场。

萧逸和文坚看着那王小姐失声痛哭的样子,都有些不自然,愧疚地在房间内来回踱步。最后萧逸停下脚步向王小姐说道:“如此说来那林枫对你一定是真心的,因他不嫌弃你,白英才会每天不计繁琐地帮你们传话的。况且王小姐你不要辜负那白英的一片好心啊!”

那王小姐闻言,止住了哭声,沉默了一会,怯怯的说道:“现在的我如此虚弱,面容又憔悴不堪,此种情形怎能去见林枫呢?还是过些时日再说吧!”

萧逸知道王燕凌还没鼓起勇气,在推脱,说道:“现在没有了白英的传信,恐怕林枫在此与你断了联系,会因此而自暴自弃,境况也许比你更凄惨,这样你们二人又不知道何时才能结缘。况且他真心的爱你是不会在意你现在的样子的。”

王燕凌低下头沉默在了那里,想必心中十分挣扎。

“王小姐你早点休息吧,我们二人连夜去找那林枫,明日一早就带他来和你见面。”萧逸问明白林枫的住处,就和文坚走出了王燕凌的房间。

萧逸二人走出房间后并没有急于动身,他们来到了八两金的房间外,只一手轻推房门便开了。那八两金睡得十分深沉,并没有感觉到有人进屋,直到萧逸将他的被子扯掉,他才一个激灵滚坐起来,双手抱胸问道:“你们干什么?”

萧逸看着白花花一片的八两金说道:“就你那小肥手能护住几两肉,还在那装什么清纯!”八两金闻言,嘿嘿一乐,挺着大肚皮下了床问道:“深更半夜的不好好睡觉,来我房间干什么?”

萧逸把手中的女鬼泪扔给八两金,说道:“你不是说你是百事通吗,那你给我说说这是什么东西?”八两金接过女鬼泪,凑到烛光下细细地看了一会。顿时两眼放光,说道:“宝贝啊!女鬼泪,因何而出便能圆何愿。”

萧逸抬手就拍了一下八两金那圆滚滚的肚皮,随着颤动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响,怒道:“直着说!一句话整那么多弯小心我揍你。”

八两金讪讪地将女鬼泪还给萧逸,说道:“因爱而出,吃了就能收获到期望的爱情,因仇而出,何人服用则大仇必报。这事类似于诅咒,厉害得很。”

萧逸听八两金这么一说,满脸兴奋。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将女鬼泪交给了文坚,让他送给那王小姐服下,自己则是连夜地赶往林枫家。

第二一早,王燕凌起床后发现自己没像之前那样虚弱,几乎就像被刘雄玷污前一样的容光焕发。她知道这是白英的女鬼泪帮了她,她双手十指紧扣,双眼紧闭着说道:“谢谢你,白英。”

外面传来了一阵锣鼓声,那王小姐的心情大好,就走出了房间到外头看个究竟。一出房门便看到院子里站着颇具规模的火红火红的迎亲队伍,而戴着大红胸花的新郎则是林枫,正紧盯着自己看。

别看林枫才二十出头,但是头发已经花白,由此可知相思之苦着实熬人啊。那王小姐双眼含着泪,紧咬着朱唇颤抖着走下了台阶。走到林枫的面前,伸手轻轻地抚摸着林枫的脸颊,眼泪忍不住地就从眼眶中滑落下来。

林枫脖颈通红,双唇颤抖,两行热泪也忍不住流了出来。似是被东西卡了很久的喉咙一样,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最后只从喉咙里拼命挤出了几个字:“凌儿,我让你受苦了!”

说完直接将那王燕凌抱起来,穿过了人群直接走出将军府,迎亲的乐队则是拼命地吹着唢呐跟着跑了出去,他们也要畅快地吹奏一番。小蓝和喧月二女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羡慕的口水都要流了出来,萧逸适时的凑到小兰身边刷纯在感,想着这漂亮的妞被场景感动肯定需要肩膀擦擦眼泪的,谁知小蓝见萧逸凑过来一翻白眼一把将萧逸推开,继续看着感人的一幕。

待迎亲的队伍走后,萧逸怒瞪着八两金说道:“那王燕凌除了获得姻缘外,怎能恢复得这么快,如涅槃一样。死胖子,你说一半藏一半的到底是何居心?”八两金慌忙摆摆手,胡子吹得老高,惊恐地说道:“忘了、忘了,女鬼泪还号称重生之泪,为谁而流,谁服用就有重生的功效。我哪里想得到这女鬼泪竟是为那王燕凌流的啊!”

在一旁的喧月环顾一下四周说道:“女儿都被人抱走了,这王将军连个人影都没有,真是怪人。”文坚则说道:“咱们找找看,别是出了什么变故。”

众人来到昨晚喝酒的厅堂,看见那王耀辉独自坐在桌前,正拿着酒杯不停地往嘴里灌酒。泪水如溃堤之水一般流进酒杯,鼻涕、泪水还有酒不分比例的混合进到他口中,还不停的说:“好啊,好啊!”

萧逸向众人使使眼色,众人领会,都退出了厅堂。

退到院子后,喧月问道:“王将军既然那么高兴,那为什么不去送送她的女儿?”小蓝叹了口气说道:“怕是无颜面对那对有情人吧!”

这时,一个仆人走了过来,对萧逸说道:“萧公子,将军早上交代过,将这几株龙刍草赠与你,作为报答。”

萧逸接过那个精致的小盒子,看着这些光亮的细叶小草,不知道有什么用处,只是看着挺贵重的。八两金则是流着口水凑过来说道:“古人云:一株龙刍,化为龙驹。说的就是把这龙刍草喂给了普通的马以后,那马就能化作龙驹,可日行千里。”

萧逸在知道这些小草是个难得的宝贝后,便赶紧在八两金那双贼亮的小眼睛前仔细收好,众人就离开了将军府。

萧逸几人走出将军府,正准备去购置几匹快马。却看见大街上站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傲因。他的身后还站着十几个带剑的书生,正是那帮青衣鬼。

第四十章 女鬼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