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信安军之围

  傲因背着双手,笑眯眯地走向萧逸等人。见过傲因实力的小蓝和文坚则是显得异常的紧张,萧逸则满不在乎的说道:“不必害怕,大白天的在城里他们是不敢乱来的。”

傲因走到萧逸的面前抱拳说道:“读书人,咱们又见面了,真是巧啊!”萧逸则是故作惊讶道:“巧,真是巧,傲因兄弟你竟然没被打死?身子骨真的是够皮实的了!

傲因说道:“区区几只小妖,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还没等我施展全力就吓跑了。反倒是你晚上的时候最好看好身边的几个累赘,青衣鬼在晚上勾人可是最在行的,告辞了!”

萧逸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傲因你这个牛吹得可是铛铛响啊,白天晚上尽管来试,哈哈~~~~~~”

傲因轻蔑的哼了一声便走,带着一众的青衣鬼在大街上这么一走,他白净秀气的面容,优雅的身姿和身后的十几个俊气的书生引来无数少女妇人爱慕的目光,这是成批量的俊俏小生啊。

那傲因之所以和萧逸说这些,就是为了逼萧逸他们尽快出城。因为旱魃这龟孙子早已经将萧逸等进入宋国境内的事情向鬼王于吉禀告,于吉大怒,限期傲因解决夔牛鼓的事情,否则永远别想被封为鬼候。迫于压力,傲因只能尽快逼萧逸他们出城,好下手解决他们。

萧逸看着傲因那无比风骚的背影,说道:“抓紧时间准备,今天日落之前务必要出城!”小蓝闻言,在旁边提醒道:“那傲因肯定是在城外布满了埋伏,咱们这么出去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萧逸回答道:“安全的只有将军府,但是我们不能一直就呆在那!况且出城了也不是没有生路的,咱们先去买马!”

众人虽然不明白萧逸为何说出城不一定没有活路,但是还是跟着萧逸去买马去了。其实萧逸也知道凶险,但他在这也耗不起。他要救他的阿拉娜,就必须尽快地向南深入到鬼族的势力范围,才能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有助于明年鬼节的时候夺取龙阳草。刚才看到林枫和王小姐有情人终成眷属,他对阿拉娜的思念就越发强烈。这种相思已经化作了痛,是像钝刀砍肉一样的疼,很难忍受。

远方的阿拉娜变得越来越虚弱了,但是她还是每天天没亮就起床,去烧水,学做饭。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把早晨洗漱的水端到萧逸父母的面前,耶律狂和张嫣看着阿拉娜这样,心疼得落泪。但是无论他们怎样劝阿拉娜,她都不让下人去做,非要自己侍候二老。她想让萧逸回来的时候,听到的都是旁人赞美自己的话。阿拉娜每天最开心的就是忙完家务后,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想着萧逸的脸,想着他们之间种种的过往,心里就会无比的甜蜜。而这时候,腓腓总是拖着自己圆滚滚的身体伏在阿拉娜的身边,它也只有在这时候才能看到阿拉娜的笑容。

几人买完马后,萧逸询问文坚还有多少道符,文坚拿出来让萧逸看了看。萧逸觉得不够,便让文坚再多画一些。

文坚尴尬地挠挠头说道:“这些符都是我叔叔画的,要是我画的就没有那么大的威力了,而且我画符很慢!”萧逸说道:“那你就把威力最大的那两张收起来,然后能画多少就画多少。其他的人拿着笔墨照样子多画一些,不用仔细,越多越好。”

文坚赶忙说道:“你们就算画出来也是没用的,一点威力都没有。”萧逸知道众人心里都在打鼓,不知道萧逸要做什么,向众人解释道:“咱们一会骑着吃了龙刍草的马冲出城,文坚你用威力大的符帮助我开路。一旦冲过,所有人就拿着那些假道符向后扔去,用以阻吓鬼族,我们好脱身。”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萧逸的脱身之计,赶忙开始准备。萧逸一把拉住正要去找黄纸的八两金,说道:“胖子,你号称万事通,那你说说咱们脱身之后该怎样去开封城安全?”八两金闻言,那小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几下,一拍手说道:“出城后咱们可以向东行,直奔桑干河。然后乘船顺着桑干河到达黄河的北流,最后顺着黄河就能到达开封城。那些青衣鬼和旱魃都不习水性,咱们走水路安全。”

萧逸大嘴一咧狠狠拍了一下八两金的肩膀,说道:“行啊,你这胖子还算有些用处。”八两金闻言两眼一眯,笑呵呵地搓着手说道:“那火浣布能不能少给你一些!”还没等萧逸回答,喧月一把拍打开八两金那双肥胖的爪子,说道:“没门,一点都不能少!”

八两金愤愤地看着喧月,不满道:“萧逸兄弟又不是你的夫君,你护个什么劲!”说完还没等到喧月的粉拳落在他的圆滚滚的肚皮上,就一溜烟地跑了。喧月双手叉腰,气得满脸通红。

萧逸见状,赶忙安慰喧月这小姑奶奶,说道:“到时候多拿些那胖子的火浣布给你,你就别生气了,赶紧画符去吧!”喧月也只好作罢,画符去了。

喧月走后,小蓝一脸神秘地凑过来说道:“家里有一位,怎么还想着吃嫩的啊?”萧逸也神秘的说道:“我爱的只有阿拉娜一个。除非……”

“除非什么?”小蓝急切地问道。

“除非来一个人妖恋!”萧逸悠悠地回答道,说完还色眯眯地上下打量着小蓝。小蓝白了萧逸一眼,一句“滚”之后便自己忙活去了。萧逸看着小蓝的背影,摸索着下巴想:活了几百年了,怎么还这么不经逗,心智都活哪去了?

而信安军城外,傲因正带着青衣鬼们在远处盯着城门,不远处的另外一侧则有一股旋风夹杂着黄沙包裹着一人,那正是旱魃。旱魃在城门的四周安排了众多的蒙双氏恶鬼防止萧逸跳城逃跑后,旱魃自己则是带领一部分蒙双氏恶鬼部队和傲因守在城门之外,因为他不想傲因独占了功劳。鬼族里他二人都棣属陆离,争宠是必然的。此刻他正用及其挑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老同事,在心里还想道:你这小白脸还不是得靠我出手才行!

傲因也看到旱魃那让人不舒服的眼神,铁青着脸嘀咕道:“要是有机会,看老子不撕碎你那王八壳子一样的土脸!”其实傲因也就说说,鬼族中旱魃统领着蒙双氏恶鬼部队,是与尸王——陆离的僵尸部队、骨王——画皮统领的骷髅部队、复仇之王——冠先统领的鬼车即鬼鸟部队、黑夜之王——崔巍的山魈部队、迷惑双王——魑魅魍魉的刀劳鬼部队,咒怨之王——伯奇的怨灵部队平分秋色的存在,这些也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鬼族七侯”。而自己的青衣鬼虽然强横,但是数量太少,只是僵尸部队的附属,况且旱魃的功力也比自己强大,自己也就脑子比他强点,现在他还没有能力和七侯之一的蛮王——旱魃抗衡。

傍晚时分,在城门即将关闭的时候,萧逸、文坚、喧月、小蓝和八两金五人都骑着吃了龙刍草的快马飞速地向城外冲去。傲因、旱魃大喜,带着众鬼准备迎上去,却只见那几匹快马突然加速,瞬间奔至他们的防线。然后文坚以极快的速度拍出两道符,落在拦在路上的两只蒙双氏恶鬼身上。那两只恶鬼的身上顿时被拍得青烟四起,巨大的身躯摇摇欲坠。萧逸的双手汇聚了浓郁的天地精气,形成艳丽的蓝色火焰,猛地握拳向前一挥,两道蓝色火焰怒吼着攻向那两个拦路的蒙双氏恶鬼,本就被道符重伤的蒙双氏恶鬼瞬间就被轰成两缕青烟。

萧逸等人借着突然加速的龙驹,出其不意地冲出了众鬼的防线。傲因见状,冷哼道:“原来是龙驹,但也休想逃走!”说话的同时,身体已经发动,速度一点也不比那龙驹慢。

而一旁的旱魃的速度甚至比傲因还稍微地快一些,而他们身后则是一众青衣鬼和蒙双氏恶鬼。

萧逸等人刚冲出众鬼包围,就按照原计划,同时向四周抛出漫天道符,傲因、旱魃和众鬼见状大惊失色,慌忙躲避那些飘散过来的道符。但是漫天的道符还是击中了一些鬼,可奇怪的是击中那众鬼的符只有几张拍出了一点点的青烟,其余的一点效用也没有。

傲因等见状便知道上了当,顿时恼羞成怒,声色俱厉地怒吼道:“卑鄙小人,我看你们能跑多快!”说完,还狠狠地抓起一把道符撕得粉碎。只听他的鬼爪中发出了嘶嘶声,同时鬼爪处传来了阵阵的剧痛,原来他抓到了一张真的道符。傲因顿时就气炸肺了,变了腔调吼道:“小兔崽子,要是让爷抓到你们,有你们受的!”说完便发疯地向萧逸等人追过去,旱魃幸灾乐祸的笑了笑也追了过去。

一众的青衣鬼和蒙双氏恶鬼装模作样地追了一段之后,等看不见傲因的踪影时,便优哉游哉地该干嘛就干嘛去了,追人这种事交给速度快的那两位吧,自己这等小鬼反正追不上。

第四十一章 信安军之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