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鬼弹部队

  随后萧逸告诉众人:“大家做好准备,前方还会有敌人出现,大家都要仔细地看好周围情况。”众人听完萧逸的话,都立马提高了警惕,密切地注意着船只的四周。

大概过了一刻钟左右,孤竹君浮棺突然对萧逸喊道:“快将天地精气撒向周围!”萧逸闻言,赶忙用双手放出天地精气撒向四周。只见周围水面上精气扫过之处显现出来的是一种大头、巨口、小身子的怪物,那怪物的双手之中拿着弹弓正瞄向船上的众人。显形后,迅速变换位置,便又消失了。

孤竹君浮棺说道:“这是鬼弹部队,攻击时,弹弓会发出响声,你听见声响就向那边挥洒天地精气。”萧逸闻言,让其他人都退到船舱,自己和文坚站在甲板之上守护住舱门。

突然听见左手边发出声响,萧逸手一挥便散出天地精气,十几只鬼弹立马就显现在水面上。它们射出的子弹在天地精气的包裹之下也在空中显了出来,射向萧逸和文坚。

萧逸双手抡起天地精气形成一个护盾,挡住了那些弹丸。此刻的萧逸也很是庆幸有孤竹君浮棺的帮忙,不然众人刚到此处恐怕就被这无形的弹丸轻松地击杀。

此刻的萧逸变得有点轻松了,他对付那数目不多的鬼弹是绰绰有余的,文坚有时还能用道符击杀几只。过了一会,周围已经不再响起那弹弓之声。

萧逸和文坚断定鬼弹弓已被击杀干净,即使有,只要听见声响照样能解决掉。就在萧逸刚想喘口气之际,就听见头顶上传来阿拉娜的声音,并且在不断地呼唤着萧逸。

萧逸立马呆立在原地,仰头望向天空,神情变得甚是陶醉。孤竹君浮棺见状焦急地喊道:“不好,魑魅就是利用你们的大意,近身迷惑了萧逸。看他那仰脖子的姿势,那魑魅定是在他的上方,你们快把他拉近船舱。”

文坚闻言,立马将几张道符向萧逸的头上拍去,但是确什么也没击中。孤竹君浮棺见状说道:“魑魅的速度极快,你是打不着的,而我也对付不了看不见的东西。你们快快地把他拉进去,再这样仰着头马上就得被人抹脖子了!”

文坚眉头紧皱地喊道:“拉进船舱,那里面的人也会难逃一死的!”说完便一脸坚毅地一下子骑在萧逸的背上,双手持剑护于萧逸面前,挡住了萧逸的脖子和脸。然后用下巴压住萧逸的脑袋,在背后看上去有点像萧逸背着他。

文坚是想用自己的身体护住萧逸,文坚在萧逸的头顶上紧张地盯着四周,隐隐约约地他还似乎听见萧逸在喊着“阿拉娜”。文坚之所以能听见萧逸的呢喃声,那是因为骨头传来的声音加强了效果,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听见自己说话声和录音不一样,因为自己听到的是空气和头骨传来的合音,而录音只是通过空气传递的声音。

文坚此刻正在全神贯注地观察着四周,并没有理会萧逸的胡话,便随口敷衍道:“她死了,死了!”萧逸闻言顿时变得怒目圆瞪,仰天长啸道:“谁说阿拉娜死了!”同时从体内爆发出强烈的天地精气冲向四周,顿时就将文坚掀飞。同时空中还显现出一个浑身像水汽一样的透明怪物,后背上长着一双翅膀,扁头阔嘴、尖耳朵,满嘴长着三角形刀片一样的牙齿。此刻正举着一把匕首正对着萧逸的一只眼睛,萧逸怒吼道:“是你说的?”

随即伸手抓住怪物的一条腿,然后将怪物狠狠地向甲板摔去。怪物在摔倒甲板的那一刻就立马起身,但是在萧逸闪电般的挥拳下再一次倒下。怪物被萧逸这样连连攻击下,受了重伤,浑身冒着黑烟。那怪物煽动着翅膀,一下飞向天空,用满嘴刀片一样的大嘴说道:“我已经知道你内心的弱点,你迟早会成为我魑魅口中的美食!嗟嗟”说完,便消失在空中。

怪物逃走后萧逸也渐渐缓过神来,看着文坚从甲板上坐起来,问道:“那怪物为何说阿拉娜已经死了呢?”文坚一脸无辜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完便一拐一拐地挪到了船的另一边站着。

小蓝、喧月等人从船舱里出来,小蓝满脸谄笑地对萧逸说道:“哎呦呦,天不怕地不怕生性风流的萧公子啊,原来你是这么在乎你那相好的啊!”萧逸闻言,直接冲到小蓝的面前将她挤到门边,双眼暴凸,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要是再敢说阿拉娜是我的相好的,晚上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相好’!”小蓝被突然暴怒的萧逸吓得花容失色。

众人没见过萧逸这么暴怒,他们都感觉萧逸的面目太狰狞、太恐怖了。文坚在一旁颤巍巍地吐了一口气,喧月被吓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八两金见状出来打圆场说道:“一时口误,你也不至于对女孩子家这么凶吧!”

萧逸脸色阴沉地说道:“阿拉娜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别人对她不敬,我有这个责任维护她!”说完便到船舷边坐下,低头看着水面。受到刚才的影响,他的心思还乱得狠。

此时的孤竹浮棺漂到萧逸的面前说道:“小兄弟,咱们算是扯平了,就此别过了!”萧逸说道:“前辈两次助我,晚辈就此谢过前辈了!”孤竹浮棺说道:“愤怒只会成为敌人战胜你的武器,真正有能力的人的脾气是不会这么臭的。况且那丫头只是欣赏你并没有诋毁之意,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便漂走了。

萧逸依旧坐在船舷上望着水面,喧月一直没有说话,两眼失落且无神地向另一侧船舷走去,然后就静静地望着水面。八两金对小蓝说道:“你这是口误,你就去道个歉嘛,为了这点小事把关系搞僵了不值得!”小蓝闻言气鼓鼓地说道:“他调戏我的时候还少吗,怎么不见他向我道歉!”

八两金听到调戏这两字,两眼立马眯成一条缝,笑眯眯地问道:“调戏你?”小蓝见八两金那淫邪的样子,厌恶地说了句“滚”,抬起脚就将圆滚滚的八两金踹回到船舱里。在一旁的文坚则是化作隐形人,嘴里还默默地念道:“一切与我无关,与我无关,也非因我而起。”

众人就这样沉默了许久,最终萧逸把屁股从船舷上拔了出来,一边向小蓝走去一边还直勾勾地盯着小蓝。小蓝见状,站在那里双眼一翻也不拿正眼看萧逸,她在心里想:你就是给老娘道歉,也休想让我原谅你!

可是萧逸并没有像众人期待的那样,他径直地从小蓝的身边走过,小蓝一阵失落。但是刚走过两步,萧逸便折回身子,将脑袋趴在小蓝的耳旁,轻声地说道:“抱歉啊,要不今晚你到我的房间里,我会好好地补偿你的。”说话的同时,还在小蓝的耳朵里吹了几口暧昧的热气。

小蓝顿时怒目圆瞪,对众人喊道:“你们看见没,他又调戏我!”可是众人确确实实没看见萧逸对她动手动脚,都不明所以地摇摇头。

小蓝气得是七窍生烟,咬牙切齿地说道:“好,那你们看着!”说罢,抓起萧逸的手就摁在了她那浑圆的屁股上,接着还没等萧逸反应过来的时候小蓝就用她的另外一只手狠狠打在了萧逸的脸上,‘啪’的一声十分响亮。萧逸毫无防备,被小蓝打了一个趔趄,在一旁的喧月一把将萧逸扶住。

小蓝指着萧逸大声怒骂道:“老娘我就是要光明正大地扇你!”众人看得是目瞪口呆,心想:这也太泼辣些吧!

小蓝骂完,便要转身回船舱,而萧逸则是呆呆地捂着脸看着那只抚摸过小蓝柔软屁股的手,五指还不时地向内勾一勾,似在回味着刚才的质感。本已经走开的小蓝看到萧逸这猪哥模样,顿时就咬牙切齿地向萧逸冲过去,萧逸和众人见状,哇地一声就四处逃散了。喧月撅着嘴看着萧逸跺脚说道:“真是朽木不可雕!”

一切总算是回归了平静,在接下来的行程中,萧逸每天都全身心的修行。在研讨肖古传授给自己的本领之余,还将文坚手上的关于道教的书籍都阅读了一遍。有不明白的时候还向文坚一一请教,但是大多时候文坚都是支支吾吾地讲不明白。最后被萧逸的众多问题搅得不厌其烦,便对萧逸说道:“我要是明白的话,我还用得着背着那么多的书吗?”萧逸很是无语,但是也很少再问文坚了。

文坚大多数时候显得非常的无趣,便跑到萧逸的跟前指指点点,基本都是他见到玄一道长如何炼丹什么的。就这样萧逸对道教的符箓之术、丹术了解了一些皮毛,现在他也属于初级水平了。

转眼间十数日便过去了,众人总算抵达了开封城的码头。萧逸对开封城的第一印象,就是离城数十里,也能听见铜钱撞击的声音,也能闻到从那数不尽的人和万台楼阁中传出来的胭脂水粉香味。

第四十四章 鬼弹部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