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街头斗殴

  船一靠岸,八两金就兴奋地跳下了船,对着船上的众人说道:“吃在开封,喝在开封,玩也在开封,开封就是您银子的老家。只要你有银两还想消遣,来汴梁定能得到你想要的,欢迎来到大宋的国都。”

萧逸等人下了船,只感觉单单是码头这儿就要比上京城内精致秀气,完全是两个风格。上船的时候周身都是粗犷豪迈,下船时满眼映入的是精致优雅。

八两金让萧逸等人稍等他一会,他去把船卖了换回一些银两。小蓝满脸兴奋地东瞅瞅,西看看,对这些中原风情甚是喜欢。喧月在萧逸身旁说道:“球球自己去卖船,肯定是想把钱私吞了。”文坚闻言,则不以为然地说道:“本来那就是他的钱,随他去吧。咱们挂着债主的名头,时不时地敲诈点就行了。”王文坚这文静的小道士倒是贼得很。

众人正说着,便听见从远处传来了八两金的呼喊声,萧逸摇了摇头,对众人说道:“走,咱们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萧逸几人只见前方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些人,好不容易挤到了人群的前边,顿时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弄得无语了。只见黑压压的人群中心围城了一个场子,其中两人正在挥拳打斗,一胖一瘦。

那胖的竟是刚刚分开的八两金不假,喧月见状说道:“这死球球还挺好斗的,千里迢迢地回来就是抽空来打架啊。”只见八两金双手握拳,胳膊笔直地伸向身体两侧,随着两脚前后不断地交叉,正有节奏地扫向较瘦的那个人。

八两金所用的可是正八经的流氓打架通用套路“王八拳”,八两金凭着体型的优势,这拳抡得比那瘦人更加威力。看着这架势,八两金占了优势,因此萧逸他们几人索性在一边优哉游哉地观战,还不时地鼓掌叫好。

不过就在瘦人被八两金全面压制的时候,从人群中冲出来十几人,将八两金团团围住。刚刚被打的那个瘦人顿时来了精神,恶狠狠地叫骂道:“死胖子,叫你多管闲事。今儿个兄弟们就要把你打成猪油壶,弄出一身软浆子来。”招呼他那十几个弟兄就扑向八两金,八两金小眼睛瞪得溜圆,刚才抡得虎虎生风的大粗胳膊开始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愣在了原地。

眼见八两金就要被十几付老拳招呼的时候,萧逸只好出手,一跃便来到八两金的身旁。同时右手闪出蓝色的火焰,随手便将十几个人扫飞,那些人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一个个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哀嚎。周围的都是些平民老百姓,哪见过这阵势,被这变故惊得鸦雀无声。

过了好大一会,才有人喊了一声好,周围百姓才缓过劲来纷纷鼓掌叫好,可见这些与八两金对打的人并不招人待见。被打的那些人‘哎呦呦’的呻吟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发现萧逸只动了一只手就将他们全部打倒在地,没人敢再冲上去,互相交流了眼神,扒开人群就往外跑,与八两金对打那人还恶狠狠地回头冲着萧逸喊道:“你给本大爷等着!”说完便脚底抹油溜了,人群见好戏收场了,也就都散了。

八两金擦擦嘴角的血,略有愧疚地说道:“幸亏有萧逸兄弟你啊!”萧逸满不在乎地说道:“要不是你还没给佣钱,我倒是想好好看看你那套霸道的拳法。”说完还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小蓝和喧月他们也走了过来,,喧月则是没好气地说道:“球球你总是这么惹麻烦,咱们得加价。”八两金解释道:“这帮无赖,欺负我的一个朋友。我自然是不能不管的,那位老先生便是我的朋友。”

顺着八两金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相台立于街边。旁边支着一面小方旗,上面写着麻衣神相,一白须老者,穿着麻布粗衣坐在桌子前笑呵呵的捋着山羊胡,脸上尽是欣赏了一出好戏后的兴奋。

众人来到那老者面前,八两金介绍道:“此乃陈相士,我之所以敢孤身一人去辽国,就是听从了陈相士的卦象‘大义行远近皆安,贤孝得贵人相助’,我当时一知半解,只觉得此行必有贵人相助,能化险为夷,还别说真就遇到你们把我安全地护送回来了!所以特地跑来感谢,没成想碰到那个无赖欺压陈相士。”

喧月双手抱胸,说笑道:“说球球你大义贤孝倒是不敢苟同,贵人相助说得倒是很准啊!”

萧逸看那陈相士自始至终坐得那个淡定,也不知是真‘高人’还是装‘高人’。

陈相士似乎对萧逸很感兴趣,对萧逸说道:“这位来自远方的朋友,可否让贫道为你卜上一卦?”

萧逸对相术早有耳闻,一直十分好奇,很想见识一下,便坐了下来,说道:“在下萧逸,素闻道家的相术很是神奇,有幸见识一下再好不过了。不过晚辈向来不相信天命,更是不相信相面便可定人富贵贫贱、生老病死!”

陈相士闻言,笑道:“萧公子,贫道观你功力了得啊,想必在萨满教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吧!”萧逸摇摇头,回答道:“晚辈并非萨满教中人。”

陈相士有些错愕,但也不追问,转而说道:“不是‘相’定富贵贫贱、生老病死;而是人的富贵贫贱及言行定人之相,相只是体现而已。贫道观公子之相,天庭饱满、地阔方圆,眉清目秀、山根丰隆,此乃济世奇才之相,公子若是虚心进取,将来的功名是不可限量的啊!”

在一旁的小蓝对人族的这一套一套的话不是十分理解,扯扯文坚的衣服,小声问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文坚回答道:“就是说萧逸的脑门又大又亮,下巴不尖还有肉,高鼻梁细眉毛,总而言之就是长得好看运气还好!”文坚用很老百姓的方式给小蓝解释了一下。

小蓝懵懵懂懂的自语道:长得好看命就不会太差?我怎么感觉那样的人心术不正的多呢。

那陈相士刚刚听到文坚一本正经在那犯粗,给文坚扔过去一个鄙夷的眼神,心想道:道家怎么出了这样粗俗的弟子来?但是他没有心思理会文坚,继续说道:“老道观萧公子面相,公子是乐观积极之人,言行放浪却掩不住内心执着,但最近似乎有很多困惑啊!老道有一言赠与公子:忌言往世,顺其自然;驰骋天地,必先立身。”

“这道士看人还蛮准的,萧逸手脚确实不老实,行为真的很放浪”小蓝非常赞同的微微一笑,偷偷的看了萧逸一眼。

萧逸心中却很惊讶:自己近来的确被身世和如何完成英雄梦这些事困惑,那陈相士初次接触竟将自己的性格和当下的心中所想都拿捏得非常准确,他究竟是通过什么判断出来的呢?绝不会是真的通天地、知鬼神吧?如果真的有这样厉害的人,那一国之君哪还有皇亲国戚的份,应该是这些什么都能预知的相士做皇上才对!由此萧逸断定这相术绝非凭空捏造,定是有据可循。

“萧公子,老道我每天都在此,要是萧公子有什么疑惑可以随时来找我!”

陈相士见萧逸不置可否的在那卡巴眼睛,便知他对这相术还不是十分相信,不愿多言下了逐客令。

萧逸什么也没说,微笑着冲陈相士一抱拳,然后和众人告别了陈相士,随八两金来到了他家。

八两金家的宅邸从外面看就显得非常的气派,正门金框大匾上烫花金字“苏府”一看便知道那是大富之家。萧逸也就明白了那八两金为何能挥金如土,买一条豪华的大船时可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八两金自我介绍到“鄙人苏八,欢迎各位”。

说完便用力敲了敲朱红的大门,寻常百姓家的大门再气派也不能装兽首门环的,门虽大却少了很多威严。

打开大门的仆人见是八两金,惊喜的大呼起来:“少爷您可回来了!”八两金对开门的仆人说道:“六子,别嚷嚷了。我要去见我爹!”

六子赶紧一边向里领八两金一边说道:“老爷在书房呢!”八两金抬腿就往书房走,边走边问道:“我爹多长时间没有出书房了?”六子回答道:“您走的这几个月,老爷一直就没有出过书房。”八两金叹了口气,不再询问,而是加快脚步直奔书房。

转眼的功夫,八两金和萧逸等人就一同来到了书房。众人一进书房就看到满屋子的书和账本,而一个比八两金还要胖上数倍的大胖子正坐在屋子中央的宽大的太师椅上,那椅子的尺寸说是床都有点屈就了。只见那人的五官在异常肥硕的脸上显得特别的小,留着和八两金一样的八字胡。浑身上下都长满了疹子,身上还在不停地流着汗,而手却正在不停地翻看账本。

“爹”八两金小声叫了一声。

第四十五章 街头斗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