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九龙八井

  八两金轻车熟路的带萧逸五人来到天庆观,放眼望去只见那天庆观观门之前有数百米宽阔的广场,地面皆是由大块的云雾纹汉白玉铺成,地面光亮如镜面,其间点缀少许绿松石、蓝松石。九根有八九米高,需要三人才能合抱的雕龙石柱以八卦之位立于广场四周,柱子上的石龙犹如活物般盘于柱子上,首尾皆探出石柱,龙爪欲出还伏状,甚是威严,八口老井位于石柱之间,水汽氤氲,龙隐其间,犹如仙境一般。再透过那‘九龙八井’看那伟岸观门,双层重檐歇山式,碧瓦青檐,熠熠生辉,巨型屋檐之下由数根青石光柱支撑,观那两层屋檐之间的金色飞鸟、飞龙、麒麟,游离扑腾,甚是好看。观门两侧的白墙有数个石窗,石窗及墙壁之上嵌有那雕刻了道教传说及人物的精美石雕、砖雕。

奇怪的是如此雄伟壮观的观门却确确实实只有柱子,没有门,风走高柱,任谁都可穿过如此雄伟的观门。再跃过观门望向观内,只见更加壮阔,绵延重叠,横流重檐,涂饰壮丽,像连绵的威仪的群山一样的建筑群,高大的亭台楼阁互相挤压踩踏,在云雾之上争相向你观望一样。

整座天庆观无山似有山,高低叠嶂十分的庞大。萧逸、文坚、喧月和小蓝从未见过如此壮观俊美的艺术品,时空凝滞般地忘我欣赏。

八两金自豪的说道:“大宋国国教的本部,名不虚传吧!”萧逸叹道:“别说是整座观了,但凡这其中的任何一砖一瓦都能称得上是绝世艺术品!”

五人忐忑地走在广场上,穿行在‘九龙八井’之间,雾气缭绕,美轮美奂。萧逸伸手吸纳此处的天地精气,感觉到此地的天地精气与木叶山的竟不分伯仲。

五人来到观门下,在那重檐之下有种泰山压顶的感觉。两侧有一幅对联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德承心心承性性承气气承太极。

就在众人品位着这幅对联的时候,一名道士迎了出来,对他们询问道:“不知道诸位来天庆观有何事,需要小道通报何人吗?”

文坚上前道:“在下文坚,我们是慕名而来,想拜入天庆观,有劳道兄告诉我们该如何办理。”

那小道士听说他们是来拜师的,也就不再显得那么的拘谨,很随意地说道:“这样啊,那你们随我来吧!”

几人便跟着小道士进入了天庆观,一进天庆观就能看到有很多的道士在一处很是宽敞的院子上画符、练剑。

一直走到院子的尽头,小道士对众人说道:“天庆观收弟子,没有考核审查什么的,只要是有哪位师傅能看中你就行了。”

文坚闻言,说道:“就这么容易?”

小道士不满地说道:“这才叫难呢!你如果不是王公贵族,本事可得够硬才行!一会就到了取符水的时间了,那时候绝大部分观里的人都会去井里取画符用的水,到时候你们就能看到那些师傅们了!”

小蓝很是不解地问道:“井就在外边,不要说观里的人,就是观外的人也是可以随时取用啊,为什么偏要在固定的时间取?”

小道士回答道:“此‘八井之水’那是画符的极品,只有在一天中固定的时间里才会与普通的井水有区别。况且这井的续水能力不是很强,大多都是有实力的人才能抢到,要是抢水的时候表现还行的话,没准就能让师傅们给相中了。”

萧逸看着那小道士说话虽是随意了一些,但是为人还算是热情,便问道:“道兄,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小道士说道:“我叫魏布昊,今天轮到我当知客接待外人,看你们的年龄和我相仿,很有亲切感便多说几句呗。”

在一旁的喧月扯了扯萧逸的衣角,对萧逸说道:“你都把火浣布给了小蓝姐姐了,你今天要是给我去取一些井水喝,我就原谅你!”

魏布昊一手捂着脸说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想拿到这水来画符认师吗?你居然还想喝?”

萧逸说道:“魏道兄,麻烦你借我一个水桶,一会我取水用。”

魏布昊闻言都快崩溃了,他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碗递给萧逸说道:“这就是我取水的家伙事,就这能取到点底都不错了!你还要用桶?算了吧,拿桶想取‘八井之水’就只有看热闹的份了”他也是好心提醒。

“拿桶看热闹也蛮有趣味的”赖赖唧唧的取那么点水实在不是萧逸的性格。

“你要是坚持,我就给你找桶去!”说完便摇摇头去给萧逸他们找水桶去了。

魏布昊离开后,萧逸对文坚说道:“取水的时候我拿桶,取到水你拿我护,配合好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两人商量好计策,准备大干一番。只见院子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有和萧逸他们一样的来学道的人,还有很多天庆观的弟子。只听见八两金兴奋地喊道:“快看啊,女冠!(女道士)”

院子里的人都被八两金高亢的呼喊吸引,纷纷地转过身看向萧逸几人,想看看谁这么一惊一乍的没见识。萧逸、文坚、喧月和小蓝则是若无其事地往一旁挪了几步,把八两金孤零零的展露在众人的面前,八两金全没注意,继续眯着眼盯着远处的女冠,颇有些像煮熟了的狗头一样咧着嘴。

只见几个女道士缓缓地走到院子当中,个个青春靓丽,站在一起尤其吸引人,其中一个女弟子更是给人静若秋兰,观之若画的仙子般感觉,虽说比阿拉娜略逊色了些,但萧逸也同文坚和八两金一样眼睛都泛着光望着那几位女道士。

小蓝看着萧逸那色鬼的模样,冷冷地来了一句:“死性不改!”而喧月则是不服气的说道:“还没有我漂亮呢!”萧逸头也没回随口说道:“你黄毛丫头和那长熟了的美人有什么可比性啊!”

喧月闻言顿时就气得火冒三丈,又哼又跺脚的。小蓝在一旁劝道:“喧月,你跟流氓能讲出来什么道理来,他们根本就不是用脑子想事情的!”

萧逸注意到一向文静的文坚竟也一幅痴呆的模样,便在一旁提醒道:“哎哎,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口水都快滴出来了。”文坚闻言,拿手一抹嘴说道:“哪有的事,你还真的别说,长得真是超凡脱俗啊。”

就在这时,魏布昊拎着一个大桶跑过来说道:“快快快,取水马上就要开始了。”萧逸看着魏布昊手中的超大号水桶,心里道:道兄,你真是够实惠的,这么大个桶!

萧逸把超大号水桶拎在手里,顿时成了院子里的焦点,还居然没有一个有敌意的目光,沐浴在欢乐的目光中的萧逸也回以大家一个十分喜感的微笑,文坚发现萧逸这货毫无廉耻啊。

一转眼的功夫,院子里就聚集了几百人,守在门口的几位年长的道士一看就知道颇有身份,不太好惹,所以人群并不嘈杂。

萧逸从魏布昊的嘴里得知那几位是丹派的炼师,功力超群。他们修的是内丹术和外丹术,不怎么需要这井水。需要井水的一般都是符派和希望入道的人,他们在这只是负责维持秩序罢了。

随着观内传来几声钟响,几位炼丹师一下散开让出了观门。在场的众人呼啦一下冲出观门,挤压呼喊之声不绝于耳,十分的热闹。萧逸和文坚见状也拿着大水桶随着人群涌出去,萧逸看见有几位老者身形快如闪电,率先从井里取走水后同炼师们站在一起观看,想必那些定是符派的法师。

萧逸和文坚来到广场后发现最难的就是如何从井里顺利地取出水,因为在那井口边密密麻麻的都是人,都在那推搡着。好多人的手都无法伸到井边,何况二人手中拿着的还是个超级大号的水桶。

萧逸眼睛转转,他看见那几名女冠在一口井那与数人暗中发力争抢。萧逸拉着文坚来到那几名女冠的身后,大喝一声:“道家圣地,岂容你等在这轻薄女子!”

说罢双手蓝色火焰闪现,向前一挥,就将井边的众男女掀飞,就是连那几个女冠也一起掀飞。

然后萧逸和文坚坏笑着拿着水桶来到井边,萧逸还不忘偷偷地说了一句:“这中原的人就是奇怪,抢个东西还那么的谦让,有功夫也不知道用,吃什么都赶不上热乎的。”

就在萧逸和文坚将满满的一桶水从井里提上来的时候,萧逸突然感到身后有暗器袭来,他随手向后一挥用天地精气将暗器击落在地上,心想可能是哪个不服输的偷袭自己也就没在意。就在二人将水桶放在地上的时候,身后又有数枚力道更强的暗器向二人的后背射来,萧逸这次没抵挡住,暗器打在身上立马就炸开,伴随着火烧般的灼痛,身上的衣物也出现了好些个小洞。

二人何时吃过暗亏,顿时暴怒起来,转过头凶神恶煞地喊道:“谁这么卑鄙,敢偷袭老子?”转过身来的二人,眼睛还没聚焦过来却只看见满眼的黑点向二人射来。二人躲闪不及,被数量众多药丸一样的暗器给炸得跌倒在地,如两条蚯蚓一样痛苦的扭动着身子。

第四十七章 九龙八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