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贪财道士陈一年

  身边总算是没有了喧月和小蓝那两丫头,萧逸感觉顿时安静了不少。优哉游哉地看着街景向码头走去,到了码头萧逸便看到了陈相士还是在老地方摆摊。

摊位前冷冷清清,萧逸便走了过去,笑嘻嘻地说道:“陈前辈,今天的买卖好像不太好啊?”陈相士满不在乎地说道:“钱聚钱散本来就是寻常的事,不必强求。萧公子来找老道,定是有所领悟了吧。”

萧逸坐到陈相士对面,装腔作势的清了清嗓子,便将自己对面相是由面部肌肉的作用体现出来的理论向陈相士述说了一遍,陈相士听后十分惊讶,他没想到萧逸在一天中便了解了相术的精妙之处。

陈相士满意的笑了笑,说道:“萧公子果然是聪慧过人,陈某甚是佩服。不过萧公子切记不可浮夸,你所说的也只是一个大概罢了,相学那是经过不知道多少代人的总结才形成了一个系统的理论,纷繁而复杂。其中的奥妙更是冗多难解,并不是寻常人摸摸脑门就能理解透彻的。”

萧逸点头表示赞同,问道:“不知道陈相士又是如何判断我会有大的成就的呢?”

陈相士含笑道:“常笑欢留存,为恶肉难平,志远行如梭,鼠目脚漂浮。公子你看街上之人行走,要去做事的人行走起来健步如飞,没事可做的人则是脚步缓慢而又曲折。有长远志向的人,走起路来踏实稳健,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将来要做什么,所以当下的路自然就知道该怎样走。而鼠目寸光,整天只是想着眼前这点事情的人脚步轻翘而迟疑,因为他们能想到的事情马上就可以做完,每时每刻都重新决定着下一刻该干什么,每时每刻都在犹豫着下一步该怎么走,脚步方向不定,落脚就迟疑。陈某看萧公子的脚步凌厉,面向坚毅,则是长期思考和果敢行动的显现,所以猜测萧公子至少会在某一方面取得成功。”

萧逸疑惑道:“既然如此,那岂不是会相术之人能判天下人天下事?”

陈相士回答道:“面相可随人心境慢慢变化,因时因事而定,只可参考,做事能有提防,却不可做定人定事的标准。贫道自夸相术无人能比,但也只号称陈一年,只算眼前事,时间久了谁能说得准。”

萧逸话锋一转,问道:“那陈相士为何给那八两金算得此次他去辽国事必成,会有贵人相助?”

陈一年道:“八两金为孝犯险,此大义也,理应鼓励。我是希望他能成功,便出言鼓励,使他的意志坚定。不然,他必将迟疑,不够果断,成功的机会就会变得渺茫。而贵人相助则是他成功时必定遇到的好人比坏人多。这些只是推理罢了,并不是知天命。”

萧逸笑道:“好个陈一年,这话被你说来说去都说圆了,怎么说都有理。”

“相术本就是方圆,方之棱角圆之无始无终,只是看你取哪般来当真了。”

陈一年继续说道:“公子既然知道相由心生,但是切忌不可以美丑定善恶,不可过分依赖相术。一时一境变化莫测,人之事神仙都难断啊!”

萧逸无奈说道:“现如今,断人善恶我倒是用不上,道长有没有断鬼怪的玩意儿?让我见识见识。”他此时迫切需要的是知道更多如何克制鬼族的法门,所以看看从陈一年身上能不能有点收获。

陈一年说道:“天庆观的道士整天在鬼怪的屁股后追着跑,想必在鬼怪这方面的经验必是十分丰富,你可以去套套近乎啊!”

陈一年怂恿到。

萧逸说道:“我刚来大宋,对这天庆观与鬼族的事不是十分了解,道长你就说得明白些吧!”

陈一年捋了捋胡子说道:“天庆观除了为朝廷做事,最主要的就是要与鬼族战争。鬼族无时无刻都在攻打着宋国的道观。大宋国一面应付人与人的战争,一面应付人与鬼的战争。一众的道士其实就是大宋国压制鬼族的一支灵异军队。你要是想知道更多关于鬼族的事情,何不加入他们呢?像你这样有充沛灵力的人,他们是不会拒绝的。”

萧逸听完陈一年的话,也算有了些头绪,心想从陈一年这里也弄不出什么东西了,便起身告辞。

“多谢道长指引,晚辈还有些事情,改日再会。”说完刚要转身离去,便被陈一年一把给拽住了。萧逸十分不解地问道:“不知道长还有何事?”

陈一年吹胡子瞪眼怒道:“老道我也是要吃饭的啊,五贯铜钱,少了不行多了照收。”

萧逸闻言,气得鼻子都快歪了,自己单纯地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论道交心之人,没想到却是碰到了这般市井之徒。看了看紧抓自己衣角的手,又看了看周围等着看热闹的人,萧逸实在不好赖账,妥协道:“一贯铜钱!”然后顺手扔下了一贯铜钱,便要扯开陈一年的那只老手赶快离开,这一挣只感觉到被无形的强大吸力将他吸得动弹不得。萧逸心惊道:坏了,今天算是栽在这儿了,居然碰到了一个硬茬儿。

只得十分不情愿地往桌子上扔下了一锭银子,讽道:“陈一年,你真是黑出艺术来了,不用找了。”本是几个铜子的价愣是给了百十倍的钱财萧逸如何不郁闷。

陈一年捋捋胡子,笑呵呵地把银子收好,说道:“公子有如此浑厚的灵气,还能被丹派的破药丸子炸成这样,难道一点也不觉得羞愧吗?”

萧逸大惊,觉得这陈一年还是有点门道的,便又坐了下来,他想听听陈一年还有何高见。

陈一年看了看萧逸,说道:“你现在只能将灵气汇聚在手臂上,能助你的双手更具有威力,或是只能用灵气扇扇风凉快凉快而已。你要是再给老道五贯钱,老道便将你的灵气引于拳上,日后你便可以将灵气化作拳劲攻击敌人,丹派的炼师要是再向你扔药丸子的时候,你就可以用拳头远远的杵他们了。”

萧逸一咬牙,又扔了五贯钱。

陈一年眼睛都快乐没了,收好钱后,一只手抓住萧逸的肩膀向手心之处挤压灵气,另一只手抓住萧逸的手腕,似是在掐某处的穴位,然后又连点萧逸身上的数个穴位,又让萧逸对着旁边九步之外的一棵大树挥拳,萧逸隔空对着大树挥拳,顿时就看见一个蓝色的拳头像是闪电一般的向大树飞过去,在大树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拳印。

陈一年看着那拳印,说道:“这萨满教的灵气和中原的灵气还真是有些区别,那边应该叫天地精气吧。”

萧逸看着树上那清晰的拳印,内心变得狂喜,他知道自己的实力现在又提升了数倍。便兴奋地对着陈一年来了一个大拜之礼,但是陈一年却大煞风景地说道:“我这还有风水之术,要不要听听,我给你便宜些好了!”

萧逸闻言慌忙说道:“不,不要了,囊中羞涩。”其实萧逸知道,他现在最迫切的是要提升自己的实力,而关于十分复杂的风水方面的事情,还是等救完阿拉娜以后再说吧。

随后,萧逸诚恳地对陈一年说道:“多谢前辈指教。”

陈一年捋捋胡子对萧逸说道:“没钱还不快走,别耽误老道挣酒钱。”

萧逸闻言,赶紧挤入人群中逃离这贪财道士,只听在身后传来了陈一年的自言自语:“风水之术这么好的手艺,这么有‘钱’途都不知道学,真是有眼无珠!”

在回去的路上,萧逸回想自己和陈一年学习的这些,不禁沉思到:刚才陈一年教我的这些虽然肖古也告诉过自己,但是却没有帮自己进行疏导,只是着重练习了夔牛鼓和护身金铃的用法,如此快速便可达成他又为何不帮自己呢?难道真是时间紧迫。

陈一年在萧逸离开之后也收起了他那算命的摊子,看着萧逸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说道:“前辈情仇,后辈难解;恩怨再起,各随天命吧!”

萧逸回到了八两金的府上,远远的就看见小蓝在自己的房间外徘徊着,萧逸好奇地走近小蓝,然后向小蓝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四下张望了一下,说道:“没人,快进来吧!要说晚上不比白天方便多了,干什么这么急呢?本公子又跑不了,嘿嘿…”一边猥琐地笑着,一边搂住小蓝进了自己的房间。

小蓝妩媚地一笑道:“讨厌!”羞答答的摄人心魂,脚上也不含糊,狠狠地就向萧逸踢了过去,萧逸早料到小蓝这招,嬉笑着躲开了,又白占了一回小蓝便宜。

萧逸拿起茶壶就猛地对嘴狂灌几口凉茶,小蓝看那萧逸大嘴唇子包着茶壶嘴不停地吸允茶水,一脸鄙夷,说道:“本姑娘也救过你几次吧。”

萧逸放下茶壶,长舒一口气十分满足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我现在有一个小小的忙需要你帮我,萧大公子不会不帮吧?”

“说来看看”

“你能不能帮我也进入天庆观,我想学习炼丹术。”小蓝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萧逸闻言,给小蓝倒了杯茶递过去,有些为难道:“可你是妖啊,要是身份败露会很危险的。”

小蓝看着递过来的茶,想起萧逸的大嘴唇刚刚吸允的样子,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道:“我不渴,你留着自己喝吧。”

“你也知道,我是风狸,最擅长的就是隐藏气息的,一般情况下是发现不了的。”小蓝继续推销自己。

萧逸觉得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说道:“那好吧,明天你和我一起去,不过你为什么要学习炼丹术呢?”

小蓝神色黯淡下来,说道:“在妖族之中也有很多普通的妖怪,既没有深厚的天地精气,妖族又没有良医。要是有伤有病就只能听天由命了,你没看到那些有伤病的小妖怪,那状况十分凄惨。我要学会丹药之术,帮助那些普普通通的妖族。”小蓝说完后叹了口气向外走去。

萧逸看着小蓝的背影,觉得这泼辣的小妖精原来还有那么善良的一面。可惜萧逸一不小心又瞄到了小蓝那浑圆的屁股,其实大多数男人的眼神都这样,心想:这小妖精的身材还真是不错的。

萧逸回想起当初在船上摸到的质感和脸上火辣辣的感觉,他有了一个很坏的想法,顺带试试自己的新功夫。

他用蓝色的火焰幻化出一双手掌,心中还默默地想着:又不是真的摸,不算是轻薄。然后将那蓝色的手掌隔空轻轻地往小蓝的屁股上一拍,手掌拍上后便消失不见了。小蓝那浑圆的屁股被一拍便凹陷下去,随即又弹起,被拍得乱颤。

萧逸顿时双眼冒火,口水直流,心里暗叹道:乖乖,这质感!

第四十九章 贪财道士陈一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