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纯情小道士的恋情

  小蓝感觉被人摸了一下,断定是萧逸所为。手中立马闪出一把匕首,狠命向身后捅去。回头一看发现萧逸若无其事的坐在桌子后面远远地看着自己,小蓝拿着匕首略有些尴尬,心想难道是错觉?便尴尬地转身要离开,但是刚转身感觉又被摸了一下。愤怒的她在感觉到的那一瞬间,迅速转过头想要去抓萧逸的现行,但还是看见萧逸若无其事地坐着,根本没动,她这暴烈性格无法发作出来。

小蓝被人摸了两次还是没发现怎么回事,小脸变得通红,慌忙地夺门而出。刚一出门,差点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喧月,喧月见小蓝红着脸从萧逸的房间跑出来,不知这风流货又干出了些什么,气不打一处来,双拳紧握,一口气冲到萧逸面前质问道:“你和小蓝姐都做了些什么?”醋味十足。

萧逸看着喧月那生气的模样,说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家家的瞎打听什么!”

喧月花心欲碎,撅着嘴坐在了桌子前。萧逸把刚才递给小蓝的那杯茶又递给了喧月,道:“喝口水,顺顺气,生气会让人变丑的。”

喧月端起那杯茶一饮而尽,但是还是噘着嘴坐在那不出声,萧逸见状哄她道:“喧月我是把你当小妹妹看待的,看在你阿拉娜姐姐的面子上我也得好好疼你啊。”

喧月立马眉开眼笑,说道:“那就好,以后你干什么我都要跟着你,寸步不离,防止你做坏事。”说完也没等萧逸答应,便蹦蹦跳跳地跑出了房间。

萧逸心里那个郁闷啊,这俩拖油瓶是甩不掉了。以他的性格,宁可跟兄弟朋友喝酒侃大山,喝得上吐下泻,也不愿夹在这几个女人中间。

萧逸费了好大劲才将心情平复下来,然后开始吸纳天地精气,并且开始总结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天庆观应该有很多人知道十九年前的萧焚天,自己也许可以从中知道萧焚天与自己的关系。而且傲因很快就会追上来,加入天庆观自己就多一个靠山,还可以借助他们与鬼族的战争多收集信息,为明年鬼节取得龙阳草增加一些把握。那陈一年深不可测,小蓝手感很不错呦…。

萧逸就这样睡了过去,他之所以这般的睿智,除了天分以外,也与每日的自我反思有着很大的关系。

第二天一早,萧逸满脸郁闷地领着小蓝、喧月两个跟班来到天庆观。此情此景与萧逸每天早晨起来时,心中呐喊的“醒来吧英雄,开始你英勇的一天”主题思想反差太大,出门进门的必带两个大姑娘,不是纨绔子弟就是变态。

王文坚昨日便住在观里,八两金由于要查看生意,也没有跟出来,萧逸现在倍感孤单。在家的时候有三个弟弟,前些天有文坚、八两金,现在却就剩他一个汉子,阴柔气重了些,实在是不习惯。

一进天庆观,就看见文坚在那等着。萧逸看文坚的那身纯情小道打扮,便打趣道:“收拾得挺干净啊,我们的纯情小道士不会是为了去见那李媛媛师姐特意打扮了一下吧?”文坚被萧逸说中了心思,讪讪地辩解道:“瞎说,我这是要带你们去百炼殿找陈晟道长的。”

萧逸鄙夷地看着文坚说道:“还真是要去见李师姐啊!”文坚没好气地说道:“别废话,快走吧!”

小蓝看着二人奸邪的样子,感叹了一句:“挺老实本分的小道士,愣是让一些无耻之徒给带坏了!”

三人随文坚来到了百炼殿,只见那百炼殿之中各种半人高的鼎炉分布其中。不少的丹派道士往来穿梭添柴加草药,各忙各的,一点也不吵杂混乱。

只见昨日被萧逸掀飞的女冠李媛媛向着他们兴高采烈地迎了过来,十分热情的对文坚说道:“文坚师兄,你是带他们来找陈晟道长的吗?”在和文坚说话的时候那双大眼睛还忽闪忽闪的,惹得萧逸那个嫉妒啊,随即摸摸自己的脸不解道:文坚是挺有书卷气的,但是自己也不差啊,她怎么就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呢?

小蓝看着萧逸那副模样,她太了解他的品行了,便白了萧逸一眼说道:“白痴!”

文坚在李媛媛面前,脸顿时就红透了,挠挠头说道:“是啊,我是带他们来找陈道长的,呵呵。”

李媛媛见文坚脸都红到了脖子上,便咯咯直乐,说道:“陈道长在内殿。”说完便笑着离开了,走几步还不时回头偷瞄两下,十分的妩媚。文坚看呆了,内心万马奔腾。

萧逸则是歪着脑袋满脸怀疑地看着文坚问道:“这唱的是哪出啊,怎么像是很熟的样子?”

文坚闻言,咳嗽了一下说道:“他爹李松云收我为徒了,自然就热情了些。”但是他这借口可瞒不了久经情场的萧逸,萧逸眼睛一眯,一把揪住文坚的肩膀冷冷地说道:“不对,我看没有那么简单!”

文坚定定神,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把那桶符水都给她了,嗯…还给了她一本我叔叔珍藏的丹书。”萧逸闻言,眯着的双眼立马瞪得溜圆,瞪着文坚好一阵子才说道:“你比我厉害啊!泡个妞真下血本啊。”说完,叹了口气向内殿走去。

文坚懒得理会萧逸,见没有自己的事情了,又屁颠屁颠地找李媛媛去了。

萧逸来到内殿,陈晟站在一个药鼎前紧紧地盯着火口。见萧逸进来,立马热情地招呼萧逸过去,说道:“做居士也没什么不好的,来去自由,还能悟道。”他不想萧逸对这居士身份心有不悦。

萧逸对这个总是很友善的道长还是颇有好感的,礼貌地说道:“做居士正合晚辈的意思。昨日的事情晚辈多谢道长的照顾。”

陈晟闻言,说道:“李松云道长昨日是有些偏激,平时他也不是这样的,你也不必太在意。”

萧逸闻言,满不在乎地说道:“昨日晚辈也不是有意冒犯那李道长的,但怎么感觉李道长对晚辈仇视是另有原因的呢?”萧逸一边说话,一边注意陈晟的表情,毕竟他与李松云是真正的同门,自己话不能说死。

只见陈晟似有难言之隐,慌忙转开了话题,说道:“偶然罢了,不必多想。现在,你既然已经成为了我丹派的居士。要是没什么疑问,我可就要说我的要求了。”

萧逸验证了玄一道长在宋国境内不可以谈论火师萧焚天的话,所以便没再问下去。改口说道:“道长,您说之前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就是您能不能收这位姑娘为徒?”说着,萧逸便把小蓝拉到陈晟的面前。

陈晟闻言,二话没说当下答应,同时还询问要不要把喧月也收为徒,萧逸知道喧月信奉佛教,说道:“我妹妹就不用了。”

喧月闻言噘着嘴不满道:“谁是你妹妹!”陈晟见喧月那可爱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随后说道:“那我就说我的要求了,你要做的就是在我这火炉内灌入你的灵气。”

萧逸早就知道陈晟收他为居士,收小蓝也这么痛快定是有目的的,便说笑道:“看来道长是早有预谋的啊!”

陈晟闻言,没了先前的爽朗,说道:“不错,当初我看你体内的灵气纯净充裕,正是贫道为皇上炼制益寿丹急需的引子。因此,严格的说现在应该是我有求于你才对。”

陈晟说得很诚恳,这益寿丹他本以为只要有充裕的灵气便可以,谁知炼制过程中发现只有最纯净的灵气才可以,这可急坏了了他,误了皇上的药他可担待不起。昨日见萧逸施展出那么雄厚纯净的灵气,喜出望外,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幸好及时阻止了李松云,差点让他把自己的希望给打没了。

而萧逸最富裕的就属这天地精气也就是灵气了,所以这个忙他是愿意帮的。萧逸说道:“道长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不过…”

陈晟可被萧逸这一大喘气给吓一跳,以为萧逸要推脱。只见萧逸神秘地把陈晟拉到一边说道:“道长,这益寿丹真的能延年益寿吗?”

陈晟抬眼看看周围,小声说道:“我丹派的内丹乃是治病强身的不二选择,连宫内的御医很多时候开药方都要询问我们这些内丹学家,甚至有的御医还拿着我们的丹药去贩卖,丹派医人绝非是那些符派道符治病那种欺人的把戏。”顿了顿又神秘的说道:“不过这益寿丹只是强身健体的良药,并不能延年益寿,只是绝佳的补品罢了,养着皇上总比直接告诉皇上不行强。”

萧逸疑惑道:“道长这么坦诚,就不怕我传出去,那您犯的就是杀头之罪啊!”陈晟闻言,不屑地说道:“这是业内皆知的秘密,何况你一个居士说出去谁信啊?况且皇上吃了丹药以后,身体确实是变好了。”

萧逸闻言尴尬地一笑,心想这陈晟说的也确实在理。

陈晟继续说道:“明日丹药即将到出炉之日,事不宜迟,你现在就往炉内注入灵气吧,直到火焰变蓝即可,后日那王欣若宰相就会来取药,耽误不得。”

萧逸一听宰相要来取药,便想起那应该就是萧焚天的死对头。虽说还不能十分地确定萧焚天与自己的关系,但是他还是想见见那个宰相到底是何许人也!

第五十章 纯情小道士的恋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